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92章 离他远一点,当我求你了
    不知道乐乔的葫芦里到底在卖什么药,杨许诺还是有些防备的说道:“不了,我们都累了,还是回家吧,早点回去休息,对了,爷爷和大哥都在家吗?我爸爸去出差了,这个我倒是知道。”

    乐乔眯起眸。

    这些,二姐不是早就应该知道的吗?

    她回来的事情,肯定会和爷爷以及大哥说的。

    不过她既然要故意演戏,那她这个做妹妹的陪着演就是了。

    从以前亲密无间的两姐妹,变成了现在见面都要故意寒暄和演戏的疑心之人,乐乔和杨许诺的关系还真是让人有些唏嘘。

    当然,乐乔自己也觉得很是唏嘘。

    “我来的时候已经给大哥发过信息了,大哥会告诉爷爷的。二姐你们吃饭了吗?”

    “吃了的,飞机餐实在是太难吃了,我也没吃多少,还好在上飞机之前煜寒已经带着我去吃了一顿好的,对了,我们已经拍了结婚照了,我的手机里也有一些照片,到时候给你看看?”

    乐乔的嘴角,微微抿起一抹不是很好看的弧度,“好的,只要二姐喜欢。”

    她的意思是:我并不关心你和陆煜寒的生活,但若是你非要在我面前炫耀的话,只要二姐你喜欢,你怎么炫耀我都会配合你。

    杨许诺如此聪慧,怎么会听不出乐乔这意味深长的暗示?

    陆煜寒一直坐在杨许诺的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前面的后视镜,从后视镜中,他能够清晰的看到乐乔的每一个表情,能够看到她的每一个眼神,甚至是她眼底的嘲讽,以及抿起嘴角时的无奈和淡漠。

    这才多久不见,她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

    还是,她真的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想到这里,陆煜寒的心里不由出现了一些类似于后悔和遗憾的情绪来,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着急的告诉乐乔真相,没有故意刺激她心里的脆弱,现在的乐乔是不是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

    如果当初他没有那么残忍的伤害她的话,现在即便是得不到她的心,可她还是会尊敬的看着自己,叫自己煜寒哥哥。

    而不是冷冰冰的一声姐夫。

    心中,闪过痛苦的神色。

    杨许诺的余光看到了陆煜寒那纠结的表情和矛盾的眼神,她的牙齿几乎咬在了自己的舌头上,半晌,见陆煜寒还在看着后视镜里乐乔的身影,她突然道:“三妹,停车,我想去个洗手间!”

    乐乔闻言,虽然有些奇怪,但还是找了一个可以停车的地方,把车子停好,礼貌的问道:“二姐,需要我陪你去吗?”

    “当然要了,我一个人挺害怕的。”

    能够让杨许诺说出害怕这两个字,还真是不简单。

    她在临城都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了,竟然还能害怕,乐乔听了也觉得有些莫名的可笑。

    跟着杨许诺下去之后,乐乔连余光都不给陆煜寒一点,陆煜寒定定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觉得后悔极了。

    如果他没有那么做的话,乐乔现在是不是会幸福很多?

    听说她已经和季沉很久没有联系了,按理说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应该高兴的,可不知为什么,他高兴不起来,只觉得悲哀。

    跟着杨许诺来到了商场的洗手间,乐乔在外面的镜子那里等着,看到镜子里的自己,脸色苍白憔悴,丝毫没有往日的娇艳和美丽,她忍不住感慨:还真是对不起母亲给自己的这张脸,当年的母亲据说是临城第一美人,那自己呢?

    现在,自己应该是临城第一憔悴女吧。

    正好看到杨许诺出来洗手,乐乔收起了脸上的失落和难过,看向杨许诺:“二姐的脸色真是不错,看来你和姐夫的日子过得很好,这次回来就是为了举办婚礼的吗?”

    临城举办一场,江州举办一场,听说两家商量之后,决定先来临城举办。

    杨许诺的脸上浮现了一抹娇艳的动人微笑,一副新婚小女人的幸福表情,“是啊,他对我很好,也很爱我,三妹,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幸福。”

    乐乔不想说话刺激她,于是点点头:“幸福就好!”

    “怎么,三妹似乎不是很祝福我和煜寒?是不是我和煜寒得罪了三妹?三妹,当初你不能怀孕的事情我也不是故意告诉煜寒的,我只是不小心……我也没想到他会主动去告诉你,如果我知道的话,我肯定不会……”

    杨许诺的这番解释,颇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

    乐乔淡淡一笑,“二姐想多了,之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而且我不能怀孕是事实,我没有资格责怪任何人。”

    她的声音,那么的冷,那么的疏远,又是那么的陌生。

    杨许诺只觉得,自己和乐乔之前那种亲密无间的浓厚姐妹情……完全消失不见。

    现在的她们,就像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这么说,你真的不怪我?”杨许诺严肃道。

    “当然了,那些事情我都已经忘了,二姐何必提起?”乐乔道,“二姐你好了吗?我们该出去了,不然姐夫该等着急了。”

    “等等,乐乔。”杨许诺突然叫住了乐乔,神色莫名又冷冽。

    乐乔皱起眉头,“二姐,还有什么事吗?”

    “以后,你可以离陆煜寒远一点吗?就当做是我求你了。”

    她突然变得悲戚的神色,和前一秒那冷冽的神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乐乔的0心里很不是滋味,二姐啊二姐,你当真以为我还会和你抢陆煜寒吗?

    如果我真的要和你抢陆煜寒的话,我又怎么会拒绝他当初的情意?

    “二姐放心,我只是把陆煜寒当做是我的姐夫而已,请二姐不要多想。”

    乐乔的这番话,让杨许诺的心里越发不是滋味起来。

    你越是不爱他,他就越是爱你!

    你可知道,在你的眼里最不值钱的属于他的情意,却是我这辈子都得不到的。

    见杨许诺的神色依旧冷漠,狰狞,怨恨,乐乔忍不住道:“二姐,其实我从未想过和陆煜寒有什么,我更加没有想过,要和你争夺什么,你不必刻意在我面前秀恩爱,也不必和我表达你和陆煜寒有多幸福,因为不管你们多么幸福,我都只是作为一个妹妹对姐姐的祝福罢了,而不会有其他的任何想法!”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