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398章 你们军人一点情趣都没有
    “那个叫做海伦的女人很好,我看得出来,如果你和她在一起的话,你一定会很幸福的。”乐乔咬着唇,低低说着,“季沉,如果你真的和她在一起,我也不会怪你的,这就是我希望的。”

    “乔乔。”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突然响起。

    乐乔吓得浑身的汗毛都是这一瞬间竖起,屏住呼吸,还以为季沉已经发现自己了。

    可片刻后,他的一只手贴在她光滑如玉的脸蛋上,一只手轻轻落在她的后背上,拍着:“乔乔别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

    乐乔的眼泪,突然不受控制的爆发出来。

    如玉的脸颊上,布满了泪痕。

    有些泪珠从脸颊滑过时,落在了季沉的手上。

    那眼泪的温度很是滚烫,几乎让他清醒过来。

    心头有着微微的刺痛感,他怎么也睁不开眼,像是被困在了梦魇中,酒精的作用让他继续呢喃:“乔乔,我好想你……我爱你!乔乔。”

    只有在梦中,在朦胧的理智下,他才会如此无所顾忌的说出心里的话。

    “我爱你……”

    “我会保护你。”

    “我永远……也不可能放开你!”

    他胡乱说着胡话,在乐乔后背上的手力气越来越大,但另外一只手却一直在轻轻的抚摸着乐乔的脸颊,仿若他在梦中也是这般抚摸着她。

    乐乔的声音越来越控制不住,她哽咽的哭泣着,压抑着自己心里的感动、难过和无奈,那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悲伤,就这么笼罩着她和季沉的身体。

    海伦不知道乐乔什么时候才走,她觉得自己的腿都发麻了,连眼珠子都有些转不动了,实在是太困了。

    看乐乔那架势,她大约今晚是不会走了,海伦又不能这个时候出去,很义正言辞的说:“季少将的未婚妻,我要睡觉了,你睡吗?不如我帮你拾掇拾掇,你也去睡一会?”

    她觉得自己如果真的那么做的话,她一定是吃错药了,或者就是今天忘了吃药。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海伦只能坐在厨房里,靠了一夜。

    翌日,海伦是被季沉叫醒的。

    “海伦?”

    海伦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有那么一瞬,脑子是当机的。

    “季沉?你终于醒了,咦,还有一个人呢?”

    海伦的话,让季沉的脸色微微变了变,“你说什么呢?”

    “我说什么了吗?唔,我的脑袋好痛,大约是昨天晚上坐了一夜,浑身都不舒服,还觉得脑袋晕乎乎的,你过来扶我一下。”

    季沉蹙起剑眉,脸上一派的嫌弃之色。

    “喂,你过来扶我一下,我有好东西要和你分享。”

    海伦那高深莫测的眼神让季沉的心里泛起了一阵不安。

    之前她带自己去看乔乔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想了想,他到底还是伸出手来,“自己拽住,起来!”

    海伦哧哧一声,“真是不会怜香惜玉,不知道你未婚妻是怎么看上你的。”

    季沉听到她的嘀咕,没说话,只是俊美的脸庞变得越发的阴沉起来。

    一股寒气在周围萦绕着,海伦就是再愚蠢也知道季沉是生气了,遑论海伦还不傻。

    海伦站起来之后,季沉松开了她的手,十分嫌恶冷漠的口气,“不是有好东西要和我分享?”

    “当然,但我现在要先去洗漱一下,在厨房里睡了一夜,要是被我爹地知道的话,还不嘲笑死我?”

    “我先出去忙了。”

    “等等,我有话要和你说!是好消息要和你分享。”

    海伦追着出去,季沉早已把客厅收拾干净了,连沙发上的套子都已经换过了。

    不愧是军人!

    多好的生活习惯啊。

    感慨了一番,海伦见他真的要出门了,不由不顾形象的大声叫道:“季沉,我要和你分享的好消息是关于你未婚妻的,你不听吗?”

    抬手,正要去开门的那只手分明颤抖了一下。

    呼吸都是在这个时候变得沉重了几分。

    转身,目光凌厉的审视着她,像是在审视犯人:“你到底知道什么?”

    “别用你那种看犯人的眼神看我,我可不是你的犯人,相反,我是你的恩人!”

    海伦白了他一眼,“在客厅里等着,我去洗漱一下,我可先说好哦,如果你走了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说完,海伦赶紧溜了。

    开什么玩笑,以她趋利避害的直觉来看,这个时候不跑,一会儿可就跑不了了。

    微微眯起眼睛,季沉坐在了沙发上,听着洗手间里传来洗漱的声音,不知怎么的,心头,莫名的泛起了期待。

    海伦到底能够告诉自己什么呢?

    是不是乔乔的事情?

    海伦这个女人从来不骗人,她既然说自己如果不听的话一定会后悔,那就意味着这件事情对他真的很重要。

    好不容易等了十分钟,季沉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海伦,如果你再不出来的话,我不介意进去找你!”

    海伦嘴角一抽,擦了擦嘴,“好啊,我也不介意你进来找我,我没穿衣服哦。”

    这话一出,外面沉默了几秒。

    不一会儿,她噙着得意的弧度,走了出去。

    看到正襟危坐的男人,眼底泛起一道精光,

    “你们这些军人,就连坐姿都是那么的正经,真是一点情趣也没有。”

    “我和你在一起,不需要情趣。”季沉冷冷道,凌厉的眸光睨向海伦。

    海伦弯起眉眼,假装没有看到季沉生气的模样。

    “说吧,你要和我分享的事情。”

    “好啊,如果我和你分享了的话,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季沉挑眉,语气越发森寒起来,“讲条件?”

    “为什么不能讲条件?”海伦的胆子,大的很。

    别说是和季沉讲条件了,就算是偷偷地耍季沉一番,她也是有这个胆子的,只是要提前做好逃命的准备罢了。

    沉吟许久,季沉见她完全没有松口的意思,于是道:“什么条件?”

    “我的条件就是等你和你的未婚妻和好之后,你得带着我把临城和江州的风景区都跑遍,如何?”

    “就这么简单?”

    海伦眨巴一下眼睛,“当然就这么简单了,不然以为我要敲诈你金钱?还是要你陪我一晚上?”

    “滚!”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