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女人这么一说,吃瓜群众立即对着季沉指指点点起来。

    “这男人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一颗心这么狼?他是不是人啊,这么漂亮的媳妇都不要。”

    “哎,自古男人都是这样,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花心大萝卜。”

    “你怎么能这么评价男人呢?这世界上的好男人还是很多的,小姑娘一看就是没有遇到过真爱。”

    “……”

    明明是希望得到大家的同情,利用吃瓜群众们的八卦心和自以为是的正义来毁了季沉的英明和形象的,可女人万万没想到,最后场面竟然会变成了男人花心还是痴情的争辩,她的嘴角忍不住狠狠一抽。

    只有季沉,明明被女人当做了这场攻击里的男主角,可他偏偏一副看戏的模样,嘴角噙着淡漠的冷笑,眼底闪过一抹冷酷的戏谑。

    这些人知道什么?

    深吸一口气,季沉眯起眸子,低头,看着跪在地上,紧紧抱着自己小腿的女人,“如果你再不放手的话,我可以保证,你的下半辈子就在监狱里过了。”

    季沉的话,恍若惊雷。

    女人皱起眉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

    “你、你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权力,我才不信呢,我不……”

    “知道我是什么人么,你就敢上前来勾引,你的胆子还真是很大啊。”冷冷盯着女人,他一字一句道:“看你也不是没见识的女人,知道临城杨家吗?我是杨家的女婿,你也敢勾引我?”

    女人一副惊恐欲哭的样子,一张脸也是在这个时候刷的一下变白。

    “不、这不可能,你怎么会是……”

    也许是女人的惊愕让季沉心里的郁闷散去了许多,也许是她的自导自演的戏剧性让季沉嘲讽够了,也就忘却了最初的痛楚,他难得有耐心的蹲下身来,盯着女人字字句句都像是穿心的刀:“就凭你还想勾引我,还是再回去修炼几百年吧,还有,你身上的味道真是让人恶心,希望你的下一个男人不会嫌弃。”

    这是季沉,对女人说过最嫌恶的话。

    哪怕是以前追求他、算计他的安娜,也不曾有过如此格外的待遇。

    女人的眼神,已经空洞起来。

    这个男人真的是杨家的女婿吗?

    在临城,若是不知道杨家的话,就一定是外地人,而这个女人,是个实实在在的本地人。

    她虽然在上流社会也算的上是个圆滑的女人,可她清楚,杨家是最不能得罪的。

    杨家的人都很正派,从来不会参与什么宴会,除非是军区的,或者是政治上的,因此杨家的人都保持着一种莫名的神秘,提到杨家的女婿,她不知道季沉到底算是杨家的第几个女婿。

    杨家一共有三个女儿。

    大小姐杨漪澜。

    二小姐杨许诺。

    还有一个失踪了二十多年,最后认祖归宗回来的三小姐,杨乐乔。

    不管是哪一个,她都得罪不起。

    周围的人有耳朵比较灵的,听到季沉和女人的对话,忍不住发出了惊叹和倒抽气。

    “竟然是杨家的女婿?那这个女人岂不是小三?”

    “不对啊,也许她连小三都算不上,顶多就是个勾引男人的狐狸精。”

    “难怪人家不愿意上钩了,原来是杨家的女婿,我就说嘛,这个男人看起来这么正派。”

    “你这是马后炮,之前数你说的最热血澎湃的。”

    “……”

    季沉不喜欢这样的热闹,更不喜欢自己被别人看作是热闹,他冷漠的踢开女人的手,转身消失在喷泉池。

    日光落在女人的身上,不仅没有半点温暖,反而让女人的身体越发的冰冷起来。

    她竟然得罪了杨家?

    如果这个男人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话,她是不是就算逃过一劫了?

    海伦担心季沉出事,给他打了十几个电话,可惜一个都没接。

    虽然她觉得季沉不至于真的因为杨乐乔那几句伤人伤心的话就想不开,但听方圆说起季沉以前为乐乔做过的事情,她还是有点担心。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爱到深处的时候,都会做出一些骇人的事情来。

    不管了,继续打。

    打电话的人不依不饶,似乎很有耐性的样子,季沉也不好一直不接。

    经过了之前的那一番闹剧之后,季沉现在的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些,况且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承诺。

    无论最后她要与谁相守,他都会守在她的身边。

    绝不背弃。

    “喂?”

    “谢天谢地,你终于接我的电话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我没事。”

    听到季沉那淡漠的嗓音,海伦赶紧道:“等等,你先别挂,我想和你报告一件事。”

    季沉沉默了。

    这两日海伦和他说的事情很多,每一件看起来都是好事,但最后都会演变成坏事,他有些排斥海伦的话了。

    “喂,你不会真的不想知道吧?”海伦担心季沉直接挂了自己的电话,也不卖关子了,赶紧道:“你走了之后我把你的未婚妻教训了一顿,她好像知错了。”

    那边的寒冷气息通过电话传过来,坐在咖啡厅里的海伦觉得有点冷。

    “那个,你不会是生气了吧?”

    “你又什么资格教训她?”

    季沉这明显是在护短,海伦怒了,“她说那些话来伤害你,我可是替你打抱不平!”

    “你觉得我需要你为我打抱不平吗?海伦,这不是你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插手,我多谢你的好意了,但是如果你再敢对乔乔乱说些什么,别怪我不顾朋友之间的情义。”

    季沉这话说的忒重了。

    海伦听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好你个季沉,恩将仇报,哼!”

    海伦挂了电话。

    季沉也察觉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重了,可他也拉不下脸来和海伦道歉,况且海伦胆敢教训乔乔,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不能接受。

    狠狠喝了一口咖啡,海伦一边玩手机,一边自言自语道:“季沉真是个受虐狂,都被杨乐乔欺负成这样了,还要为她打抱不平,我不过是说了杨乐乔两句,值得他那么激动吗?真是的,这分明就是看人下菜碟,你喜欢的女人你就护着,感情我不是你喜欢的人,帮你的忙还得被你教训?”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