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嫂子,你都知道了?”

    童心虞心里有些惴惴的,讪讪道:“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只能让你和杨许诺两个坐在一起,好好的谈一谈了。”

    “还能谈什么?现在二姐看到我就跟看到仇人一样,不是警告我离陆煜寒远一点,就是在我面前炫耀她和陆煜寒的感情到底有多好,其实我真的不在意的,只要二姐过的开心就好,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情,真的是伤到我了。”

    她也是个有自尊心的人,即便是一直退让,也终会有退让不了的一步。

    童心虞蹙起眉头,“她今天……出了打你,还说了什么了吗?”

    连手都动了,那打人之前,肯定也放了什么狠话了吧?

    乐乔不在意她被杨许诺打,但她却是个有自尊心的女人,不然的话也不会和季沉分开。

    现在露出这么绝望又悲哀的神情,大约是被杨许诺伤的狠了?

    乐乔嘴角弯起一抹自嘲,“没说什么。好了,嫂子,我累了,我想去休息了,你答应过我的,不能告诉……”

    “好,我不告诉你大哥!我会帮你保密,可以了吗?”

    “也不能去找我二姐。”

    童心虞犹豫着,终究还是无奈的点头:“好,我也不去找杨许诺,行了吧?你早点休息吧。”

    童心虞说不心疼乐乔是假的,可她再心疼,这个坚强又倔强的姑娘不愿意让她插手,她能怎么办?

    只能提供一个休息的地方给她了。

    希望她能够早一点想清楚这些事情。

    至于杨许诺?

    再照着她这样多疑又冲动的做法来的话,只怕连她手心里的幸福都会被毁掉。

    哎,有时候女人就是不能想太多,也不能追究太多。

    既然当初就知道陆煜寒对乐乔的心思,又何必爱上那个男人呢?

    既然决定结婚,在一起,又何必追究以前的事情?

    童心虞真是越想,脑袋越大。

    杨家。

    气氛一阵古怪。

    杨许诺回到家之后,看到坐在沙发区和杨建国说话的陆煜寒,眼神不自觉的寒了下来。

    “爷爷,大哥。”

    “许诺,你回来了。过来坐。”杨建国朝着她招手。

    “不了,爷爷我累了,我先去休息了,爷爷晚安。”

    杨建国狐疑的看着杨许诺气呼呼的回去的背影,再看看陆煜寒,“你是不是和她吵架了,嗯?”

    陆煜寒的脸色不是很好。

    他没有和杨许诺吵架,他只是厌恶了这样的生活。

    明明不是爱的人,却还要假装一副恩爱的不得了的样子。

    很累,真的很累!

    “我去看看她吧。”

    陆煜寒也上楼了。

    杨建国和杨天辰面面相觑,“天辰啊,你觉得陆煜寒这个人怎么样?”

    “以前季沉和我说过,陆煜寒人很不错。”杨天辰道,“但是现在看起来,我总觉得他和我之前在江州见到他的时候不大一样了,像是变了。”

    “唔,我也见过他的,在医院的时候我就十分欣赏他,可现在……我也觉得这小子和许诺丫头之间的关系有点古怪!”

    “爷爷您也别担心,可能是两个年轻人结婚了,还没有适应一起生活,现在这不是处于磨合阶段吗?对了,婚礼什么的,爷爷也不要操心了,我会帮着一起操办的,可惜大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她都不知道忙成什么样子了。”

    “说到漪澜那个丫头,我就生气!出国这么多年,除了过年回来看看,平时都不回来的,虽然我不希望她每天都陪着我,但好歹多回家看看也是好的啊。”

    “爷爷,大姐也是在忙嘛,之前三妹回家的时候她是最忙的,不也抽时间回来了吗?爷爷放心,这次大姐肯定能回来的,只是不能和我一起操办了。”

    “你是我们杨家的长子,就多麻烦麻烦你了!”

    “爷爷说的哪里话,我这是应该做的,不过三妹最近也是有点奇怪,爷爷你不觉得,三妹和二妹之间的关系有点古怪吗?”

    杨建国哼哼两声,“你当我是瞎子啊?我当然知道了,大概是因为陆煜寒以前喜欢乐乔丫头的事情吧,许诺丫头心里有点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爷爷你知道陆煜寒以前喜欢三妹的事情?”

    闻言,杨建国一副高深莫测的神情,“当然知道了!”

    杨建国也不想和杨天辰说什么,自顾自上楼去休息了。

    下个星期就是陆煜寒和杨许诺的婚礼了,他现在要养精蓄锐。

    对了,给季闻那老家伙的请柬他可要亲自写。

    杨天辰靠在沙发上,给童心虞打了个电话。

    “睡了吗?”

    他的声音,不自觉的变得柔和起来。

    如果是以前的话,他对童心虞说话肯定是刚正又严肃的,但是现在……

    他尝到了爱情的甜滋味,对童心虞是越来越好了。

    童心虞没什么心情,躺在床上,“还没呢。”

    “怎么和昨天晚上的口气不一样?难道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是。”

    “对了,三妹说她今晚去你那里,她到了吗?”

    提到乐乔,童心虞的语气变得更加古怪了,“嗯,她已经来了,现在在睡觉。”

    脸上顶着一个巴掌印,还是这么漂亮的脸蛋,只怕明天都不会去上班了。

    也是,去上班的话,让人看到那么刺眼又清晰的五个手指印,岂不是给人指指点点?

    突然想到了什么,童心虞立即挂了电话,“我还有点事情没有做完,我先去了,一会儿给你打过来。”

    她要去找两个冰袋,给乐乔捂一捂脸颊上的伤。

    还要去找点药膏,给她消肿。

    一时间,童心虞忙得不可开交。

    也只有童心虞,让乐乔在这冰冷孤寂的夜里感受到了一点温暖。

    杨天辰坐在沙发上,自言自语道:“难道又是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感觉怪怪的,这个女人,明天一定要把她捉到我的面前,好好的教训一番不可。”

    自言自语着,杨天辰起身回自己的房间。

    虽然杨家的房间隔音效果都十分的好,但他还是听到了陆煜寒和杨许诺的房间里传来的争吵声。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