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海伦举起手来,“我发誓,我说的绝对是真的!我那个闺蜜真的失身了,不过这在英国来说倒是没什么,反正玩一夜情的人都很多,可在你们这边,似乎你们都挺保守的,除了自己的男朋友,或者未婚夫,或者丈夫,一般是不会随便和男人上床的吧?说真的,你们这边思想太保守了,如果真的玩一夜情什么的,大约都是放荡了,是吧?”

    很明显,海伦现在跑题了。

    季沉的一张脸绷紧。

    “也许给她下药的人就是你!”

    “季沉,你冤枉我。我什么时候给她下药了,我只是把她的事情说出来给你听听而已,你想想,如果真的是这么巧合的话,那你的未婚妻岂不是……”话音落,海伦狐疑的看着季沉,“还是说,其实你和你的未婚妻都是很开放的人,你们都不在乎,对不对?那我明白了,就当做我的这个故事是白说的好了。”

    海伦的话,让季沉眯起了黑眸。

    眸底,是一片涌动的漆黑。

    知道他其实已经在担心了,因为她很清楚,如果季沉是会玩一夜情的男人,当初在英国就会和自己在一起了。

    如果杨乐乔是会玩一夜情的女人,那么她绝不会和季沉分开。

    刚走到书房门,身后就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一道黑影超越了她。

    “喂,你去哪里?”海伦赶紧跟着上去。

    “皇城酒店!”

    嘴角勾起一抹得意且自信的弧度,“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动心的,那可是你的女人,就算不确定她会不会出事,你都一定会去的。”

    不去,不能安心!

    乐乔也没想到,杨许诺这么快就想通了。

    她想着自己和杨许诺是姐妹,这矛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解开,但一定能解开的。

    时间问题罢了。

    可她没想到的是,这个时间竟然这么快。

    “三妹,是我对不起你,我当时不该打你的,是我太冲动了,我当时也是脑门一热,心底的怒气直接上涌,什么都不记得了,就直接动了手,我不是故意要对你动手的,三妹,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不要再计较我之前做的那些愚蠢的事情!”

    杨许诺一副真挚的表情,乐乔的心里虽然还存在着几分疑惑,但此刻,面对杨许诺这样的目光,她还是无法说出狠心和责怪的话来。

    “二姐,其实这件事情……真的不是我的错,但是也请你相信我,我以后不会再和陆煜寒有任何关系!如果二姐不放心的话,等你和他在临城举办完婚礼之后,我再也不去江州!”

    说实话,杨许诺的心里是有一点动了的。

    她不太想继续算计乐乔。

    可当她看到乐乔这张没有打扮却依旧美丽动人的脸,她的决心再一次变得狠厉起来。

    不,只有让乐乔真的和穆凌峰在一起,只有毁了她,自己和陆煜寒才会真正的幸福,陆煜寒才会真的对她死心,不然的话,她这辈子都要活在杨乐乔的阴影之中了。

    她很清楚,陆煜寒只是把自己当做杨乐乔的替身而已,她不能做杨乐乔一辈子的替身。

    想到这里,杨许诺的脸色变得更加温和起来。

    她端起面前的酒,对着乐乔道:“三妹,之前的事情都是二姐的错,二姐向你道歉!”

    “二姐!”

    乐乔突然叫了一声。

    杨许诺有些担心,莫非她发现了什么?

    “你现在有了孩子,还是不要喝酒了!”

    “那好,三妹你替我把这酒喝了吧,我以茶代酒,向你道歉,可好?”

    杨许诺的眼神,是那么的温和。

    乐乔无法拒绝。

    伸手,接过杨许诺手中的杯子。

    看着杯子里红艳如血的红酒,乐乔的眼神凛冽了几分。

    当她凑近酒杯,酒气溢出,她的鼻翼间,充斥着一股异样的香味,她的眼神,越发的冷厉起来,而那红唇,也是在此刻说出了惊人的话来。

    “二姐。”

    杨许诺端着手中的茶杯,“怎么了?”

    “二姐,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杨许诺很想让乐乔立刻喝了这杯酒。

    “好的,我们先把酒喝了再说吧。”

    乐乔摇头,“不,我现在就想问你。”

    她说着,已经把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杨许诺眯起眸,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也放下了茶杯,“好啊,你想问我什么?”

    “二姐和陆煜寒吵架了吗?”

    神情变得有些难受起来。

    “我和陆煜寒吵架了,其实三妹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那么激动吗?我当时打了你,我真的很后悔,可我更加生气的是,陆煜寒明明说喜欢我,要和我在一起,和我结婚的,可他的心里……竟然还有你。”

    乐乔的眼神,微微一动。

    精致美丽的脸蛋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情绪。

    “所以呢?”

    “我只是太生气了,我觉得自己很无辜,我什么都没做错,为什么陆煜寒要那样对我?”

    她说着,眼睛里真的出了难受的表情。

    抬起眸来,定定看着乐乔,她一字一句道:“三妹,这件事情的确是不怪你,但你能够明白我的感觉吗?就是自己心爱的男人,心里永远都只装着另外一个女人的感觉,而你,就是陆煜寒心中的那个另外的女人!”

    乐乔没想到杨许诺竟然能够把这样的话如此轻易的说出来。

    皱起秀眉,“可我从来都没真正喜欢过陆煜寒,我只是把他当做我的哥哥!”

    杨许诺的内心,泛起一阵苦涩,和嘲讽。

    如果你真的只是把他当做哥哥的话,当初为什么给他希望?

    为什么你在最苦难的时候去找的人不是你最爱的季沉,而是你所谓的哥哥陆煜寒?

    杨乐乔,如果我再和以前一样相信你的话,我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今日的机会?

    她深吸一口气,用纸巾擦去眼角的泪珠。

    “是啊,我知道你只是把陆煜寒当做你的哥哥,可他的心里一直都有你,不是吗?我一直以为,他已经放下了和你之间的过去,放下了对你的执着,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为了我和关果凌取消婚约,可现在看来……”

    乐乔的眼神,黯淡了几分。

    “所以二姐你……其实还是在怪我,甚至是……觉得是我害了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