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34章 你这个贱人,勾引我儿子
    童心虞是抱着希望打电话给杨天辰的,尽管已经做过无数的心理准备,可当她真正听到杨许诺流产,精神受到严重的打击,今后可能会成为一个有精神疾病的人时,她的眼泪还是不自觉的掉了。

    再问到陆煜寒,知道身为一个医生的陆煜寒虽然脱离了危险,却永远不能再拿手术刀,她的心中更是涌起一阵悲凉。

    “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她哽咽着,问道。

    “嗯,暂时没有别的办法,许诺这边需要长久的治疗,陆煜寒的家人也已经通知了,他们会很快赶来,之后的事情……我也说不准。”

    “那许诺和陆煜寒的婚礼怎么办?”

    提到这个,那边沉默了好久。

    半晌,杨天辰才道:“现在事情闹成这个样子,怕是不能再举办婚礼了。”

    说不定,两人还会离婚。

    童心虞明白了杨天辰的意思,“好的,我知道了,爷爷这边没什么事情,你别担心。”

    “嗯。我这边的事你也暂时压着,不要告诉爷爷,不然我怕他受不了。”

    “好的,我知道了。”

    医院里。

    乐乔已经守在陆煜寒的身边一天一夜了。

    季沉也陪她守了很久。

    “乔乔,我去外面买点吃的,你在这里等我。”

    乐乔“嗯”了一声,“我去打一盆热水来,给陆煜寒擦擦脸和手。”

    “好。”

    对于乐乔的贴心照顾,季沉并没有吃醋。

    他十分了解自己的这个妻子,知道她是个善良且容易愧疚,把所有的罪责都放在自己身上的人,他能做的,就是陪她一起照顾陆煜寒。

    关厉珏的前车之鉴,他还记得!

    关厉珏在乐乔的心中本没有那么重要,可当这个男人为她付出生命的时候,他就永远存活于她的心中了。

    季沉出去没多久,乐乔也端来热水,正在细心的给昏迷中的陆煜寒擦脸,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耳畔,传来一声哽咽的叫喊:“煜寒。”

    乐乔一回头,就看到一个穿着得体的女人进来,她的身后,跟着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她记得,这是陆煜寒的父母。

    “陆伯父,陆伯母!”

    乐乔尊敬的打招呼。

    陆煜寒的父亲,陆运倒是眉宇间说什么,只是不悦的看了乐乔一眼。

    而他的母亲却是看到乐乔就是一副看到仇人的样子,冲上前来就撕扯乐乔的衣服,“你这个贱人,关乐乔,不,你现在是杨乐乔了,当初你还是关家的私生女的时候就不知道用什么妖术迷惑了我的煜寒,之后你和季沉在一起了,他也就对你死心了,可不知道你又用了什么妖术,继续迷惑他,他都已经和杨许诺结婚了,你为什么还要勾引他?”

    陆夫人的字字句句,都像是最锋锐的刀子,狠狠在乐乔的身上凌迟。

    “你这个只会勾引人的狐狸精,你为什么要勾引我的儿子?他和杨许诺过的好好的,他都已经当爸爸了,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为什么还要来打扰他的生活?”

    “狐狸精,今天我一定要好好教训你!”

    “你这个小贱人!”

    “小贱人!”

    陆夫人每一次的谩骂,对乐乔来说,都是锥心刺骨的痛。

    都是让她难以接受的骂辞。

    可她不得不承受这些,因为……陆煜寒的确是被自己害了。

    陆夫人像是气急了,不停地拉扯乐乔,而陆运只是站在一旁静静看着,一点也没有阻止陆夫人的意思。

    想来,他也是对乐乔恨极了,才会纵容陆夫人这么侮辱乐乔。

    如果不是乐乔的话,他陆运的儿子当初又怎么会出国,之后又怎么会拒绝和关家的联姻,好不容易和杨许诺在一起,连孩子都有了,现在又怎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

    孩子没了,和杨家的关系……怕是也要冻结了!

    想想都觉得恨。

    最是女人祸水心!

    这个杨乐乔就是如此。

    在陆运旁观之际,陆夫人故意用手去挠乐乔的脸颊,她看到这张漂亮脸蛋就生气,“如果不是你这张脸蛋的话,你拿什么勾引我儿子?我现在就毁了你这妖精的脸蛋,让你再也没有机会和本事去勾引男人!”

    “贱人。”

    乐乔挣扎,却不敢真的动手反抗。

    她是在部队里待过的人,如果自己反抗的话,陆夫人肯定不是她的对手。

    可她不能这么做。

    她欠了陆煜寒的。

    生生忍受着这样的侮辱和折磨,“啊……”

    乐乔的脸突然火辣辣的疼,她忍不住轻呼一声。

    陆夫人像是气极了,看到乐乔身后桌子上的温水,气得一点陆夫人的气质都没有,直接端起水,一下从乐乔的头顶浇下去。

    水流哗啦啦的从乐乔的脑袋上浇下来,虽然这是温水,可这样的侮辱,只让乐乔觉得没脸。

    她握紧拳头,满身是水,已然看不清楚她的五官表情是什么了,衣服也全都破了,湿了。

    如此狼狈,她还是第一次经历。

    目光,射出一道寒光,陆夫人端着盆的手,微微颤抖着。

    想到这里是医院,是自己儿子的病房,陆夫人的胆子大了起来。

    “你看什么看?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勾引我儿子,如果不是你的话,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只是教训教训你罢了。”

    乐乔的红唇,想张开,可她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是啊,她能说什么呢?

    尽管自己也是委屈的那一个,可她现在还好好的站在这里。

    陆夫人见乐乔不说话,知道她是怕了自己,于是更加变本加厉起来,一边推攘着乐乔,一边吼道:“你这贱人,给我滚出去,我再也不想看到你,你也别再出现在煜寒的面前了。”

    “从煜寒喜欢你的时候他就没有快活过,哼,你就是个扫把星!”

    “勾引人的妖精!”

    陆夫人越是看到乐乔那双泪光闪闪的眼睛,越是生气!

    抬起手就要再给乐乔的脸蛋来这么一抓,但刚抬起来,手腕就被一道强势的力道给握住。

    “啊……放手,痛,好痛!”

    乐乔听到陆夫人呼痛的声音,不由偏头去看,这才看到英俊高大的男人此刻脸色黑沉的盯着陆夫人。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