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我季沉的夫人也是你们这些人能随意侮辱的?”

    男人那低沉的嗓音,夹杂着莫大的威压和愤怒,仿佛只要他一个动作,刚刚欺负他的小女人的这些人都会消失。

    陆运和陆夫人的脸色都在瞬间惨白。

    “季少将,我夫人也是太担心煜寒了才会做出这样不理智的事情来,希望季少将能够看在我夫人太过在意儿子的份上,放了她吧。”

    冷漠的目光扫视着陆运,“老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你一直站在这里,并未阻止过她欺辱乐乔,难道不是你的示意?我警告你,别以为我们季家好欺负,还有,乔乔也是杨家的人,你们陆家还得罪不起!”

    “是是是,我知道错了,季少将,请您放过我的夫人吧!”

    季沉眯起黑眸,正要断了陆夫人一只手作为惩罚,但一双柔软的小手却在这个时候攥住了他的手腕。

    “季沉,我们走吧。”

    耳畔,是自己的女人那虚弱而又无奈的声音。

    他看着自己的女人,看到她眼底的悲哀和无奈,心疼的要死。

    额头上还有伤,可包扎伤口的纱布全都被水弄湿,一张可爱的小脸上除了狼狈水珠,甚至还有几个明显的抓痕,都冒出血丝了……

    心头火气,季沉真想杀了陆夫人!

    可他没有,他狠狠一推,陆夫人摔倒在地。

    扶着乐乔,“我们走!”

    陆夫人刚刚被季沉突然出现,紧接着又是如此压迫性的气势,吓得连话都不会说了,直到季沉和乐乔走了许久,陆运也把她扶起来之后,她才继续怒骂道:“杨乐乔,你这个小贱人,你就是个祸水,扫把星,谁和你在一起谁倒霉,别以为有季沉撑腰我就……”

    “住嘴!”

    陆运突然大声喝断了她的谩骂。

    “老爷你干什么呢?你不也很恨这个小贱人的吗?”

    陆运握着拳头,咬牙切齿道:“你说得对,我恨她,可季少将说得更对,她是季家的少夫人,又是杨家的女儿,我们就是再恨,又能拿她怎么样?刚刚的事情明显引起了季少将的愤怒,如果我们再这么计较下去的话,天知道季少将会不会对付我们陆家。”

    “那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

    陆夫人不甘心的咬牙。

    “还能怎么样?只能这么算了!”

    陆运刚说完,就看到病床上睁开眼的陆煜寒,心里一惊,“煜寒、你,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陆煜寒没有说话,只是失望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煜寒,我的儿,你终于醒了,你可让母亲担心死了,如果不是杨乐乔那小贱人的话,你又怎么会……”

    “妈!”

    陆煜寒突然大声叫道,这一叫,扯到了他后肩上的伤口,疼得他脸色发白。

    “你怎么了?是不是难受,我这就去叫医生来。”

    “不,我不希望再听到你说乐乔任何的坏话!”

    他醒来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在侮辱乐乔,伤害乐乔,本来他要出声喝止的,可季沉来了。

    当看到那个英俊高挺、威严冷酷的男人时,他就没有出声的必要了。

    有他在的话,没有人敢欺负乐乔。

    包括自己的父母。

    “煜寒?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杨乐乔那个女人本来就是个祸水,如果不是她的话,你又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越说,陆夫人越来劲。

    “煜寒你知道吗?本来你已经是杨家的乘龙快婿了,我们陆家就算是不能和关家成为姻亲,但现在有了杨家,一样是好的,而且杨许诺就比杨乐乔好多了,至少她是真心爱你的,杨乐乔那个女人就知道让你为她付出,她什么也不给你,你要她干什么?”

    “我以前就喜欢乐乔的,以前是你们不同意!”

    陆煜寒终于忍不住为自己说了一句话。

    “以前?以前杨乐乔她只是关家的私生女,她的身份怎么配得上你这个陆家的大少爷?如果当初她就是杨家的女儿的话,我们也不会阻止你和她在一起!”

    说到这里,陆夫人忍不住道:“如果当初知道她是杨家的女儿的话,也不会有后面的这些事情了,哎,杨许诺的事情你知道吗?我刚刚问过医生了,她的孩子没了,我们陆家的孙子,没有了!”

    “这都是杨乐乔的错!”

    “杨乐乔这次不只是害了你和杨许诺,连你们的孩子都给害了!”

    陆煜寒刚刚醒来,又被陆夫人这么一刺激,情绪更加激动了,“妈,你什么都不懂,为什么把所有的错误都推到乐乔的身上?我告诉你,我不喜欢杨许诺,杨许诺有那个孩子也只是一个意外,她之后一直在怀疑这,怀疑那的,本来就有了先兆性流产,就算是没有这次的事情,那个孩子早晚都会被她折腾没了的,你何必呢?”

    “你、你说什么?你不爱杨许诺,你为什么还要和她结婚?”

    陆运见陆夫人太激动了,看到陆煜寒的脸色也是越来越不好,于是上前来拉住了陆夫人,“好了,现在煜寒都躺在这里了,你还问那么多干什么?这件事情早晚都会有一个解决办法的,我们先出去,让人来把这里打扫干净!”

    病房里满地都是水,还有刚刚陆夫人欺辱乐乔时踢倒的板凳……

    “好吧,我……我一会儿再来看你,我先去看看杨许诺。”陆夫人犹豫着,见陆运的表情十分严肃,于是只得跟着出去了。

    自己的父母出去之后,陆煜寒才得到了片刻的宁静。

    闭上眼睛,回忆着刚刚看到自己的母亲欺负乐乔的那一幕,他只觉得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在这个时候,出来保护她的人,是季沉!

    不是他陆煜寒。

    陆煜寒啊陆煜寒,无论你放弃,还是不放弃,你终究都得不到你想要的。

    季沉带着乐乔到了医院最近的酒店,她在里面洗澡,季沉则是去给她买了一套新的衣裙。

    “乔乔,洗好了吗?”

    季沉轻轻敲着浴室的门。

    “乔乔?”

    “乔乔?”

    得不到里面的回应,只听到水声,季沉的心里一下子涌起不安。

    一脚踢开了浴室的门。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