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陆煜寒假装没有看到乐乔眼底的担心和自责,他淡淡道:“是啊,我现在拿不了手术刀,也只能来公司了,这对我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事!”

    “怎么不是大事,你以前的梦想可是成为一个医学专家啊!”乐乔一激动,就把这话说了出来。

    “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其实你可以不必放弃的,我听海伦说,在英国有一种很先进的医学技术能够治疗你的手,你为什么不去英国试试呢?”

    “没什么必要了,我挺满意我现在的生活了,乐乔,过去的一切,我都不想再记住什么了,哪怕是我以前是个医生的事情,我现在只是陆家的大少爷,是陆氏集团的总经理,我不再是从前的陆煜寒了。今天在这里遇到你真的很意外。”

    他那刻意扯出的笑意,虚伪的让乐乔都无法直视。

    垂着眸,乐乔低低:“我一直想要找你的,我有一句话,想要当面对你说。”

    “你想说什么?”

    陆煜寒的手,渐渐握成了一个拳头。

    乐乔,到了现在,你我其实真的没什么可说的了。

    当初的那一切都是我自找的,如果不是我痴心妄想的话,我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谢谢你。”乐乔扬起头,真挚的看着陆煜寒,“谢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陆煜寒摇头,“其实你真的不用谢我,我当初……只是为了不想让自己一辈子后悔而已,我做了这么多的错事,到了现在才知道,原来不是自己的,无论如何强求,都不可能是自己的,我已经想好了,从今以后我会忘记过去,再也不会纠结不属于我的东西了,要是真的提到过去的事情,我才是应该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啊?”

    乐乔显然没有跟上陆煜寒的节奏。

    看着她精致美丽的容颜,陆煜寒一字一句道:“是我该说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冲动,你和季沉也不会有那么多的误会,如果不是我和杨许诺在一起,却又心里想着你,杨许诺也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虽然已经和她离婚了,可我的心里还是很对不起她,我希望她能够早日恢复!”

    “等等,你们……你们已经离婚了?”

    问完这个问题,乐乔才是真的后悔了。

    虽然爷爷和大哥都没有与自己说过杨许诺和陆煜寒离婚的事情,但她猜也猜得到了。

    陆煜寒当初那般对待杨许诺,而杨许诺和陆煜寒在一起显然也不是很幸福,他们离婚……是一个必然的结果。

    她现在这么问,相当于是在戳陆煜寒的心了。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问的,我只是没有想到……爷爷和大哥没有告诉我,我……”

    “好了,你不用解释了,真的没什么的,所有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也不要再想了,我听说你回到了江州,还在你以前的珠宝公司上班,还是你的首席设计师,恭喜你,也希望你和季沉能幸福!”

    他说完,不等乐乔说话,便道:“我还要去上班,要迟到了,再见。”

    乐乔想要开口叫住陆煜寒,可她不知道自己叫住陆煜寒之后要说什么。

    安慰他吗?

    还是……继续和他扯之前的事情?

    不,她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对于陆煜寒而言,这未尝不是一个新的开始。

    对于自己的二姐杨许诺而言,这也一定是一个开始!

    “二姐。”

    乐乔低低呢喃着,突然想到季沉还在等自己,赶紧转身。

    一转身,就看到穿着军装的英俊男人出现在视线里。

    他是那么的高大,那么的沉稳,那么的让人……忍不住要多看一眼。

    季沉,这就是她现在最爱的男人。

    是她一辈子的依靠!

    “老公!”

    她温柔的叫道。

    季沉的眼神微微一动,脸上浮现了连他自己都是没有发现的满足笑容,走过来,伸手揽住她的纤细腰肢。

    “走吧,夫人,我们去结婚!”

    点点头,乐乔突然想到了一个十分严肃的事情:“民政局现在都已经下班了,我们怎么结婚?”

    “这些都不是事,放心吧,有你老公在,一切都能搞定。”

    乐乔狐疑的看着男人,心中,却升腾起莫名的幸福和信任。

    是啊,只要有他在,所有的事情他都能搞定的。

    海伦还在外面嗨,接到季沉的电话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你们结婚了,今晚吃饭?”

    “季沉,你怎么能这样呢?”

    “结婚都不和我商量一下的。”

    “混蛋!”

    听到那边嘟嘟嘟嘟的声音,海伦忍不住嘟起嘴巴,“这都什么人啊,真是的,结婚都不叫我一下。季沉啊季沉,亏你还是……”

    “美丽的外国小姐,陪我一起喝一杯吧。”

    耳边,响起一道轻佻的声音。

    海伦皱起眉头,美丽的脸庞上浮现了几分不耐。

    蓝色的美丽眸子,像是深邃的大海,满是神秘的气息。

    “你想让我陪你?喝一杯?”

    “是啊,你是英国人吧?小姐,你的眼睛长得可真是够好看的!”

    “是吗?”海伦放下手中的杯子,摩拳擦掌,“其实我的拳头更好看!”

    砰!

    一声巨响。

    刚刚调戏她的小流氓被打倒在地,还把几根凳子都是弄翻了。

    “混蛋!你这个臭娘们,竟然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反正我知道你不是人。”海伦恨恨道,“我心情不好,最好不要惹我,不然的话对你不客气!”

    “你还敢对我不客气?”小流氓站起身来,对着周围大喊一声,“兄弟们,给我上!”

    刚刚还骄傲的如同孔雀的海伦在看到数十个小流氓都围过来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张脸,变得有点白。

    什么情况?

    “在这市中心的酒吧也能遇到流氓,还能遇到群殴的事情……这是什么世道啊?季沉你又骗我,江州哪里是什么好玩的地方,我看,是个专门打架闹事的地方才对呢。”她嘀咕着,没有注意到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在一步步靠近她。

    “动手!给我抓了这臭娘们。哥几个就今天晚上好好乐一乐。”先前被海伦打倒的小流氓下了命令。

    “谁敢在我的地盘动手?”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