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47章 你是不是……有了?
    “是,我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和穆凌峰联合起来对付自家人,就算是她再不喜欢三妹,也不能和外人一起对付三妹,这是我对她最大的失望!”

    杨建国摇摇头,道:“这才不是呢,她明知道自己怀孕了,情绪不能大起大落,可她只是被人挑衅了那么几句,竟然就要去医院找麻烦,甚至是失了心神,要杀自己的妹妹?我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都会很难受,我们杨家的孩子一直都是教养的非常好的,就算乐乔丫头从小不在杨家长大,但也是个性子极好的人,许诺怎么就生了杀念,要对自己的亲妹妹下杀手呢?”

    “爷爷,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您就不要再想了,心虞说过,您是不能再受到任何刺激的,您……”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也不是要一直提这件事情,我只是……罢了,你可有季沉和乐乔丫头的消息?他们都回江州一个多月了,怎么都没有消息传过来?”

    “大约是在忙吧。”

    “我想才不是,我只是怕乐乔丫头会因为太过自责而不敢朝家里打电话,我也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哎,人老了,现在真是越来越没用了!”

    杨天辰一直都知道杨建国的心里装了太多的事情,他正要出声安慰就听到电话的声音。

    “爷爷,电话,也许是三妹打来的呢?”

    杨建国也激动起来,“赶紧去接啊。”

    杨天辰急急过去接了家里的座机,“喂?”

    “大哥,我是乐乔!”

    杨天辰赶紧报告:“爷爷,真的是三妹打来的。”

    “赶快免提啊!”

    “好,三妹,我和爷爷都在。”

    “爷爷,好久都没有给您打电话了,请爷爷不要生气,乐乔也是没有勇气。”

    “傻丫头,这有什么,不管你在哪里,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你都是我的乖孙女,你在江州过的还好吧?季沉那小子欺负你没有?”

    想想,当初也是自己同意她离开临城的。

    现在想她,也是自己自作自受。

    “爷爷,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您,还有大哥。”

    “什么好消息?”

    杨天辰一听到乐乔这害羞的语气就知道,她一定和季沉成了好事儿。

    不过为了给爷爷一个惊喜,一个神秘感,他就不揭穿了。

    “我和季沉昨天已经领证了,我们打算去临城接您到江州,您和季爷爷一起帮我们参考参考婚礼的事儿,可以吗?爷爷您的身体,能行吗?”

    杨建国愣住了!

    结婚了?

    领证了?

    从前的冰冻状态,解冻了?

    所有的误会,甚至是孩子,她都不在意了?

    满心的疑问,满脑子的疑惑,都让杨建国说不出话来。

    “爷爷,您是不是不同意?”乐乔那边等不到回答,不由急切起来。

    她私自和季沉领证,爷爷是不是生气了?

    杨天辰担心乐乔想多,赶紧道:“爷爷不是不同意,只是高兴的狠了,现在有点回不过神来。”

    杨建国总算是回神了。

    “乐乔丫头啊,你刚刚说,你和季沉那小子领证了,结婚了?”

    “是的,爷爷。”

    “好,爷爷肯定要为我的孙女好好筹谋,一定要举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这么说,爷爷是允许我们来接您了?”

    杨建国的脸上,浮现了温暖的笑意,“是啊,当然同意了,你可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女,你们什么时候安排好时间就来吧,也带季沉见见你大伯和二伯,还有其他的一些亲戚!”

    “可是……二姐……”

    乐乔有些犹豫起来。

    如果让二姐看到她的话,会不会又会发病?

    毕竟现在二姐谁也不记得,只记得乐乔,只记得她的一切不好。

    杨建国摇头,“不用担心,你二姐明天早上就要去英国那边进行疗养和恢复了,你大姐会在那边照顾她。”

    乐乔听到这个消息,心里有些五味陈杂。

    以前是二姐鼓励她进入部队,鼓励她回到季沉的身边,可现在……自己却成为二姐最恨的人。

    真是……命运弄人!

    和杨建国寒暄了几句之后,乐乔挂了电话。

    且不提杨家那边如何,乐乔坐在季沉的大腿上,慵懒的抱着他的脖子,“二姐要被送到英国了,你说,这会和我有关系吗?”

    “你没听到爷爷说什么吗?把她送到英国是为了她的身体,也是为了让她更好的恢复,况且那边还有大姐照顾她,不用担心。”

    “可我感觉和我有关系。”

    “怎么会和你有关系呢?小笨蛋。”

    乐乔苦着一张脸,“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我在家的时候二姐就会发病,在二姐的眼里,我就是害她没了丈夫和儿子的,她是不会原谅我的,我在杨家根本没有立足之地!”

    “笨蛋。”季沉不忍心的劝解道:“那不是你的错,是她自己想太多,钻牛角尖。失去孩子对她的打击也不小,她没有时间来想通一些事情,所以只能暂时把一切的责任都推给别人,你不要这么想,难道海伦以前和你说的那些,你都忘了吗?”

    摇摇头,乐乔的手轻轻点了点季沉的胸口:“我当然没有忘,我只是……呕……呕!”

    乐乔突然一个忍不住,直接就要呕出来。

    她连忙从季沉的身上跳了下来。

    冲到洗手间,对着洗手池狂吐,可怎么吐都吐不出东西来,只是干呕而已。

    季沉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又给她倒热水,“乔乔你是怎么了?怎么会不舒服的?是不是感冒了,还是吃错东西了?”

    “季少将,拜托,现在可是夏末,我怎么会感冒?我只是……不舒服,总是想吐。”

    季沉的眼神变得亮了几分,“你说,你是不是……”

    “什么?”

    乐乔一边喝水漱口,一边不解的看着男人那副高深莫测,似乎很高兴,又似乎很忐忑紧张的样子。

    “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我得了什么大病了?”

    男人闻言,不由沉下脸来,伸手捏了捏乐乔的脸蛋儿,“不准胡说,你怎么可能会出事,我的意思是,你是不是……有了?”

    “有了?有什么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