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什么东西?”

    “只是一点吃的,爸爸,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

    “当然有事!”关承刚猛地站起身来,身上的怒气再也压抑不住,他怒道:“果凌,你是爸爸的大女儿,是关家的大小姐,现在关家只有你一个人了,厉珏死了,那么年轻就死了,整个关氏集团就靠你掌管,让你来保证集团的运转,你不能在这个时候分心去做别的事情,知道吗?”

    关果凌握紧拳头。

    对于关承刚这无情的话,她的心头泛起了一阵冷意。

    “爸爸,这是我的私人事情,我知道厉珏去的早,所以我会好好把关氏集团撑起来,爸爸也放心,不管我今后做什么事情,都会一心一意为了关氏集团付出,而不是眼看着集团的权力和股份被人夺走,还有,爸爸,我的年纪已经很大了,我想我不再是以前那个事事都要听从你的命令和吩咐的孩子了,我现在有自己的主见,我希望爸爸不要干涉我的私人事情!”

    “你……你还敢和我顶嘴?我不干涉你,难道任由你随便找个男人结婚吗?你是关家的大小姐,你的结婚对象,只能是帝都其他集团的公子或者领导人,不然的话,至少也要是个青年才俊!”

    “爸爸!”

    关果凌突然大声道,目光灼灼的看着关承刚,“这是我的事情,还有,我关果凌的眼光爸爸应该知道,我若是喜欢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一定是青年才俊!我和爸爸不一样,我不会喜欢一些心机深沉的人。”

    人过日子,就是要踏实,那种不用回到家里还要勾心斗角的踏实。

    “承刚,你听听大小姐这话是什么意思?她怎么能这么说呢?她这话不是意有所指,说我是心机深沉的人吗?”

    “果凌,你这话说的太过分了,现在给你文姨道歉!”

    如果是以前的话,关果凌或许会道歉,但文玉已经在自己的面前露出了她的野心,她想要得到关氏集团,就用她肚子里的那块肉?

    爸爸老了,可她关果凌还不老。

    “爸爸,我是不会道歉的,因为我说的是事实,如果以后她还要在这里住的话,那我搬走就是了。”

    “你搬走?你去哪里?”

    “我在外面有自己的房子。”关果凌说完,实在是不想看到文玉那副厌恶的嘴脸,“爸爸,明天我还要上班,先上去休息了,爸爸你也早点休息,注意身体。”

    关果凌拎着肖扬给自己的烤肉上了楼,关承刚被自己的女儿扔在楼下,不管不顾?

    这感觉……太难受了!

    “承刚,我就说大小姐是年纪大了,没有嫁人,心里各种着急的话就一定会乱发脾气的,你看看她现在,哪里还有什么关家大小姐的样子?你得好好为她筹谋一下才是,不然的话,她一直这个样子,万一在谈生意的时候出了错可怎么办?”

    “嗯,你说的对,今天晚上那个男人也是个不明身份的人,我得找人查清楚,另外,你好好去给果凌安排相亲吧,越快越好。看她这脾气,再不把她嫁出去的话,我真担心她以后会出什么事情来。”

    “好的,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大小姐失望的!”

    不愿意给她面子,那自己也别给她里子了。文玉冷哼道。

    关果凌在关家的情况,有点诡异。

    乐乔在季宅的日子,却是很顺遂。

    人不管是变好,还是变好,都和自己的一颗心有关。

    不管是什么时候,乐乔都能保持自己的一颗赤子之心,这才能克服那么多的困难,她懂得了苦难,所以更加知道珍惜。

    而曾经的陆煜寒又是那么一个温润的男子,善良,沉稳,大方,可后来却被执念所迷惑,做了那么多让人遗憾懊悔的事情。

    这就是命!

    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命运。

    都说命运各有不同,可最终命运的曲线会走到哪里,也要看手握命运的人所选择的方向。

    乐乔很早就知道这个道理,而她的老公季沉,更是一直都清楚这些。

    “季太太,要喝水吗?我去给你倒水。”

    季沉手轻轻揽着乐乔越来越粗的腰身,语气宠溺,眼神更是宠溺。

    “干嘛呢?两个爷爷都在外面呢。”

    “他们在下棋,没关系的。”季沉说着,轻轻亲了一下乐乔的脸颊,语气低沉魅惑:“我的新娘,要不要去试试定做的婚纱?”

    “嗯?上次不是已经试过了吗?”乐乔不解的看着季沉。

    “我的夫人,当然要穿最名贵的婚纱,要举办最盛大的婚礼。我已经让人从法国那边把heil大师亲手定制的婚纱拿回来了,还有你额头上要戴的后冠。”

    “你……你怎么那么浪费啊?只是结婚而已,何必弄得这么……”

    “不浪费!”季沉亲吻着乐乔的耳垂,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脖子上,痒痒的。

    “季沉,你别这样。”

    “好,我不这样,季太太,你要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子,也是我最爱的人,为你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况且一辈子就有这么一次,我们当然要隆重的举办了。”

    “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告诉我?”乐乔瞪着美眸,不解的看着男人,“还假装带我去选婚纱呢。”

    “就是怕你会拒绝我的心意,这才带你去选婚纱,况且连爸妈都说了,我这么做是对的,你是他们最喜欢的儿媳妇,我们只怕不够好,怎么还会怕浪费?你放心,heil大师亲手定制的婚纱一定比你那天在婚纱店试的那一套还要美丽。”

    “我……”乐乔的脸,微微红了,“你这算是惊喜吗?”

    “季太太以为呢?”

    “算是吧!”

    “还有戒指,是你设计的,莫失莫忘!走,我带你去看戒指去。”

    乐乔震撼了。

    “你把莫失莫忘买下了?”

    那莫失莫忘是她在回到江州之后给Wish珠宝设计的第一件作品,正是以自己和季沉经历了这么多磨难还能够坚守最初的情感,走到现在的灵感来设计的。

    因为要切割宝石,还有那宝石的材料不太够,所以暂时只能做出一枚戒指来,其余的都要等到三个月之后。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