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就在关果凌尴尬得不知道如何解释时,季沉突然开口了,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打消了关果凌心底的犹豫。

    “关大小姐很好。”

    很简单的一句话。

    乐乔也听出了季沉的弦外之意。

    如果说以前的关果凌是个盛气凌人的大小姐,强势果决的女强人,那么现在的她就是个经历丰富、心态平静的女人。

    她愿意接受关果凌的好。

    “谢谢大姐。”

    “嗯,走吧,我们先进去。”

    今日来参加关承刚和文玉的婚礼的人,都是江州有头有脸的人,对于季沉也是略有耳闻的。

    因季沉是军区的人,所以认识他的人不是很多,但听得很多。

    有人惊愕:“那不是第一军区的少将季沉吗?”

    “他怎么会来参加关总的婚礼?”

    这个时候,有人更加惊讶了,“那个长的英俊迷人,威压十足的男人就是江州第一少将吗?”

    也有人会解释:“他身边那位怀孕的美丽少妇以前是关家的女儿,不过后来证实是临城杨家的三小姐之后,便回到了杨家。但这位三小姐很记情义,这次关总结婚,她怀着孕也亲自来了。”

    知道内情的个别人也有点好奇,“她会来,还真是出乎意料呢。”

    想起关家那位张扬的独子好像就是为了乐乔死的,现在她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对关承刚来说,季沉和乐乔的身份,绝非是他可以比的,能够看到两人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他别提有多高兴了。

    “乐乔,季少将!”

    关承刚激动的过来打招呼,季沉的神色倒是淡淡的,乐乔轻轻捏了捏他的手心,感受到自己的小妻子的不悦,季沉不得不拿出笑容来:“恭喜关先生。”

    “恭喜关先生。”乐乔也甜甜的祝福道。

    “多谢多谢,没想到你们会抽时间来,真是太感谢了。”关承刚说着,看向乐乔的眼神变得莫名的有些古怪。

    想来,对乐乔他还是有点心结的。

    关果凌也知道,所以赶紧带着乐乔和季沉坐在了第一排的位置上。

    这教堂是江州最大最好的教堂,今天来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但能够坐在前面的人,还真是不多。

    “乐乔,你们在这里坐一会儿,马上就开始了。”

    乐乔好奇,“你要去哪里?”

    “我……去看看新娘子。”关果凌说这话的时候,眼神有些诡异。

    乐乔的心微微泛起不安的感觉来,等到关果凌走了,季沉才握住乐乔的手,道:“不用担心,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话吗?如果那个女人真的要斗,也斗不过关果凌,何况她肚子里的那个……还未必是关承刚的。”

    “我知道啊,但你为什么不直接把事情告诉关家呢?如果他们知道的话,就不会有今天的婚礼了。”

    “万一那孩子是关家的呢?”季沉低声说着,因他少将的身份,没有人敢靠近过来,加上他正在和自己的夫人说话,更加没人敢做电灯泡的程咬金了。

    季沉这话说的很有道理。

    如果孩子是关家的,如果文玉真的一心想要和关承刚过日子,他们夫妻俩总不能棒打鸳鸯吧。

    可是一想到季沉调查出来的关于文玉的那些事情,乐乔的心里总是觉得不舒服。

    “季太太,我知道你的担心,但你真的不用如此,关果凌那么强势聪慧的女人,怎么会让文玉欺负呢?好了,咱们参加完婚礼还要回去吃饭呢。”

    乐乔点点头,“好!”

    她现在怀孕呢,是两个人不是一个人了,不能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况且季沉说的对,关果凌在自己的心里一直都是个厉害强势的大姐,她连关氏集团都能撑起来,还能收拾不住一个文玉?

    新娘的休息室。

    关果凌进去时,文玉已经打扮好了,她今天穿着洁白的婚纱,虽然肚子明显看的出来怀孕,但还算是个不错的女人。

    至少看起来是美丽,温婉的。

    关果凌心中冷笑:若是没有一点本事,又怎么能让自己的父亲死心塌地的喜欢呢?

    “哟,大小姐来了?”

    “嗯,你们先出去吧,我有点事情要和新娘说。”

    两个负责照顾文玉的女人出去了。

    “怎么,大小姐故意把人支开,莫非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要说?”

    关果凌走过去,伸出右手,文玉吓得后退了两步,“你、你干什么?”

    “你怕什么?我只是想要给你整理一下婚纱而已。”

    “整理婚纱?哈哈哈,关果凌,你少骗人了,你这是要给我整理婚纱吗?你不会是反悔了,不想让我嫁给你父亲,所以来这里对付我的吧?”

    关果凌凑到文玉的耳畔,语气森寒,妩媚:“你放心,我若是想要对付你的话,随时都可以。我来,只是想要提醒你,一会儿你就是我父亲的妻子了,你是关太太,注意你的言行举止,若是被我抓到了小辫子的话,我可不会轻易放过的。”

    “我、我有什么小辫子?哼!”

    “没有最好。”关果凌站直了身体,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吊带纱裙,看起来比年龄还要小,还要青春,和文玉比起来,简直就是碾压性的胜利。

    文玉最厌恶的,就是长得比自己好看,比自己年轻的女人!

    “好好保护好你肚子里的这块肉,她可是你将来搬倒我的底牌!”

    “你——”

    文玉气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

    外面的司仪走了进来,“关大小姐,关太太,可以开始婚礼仪式了。”

    “好的,我们这就来。”

    “走吧,未来的……关太太。”

    季沉和乐乔参加完教堂的宣誓仪式就离开了。

    坐在副驾驶上,乐乔的心里还是有些不安,“季沉,你还是让人时刻注意一下文玉的一举一动吧,我担心她做出对关家不利的事情来。”

    开车的季沉无奈的看着她,眼底满是宠爱:“好,都听你的!”

    都已经离开关家那么久了,为什么还是这么担心关家的人呢?

    那关果凌又不是泥捏的,当初欺负她的时候那么厉害,难不成还会被一个文玉打倒?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