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491章 看着他们恩爱到老,做梦!
    “这种药是禁品,所以一般人是拿不到的,是吗?”

    医生沉吟片刻,点头道:“是的,除非是在特殊情况,医院才会使用这种药,一般都会有记录的。”

    “好的,我知道了,多谢医生救了我的妻儿,多谢!”

    “没事,这是医生的天职,好了,你可以去看看你的妻子了,她现在虽然昏迷着,但已经脱离危险了。”

    “好,多谢医生!”

    叶子阳也要跟着季沉去看看乐乔,走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的小女朋友没有跟着过来,于是又折了回去。

    看到秦晓晓还在手术室门口发呆,他跑过去,疑惑的看着她,“晓晓你怎么了?是不是被吓着了,没事的,师娘现在已经没事了。走吧,我们去看看师娘去。”

    他说着就要拉着秦晓晓一起去,秦晓晓突然挣开了他的手:“不,我不去了,我……我有点不舒服,我要回家了,我要回家了!”

    她胆子很小,被吓到也是正常的,但她不愿意去看乐乔,这让叶子阳有些不解了。

    她不是最担心师娘的吗?为什么不去看?

    “你放开我。我要回家!”

    “等等,你一个人回去我也不放心,我送你回去!”叶子阳犹豫了片刻,给季沉发了个短信,就送秦晓晓回秦家。

    因有叶子阳在身边,秦晓晓无法给秦思思打电话,只得把所有的疑问都带回家。

    回到家的时候还是没有看到秦思思,佣人说她还没有回来,她给秦思思打电话,秦思思也不愿意接。

    医院。

    季沉握着乐乔的手,一直坐在床边。

    期间,他已经让方圆调出了今夜晚宴的全部监控,尤其是乐乔出事前的半个小时之间。

    这强性堕胎药发作的时间很短,在半个小时之内,一定找得到线索。

    方圆一边给季沉和乐乔的离开打圆场,一边去调查这件事情,都把自己怀孕的小辣椒给忘了。

    好在已经很晚了,季沉和乐乔都回季宅的事情,大家也都能理解,毕竟乐乔现在是怀着孕的。

    军区的兄弟们都是聪明人,季沉突然离开,突然说回季宅,他们都意识到了今夜发生了什么连季沉都要好好处理的大问题,于是纷纷约了下次喝酒的时间,都回去了。

    很晚了,只有方圆还带着几个人在忙。

    程落蝶给医院去了电话,知道乐乔没事之后放心了很多。

    找到还在监控室的方圆,程落蝶叫道:“方圆,我们什么时候回家?”

    “呀,你还没回去?小辣椒不好意思啊,我都忘记你还在这里了,我这就派人送你回去,我还要再看看记录,我……”

    “这么多的记录,你要看到什么时候才看完?”程落蝶无奈道,“你其实只需要注意一下秦家的人就行了。”

    “秦家?”方圆皱眉,不解,“为什么只要注意秦家就行了?等等,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乐乔已经没事了,但程落蝶还是很生气,乐乔对秦晓晓那么好,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你不说话就是默认了,你告诉我,嫂子出事,是不是和秦家有关?”

    “我、算了,等乐乔醒了,让季少问问她不就是了?我答应了她不能说的,这监控记录你可以先拷贝回去,慢慢再查。如果你继续留在这里的话,会让有心人察觉不对劲的,对季沉和乐乔也不好!”

    程落蝶的话说的有点道理,方圆很快就拷贝好监控记录,然后和程落蝶一起回去了。

    半夜的时候,医院还是一片宁静。

    一个身影出现在病房外。

    站了许久,才离去。

    在离去之前,她特意去一个熟悉的医生那里问了乐乔的情况,得知乐乔怀的是双胞胎,并且双胞胎还保住了,她的一口银牙几乎都要咬碎。

    咬着牙,她怒道:“杨乐乔,这次算你运气好,但是……还没结束呢,你给我等着!”

    半夜的时候,秦思思终于回到了秦家。

    秦晓晓一直在等她回来,她的卧室门是开着的,和秦思思正好是对面,看到那道身影,秦晓晓立即打开门跑出去。

    家里的人都已经睡了,她不敢大声说话,生怕吵醒了自己的父母。

    “姐。”

    秦思思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一转身,看到一脸难看的秦晓晓。

    那双红肿的眼睛显然是哭了很久。

    是为了杨乐乔吗?

    她冷冷勾唇,“进来说吧。”

    说着,兀自进了自己的卧室。

    秦晓晓犹豫一瞬,赶紧跟了进去。

    “姐,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不是说,那是吃了昏迷的药吗?为什么是……是堕胎药?”

    秦晓晓在听到医生说乐乔喝了堕胎药的时候,直接吓得六神无主了。

    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姐姐会欺骗自己,让她去害人。

    秦思思当着秦晓晓的面,慢条斯理的换了睡裙,坐在自己的床上,手中把玩着手机,慵懒道:“我不记得我给过你什么药,晓晓,虽然爸妈喜欢你,但你也不能这么无缘无故的来指责我吧?”

    “姐,你说什么?你怎么会不知道,在师父和师娘结婚的草地别墅里,你给我的……”

    “闭嘴!”

    秦思思站起身来,伸出纤细的手指,指着秦晓晓,“我今天没有去过什么草地别墅,杨乐乔和季沉哥哥结婚,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我告诉你,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如果你再胡说八道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被秦思思这么已经吼,秦晓晓也明白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思思,嘴唇颤抖着,“所以、你、你是故意找我帮忙,利用我给师娘下药,想要害了师娘和她的孩子?”

    “秦思思!”秦晓晓第一次如此失望决绝的称呼秦思思的名字,“你怎么可以这么狠毒?”

    “我狠毒?哈哈哈哈,如果我不狠毒的话,难道要让我一辈子看着他们恩爱到老,而我自己怀抱着仇恨和不甘孤单一辈子吗?”

    她顿了顿,重新坐在床上,靠着自己的靠枕,懒洋洋道:“秦晓晓,我告诉你,那都是在做梦!我是不会放过杨乐乔的,至于你说的什么药,我不知道,这次杨乐乔运气好,没有死,她的孽种也保住了,但是下一次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