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摔下去的他不可置信的仰头看着这个如神一般出现的男人,疑惑不解的问道:“师、师父,你、你怎么在这里?”

    挑眉,冷睨着他,“你觉得我怎么会在这里?我问你,你昨天晚上明明知道秦朗给你的酒中有东西,为什么还要喝?”

    叶子阳的眼神陡然凝固起来,脸色也变得惨白,“师父,您都知道了?”

    “哼,如果不是我到得早的话,你现在已经成为新闻的头条了,难道你想让外界的人以为我们军区的军人都是那般德行?”

    “师父,我、我不是故意的!”

    “给我起来,没出息的东西。”他冷冷道,“我问你,你和秦晓晓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她要这么对付你?”

    昨天晚上他忘了问叶子青了。

    叶子阳闻言,慢慢爬起来,耷拉着脑袋站在季沉面前,“师父,她想让我求你放过秦家,秦朗知道当初我救了你的事情,所以想让我……”

    “那只老狐狸,打的真是一手的好算盘,这么说,他是打算强行让你成为他的女婿,这样的话,你就算是不帮,他也能逼你就范了。”季沉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神色莫名的冷厉,“你和秦晓晓的事情,就这么算了。”

    “师父、你这是什么意思?”

    季沉转过身,一边往外面走去,一边道:“秦晓晓不是你的良配。”

    这话说完,他已经离开。

    叶子阳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愣住了。

    刚刚师父说,秦晓晓不是他的良配?

    难道,连师父也觉得,自己被秦晓晓算计,是她真的愿意放弃自己的表现吗?

    季沉来到医院。

    今天是接自己的老婆大人乐乔回家的日子。

    她在医院也呆腻了,正好可以回家,回家是大事,他当然要亲自来接她了。

    季沉带着几个士兵来到医院的时候,医院里的护士和医生都纷纷让开路来。

    大家谁不知道,这是江州第一少将,季沉?

    谁不知道,在医院里的那位是他的娇妻,杨家三小姐,杨乐乔。

    这位少将大人平日里是一副凛然冰冷的样子,可在他的娇妻面前,却是那绕指柔。

    “嫂子,麻烦你帮我把这个放进去。”乐乔在里面和童心虞一起收拾东西,季沉一推门进去,看到她正在叠衣服,立即大步走过去把她手中的东西抢过来,“乔乔,这种事情你放着让我来就是了,何必亲自动手?”

    童心虞好整以暇的看好戏。

    “我哪有那么娇贵了,不过就是叠个衣服而已,又不是做什么剧烈运动,你也太紧张了吧?”

    “总之,你现在是我的宝贝,是我们家的国宝级保护对象,你什么都不干,只要好好吃,好好睡,就可以了。”

    季沉说着,已经伸手强行扶着乐乔去坐在那边的沙发上,又给她倒了一杯温水,“老婆大人坐好,我去收拾就好。”

    乐乔手中端着杯子,有些惊诧的看着季沉。

    他很疼爱自己是没错,把自己当做掌心的宝贝对待也没错,但为什么和他身上的军装有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季沉是个很英俊的男人,笔挺的军装更是衬出他的英气和凛然气势,他现在小心翼翼在给自己叠衣服,那动作轻柔得像是在碰触水一样。

    “百炼钢,也能给他炼成绕指柔,乐乔,你找的这个男人真是不错。”有了季沉的帮忙,童心虞干脆不做了,直接寻了个地方坐下,调侃季沉。

    季沉沉默了一会儿,“我听说杨天辰整理内务是一把手,想来在家里的时候,也是他在整理?”

    童心虞闻言,嘴角一抽,“季沉你可真是小气,我只是感慨一下你的变化罢了。”

    “哼!”

    乐乔耸耸肩,冲童心虞无奈的笑了,“他就是这个样子,嫂子你别在意,不过……在家的时候,真的是我大哥整理内务吗?”

    她好奇的眨巴着眼睛,盯着童心虞。

    童心虞想起自己和杨天辰住在一起的日子,脸蛋不自觉的红了。

    “三妹,你跟着季沉在一起之后都变坏了。”

    “乔乔是近朱者赤。”季沉把行李箱的拉链拉好之后,叫了两个士兵进来。

    士兵很利落的把行李箱和其余的一些东西都打包带走。

    季沉走到乐乔面前,“走吧,季太太,我们回家。”

    弯起眉眼,乐乔伸出手,还以为季沉是要扶着自己出去,谁知道他太夸张,直接把自己给横抱起来。

    “喂,你干嘛呢,这里可是医院,外面好多人的,还是我自己走吧。”乐乔轻轻拍了一下季沉的肩膀,严肃道。

    季沉很是淡然的看着她,“老婆大人你别闹,现在你可是三个人,走路太危险!”

    “季沉,你放下我,我哪有那么矫情,我……喂……”

    季沉觉得和她商量着实是一件浪费时间的事情,干脆抱着她出去了。

    童心虞优哉游哉的拎着包,跟在季沉的身后,欣赏着周围医生和护士、病人的羡慕神色。

    乐乔害羞的把脑袋埋进了男人的胸膛,听着他胸膛的稳健心跳声,她的脸蛋更红了……

    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宾利房车里,季沉抬脚坐了进去。

    童心虞也急急跟来,“我也要去。”

    季沉皱眉,“我们是回山水别苑,你去吗?”

    “当然去,我可以去帮忙啊,你一个大男人,难不成一直收拾家里,把三妹晾在一边?”

    季沉闻言,觉得童心虞说的算有道理,点头对前面副座的士兵道:“陈二,你先回军区。”

    “是,少将。”

    陈二下车后,童心虞迅速坐了上去。

    “奇怪,只要你在后面给我腾出一个位置就行了,何必让那个人回去呢?”

    童心虞嘀咕了这么一句,季沉却无比严肃的回答她:“我不希望你打扰我和乔乔!”

    言外之意,后面只能坐他和他的老婆。

    童心虞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

    乐乔歪着脑袋,看向窗外,很不厚道的笑了。

    季沉扳过她的脑袋,定定看着她的眼,“笑什么呢,嗯?”

    乐乔怕童心虞会生气,于是转移话题,“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这黑眼圈好明显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