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23章 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季沉
    文玉的话还没有说爽,就被关果凌疾步走过来,狠狠给了一耳光。

    她不可置信的歪着脑袋,死死盯着关果凌,这个贱人怎么敢打自己?她只是一个女儿罢了,她可是关家的夫人!关太太!

    “我警告你,如果你再敢说半句侮辱肖扬的话,我就杀了你!”关果凌脸色苍白,神色狰狞,眼中……更是杀气腾腾。

    此时的关果凌对文玉来说,像是一个前来索命的女鬼,浑身上下一点活气都没有。

    “你、你敢威胁我?”

    关果凌冷冷看着她,这目光比寒冰还要凛冽,“你可以试试。”

    她转身上了楼,文玉站在原地,半晌,才打了个寒颤。

    “这个小贱人,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厉害了?”

    这气势,刚刚她差点儿被这小贱人给吓死。

    难不成那个穷鬼的死让她变了个人?

    还敢说要杀了自己,看看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关果凌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个时候她若是搬出去的话,文玉还不知道要在家里闹出什么浪花来。

    她得留下来,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抬手,轻轻抚摸着小腹,尽管什么都看不出来,她甚至感受不出来,可她还是期待着这个小生命。

    “肖扬,你相信我,我除了会好好保护我们的孩子,我还会把整个关家都撑起来,我绝不会让那个女人得逞的,她敢这么侮辱你,我就让她后悔一辈子!”

    关果凌的目光,变得凛冽又残酷。

    此时的她,就像关厉珏刚死的时候,浑身上下都是以怨气和恨意作为支撑的力量,只是这恨意之中,又带着几分情义。

    矛盾,又复杂!

    乐乔和季沉回到季宅之后,和季闻说了一下关家的事情,又说了肖扬的事,季闻感慨道:“倒是可惜了。”

    乐乔也很赞同的点点头。

    正好碰到方圆来季宅,季沉被方圆叫了出去,好像是要说什么秘密。

    在乐乔看来,方圆的秘密都是八卦,果不其然……

    她去听了一把墙角。

    “季少你知道么,你那个小徒弟好像和秦家的小姑娘给断了个干净。你还记得不,就是那个和秦思思长得一模一样的秦晓晓。”

    这事儿,季沉是早就知道的。

    他挑眉,不可置否,“你如何知道的?”

    “当然是听说的了,你把秦朗和秦晓晓都放回去,似乎还和秦家老爷子谈了一个交易,到底是什么?为什么秦家现在对你那么客气,秦朗也不再敢计较什么?是了,秦家的股价已经回升了,这事儿你知道吗?”

    乐乔翻了个白眼。

    秦家的股份有一半都在自己和季沉的手里,季沉已然决定放秦家一马,秦家的股价当然要回升,不然亏的可是自己等人。

    “知道,都过去了!”

    “可我还不知道呢,为什么会这样?按理说,秦家吃了这么大的亏,就算是怕你,也不至于对你……”

    类似于毕恭毕敬了。

    季沉淡淡扫了一眼方圆,“我听说程落蝶最近想吃美国的大樱桃,你去弄这东西的时候,给我再弄两份。”

    “为什么要两份?难道嫂子一个人就要吃两个人的分量?”

    方圆的注意力,成功被季沉转移。

    “话多。”

    “季少你等等,咱俩好歹是兄弟,你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收手了?”

    季沉停小脚步,“很简单,秦家一半的股份在我的手里,另外,秦家已经没落成为二流家族,经济命脉也在我的手中,他们不敢乱来。秦思思我是不会放过的,秦家的人,算是给他们一个教训好了。”

    “什么?秦家的股份怎么会在你的手里?难道之前秦家股价大跌的时候,是你在暗中买下了秦家大量分散的股份?”

    “不是我!”

    “不是你,那还能是谁?难不成还有比你狡猾机智的人,这人也和秦家有大仇吗?”

    “杨天辰!”

    方圆彻底焉了。

    “你们一个两个的,都不是人啊,都是变态!”

    怎么能想出那么狠的办法?

    真是佩服,佩服!

    所以,以后坚决不能得罪季沉,也不能得罪杨天辰,更加不能得罪的,是两人手中的宝——乐乔!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方圆对乐乔也越发的好了,什么时候都是笑容满面的,给她弄美国大樱桃的时候可热心了。

    是夜。

    关果凌打了文玉的事情,被文玉添油加醋的告诉了关承刚。

    关承刚冲到关果凌的卧室门口,要给关果凌一个教训。

    可当关果凌打开门时,关承刚彻底没了怒气,人心到底是肉做的,何况这是自己的女儿,她这虚弱苍白的脸庞,双眼无神的难过,他哪里还骂的出口?

    说了两句关心的话之后,他默默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文玉见他那么快就回来,不由生起气来。

    “关承刚,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女儿打了我一耳光,伤的不只是我的身体,还有我的脸面和自尊,你怎么可以不管?”

    “如果你不给我讨回一个公道的话,那我们离婚好了!”

    “你别闹了,果凌今天的状态不对,如果不是你主动说她的话,她应该也不会动手的。我还算是了解她的性子。”关承刚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

    坐在床上的文玉脸色狰狞,怒道:“难道在你的眼里,我就是那种不懂得顾全亲情,只会惹人发怒动手的无知妇女?关承刚,你会不会太过分了一点?”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就是这个意思,好,我是后来的人,我不配让你给我讨回公道,我这就走,我这就离开这个地方,免得惹你们父女的厌恶!”

    见文玉是真的要走,关承刚赶紧拉住了她,“你这说的又是什么话,好好好,算我错了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再也不说这样的话了,我明天……对,明天就去给你讨回公道,可好?来来来,别哭了,这脸蛋都红了,我去给你找药膏擦一擦。”

    “你说的,明天给我讨回公道,不然的话,我可真的带着你儿子走了!”她说着,还故意把自己隆起的肚子往前挺了一下。

    关承刚哪里舍得自己老来的儿子离开,当即点头:“好好好,都依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