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24章 暗箭难防,小心为妙
    翌日,还不等关承刚吃了早餐,等关果凌下楼,然后给文玉讨回公道,关家就迎来了两个十分重要的贵客。

    乐乔再次走到关家的别墅,心情很是平和,只是……还是会想起一些关于关厉珏和自己童年时候的事情。

    但想起这些,她已然能够平静的面对了。

    “季少将,季太太,你们怎么来了?”关承刚亲自出来迎接,脸上堆着虚伪的假笑和讨好的迎合。

    季沉满不在意关承刚的讨好,只是小心翼翼的扶着乐乔,像是最珍贵的宝贝一样,他温声道:“乔乔,累不累?”

    乐乔轻轻捏了一下他的手臂,严肃道:“我们这是来看大姐的,你别这样。我很好!”

    季沉知道她是让自己给关承刚一点面子,于是道:“关先生,我们去来看看关果凌的,听说她的心情不是很好,我们的朋友肖扬昨天牺牲了,我们来看看她!”

    “肖扬他……死了?”

    关承刚故作震惊。

    季沉眯起眸,淡淡道:“是啊,关先生不知道吗?”

    “这……我还真是不知道,如果不是你们来,我都不知道肖扬已经……难怪果凌的状态不是很好,原来是因为这件事情。”

    虚与委蛇,是关承刚最大的本事。

    “季沉,你和关先生在这里聊吧,我去楼上看看大姐如何了,好吗?”乐乔望向季沉,得到他的同意之后,对关承刚道,“关先生,我可以上去吗?”

    “当然可以,季太太不要这么客气。”

    虽然乐乔以前是关承刚的女儿,但关承刚自知自己和乐乔没什么感情,如今乐乔是杨家三小姐,是季沉的少将夫人,他当然要讨好的对待。

    “多谢。”

    季沉和关承刚坐在下面说话,文玉早在看到季沉和乐乔的时候就回到了楼上。

    乐乔去敲关果凌的卧室门时,文玉就在那边看着。

    她的眼神中,包含着浓烈的冷意和刺骨的寒意。

    这个该死的杨乐乔,真是多管闲事,每次都是因为她。

    如果不是她的话,自己也不用那么忌惮关果凌,关承刚更加不会临时改变主意。

    乐乔进去后,目光,微微深邃了几分。

    她不是不知道文玉在暗中窥探自己,只是懒得与这样的小人计较罢了。

    “大姐,你怎么样了?”

    关果凌示意乐乔坐在床上,语气虚弱道:“我还能怎么样?我只希望我能够早一点恢复过来,在肖扬出殡的那天,去看他,去实现我和他之间的承诺。”

    “什么承诺?”

    “结婚。我还是要和他结婚的,哪怕他已经……”

    乐乔不可置信的看着关果凌,还以为她是疯了。

    关果凌知道乐乔的心里在想什么,她道:“乐乔,你换一个角度想想,如果是你的话,你会这么做吗?我一定要让我的孩子有爸爸,而且,这个爸爸只能是肖扬!”

    “我想,我知道了!”

    也就是说,关果凌以后不会再结婚,不会再嫁给任何男人。

    “你也知道,关家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其实文玉我是真的没有放在眼里,但是爸爸已经被这个女人给迷住了,有时候连我也无法改变爸爸的执拗,我真是……有些筋疲力尽!”

    “那你就搬出去住好了,眼不见为净,但是关氏集团的大权还是在你的手里,就算你父亲想要交给那个女人,他也没办法,不是吗?”

    “你说的当然是最好的办法,我也很想眼不见为净,但是这个女人的手段实在是太多了,我担心她对爸爸不利。”

    “我是看出来了,那个女人的心机很是深沉,不管做什么都十分的谨慎,你父亲对她……似乎很是宠爱!”

    “是啊,尤其她的肚子里还有一块肉,听说是个儿子,我爸爸当初失去厉珏的时候一瞬间老了十多岁,他一直都想要个儿子,这一次和文玉虽然是意外,可文玉怀孕了,还是个儿子,我爸爸当然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就差把文玉当做女王来对待了。”

    眼神,微微闪烁了几下,“如果这个孩子不是你们关家的呢?”

    关果凌闻言,还以为自己是听错了。

    “你说什么呢,这个孩子怎么可能不是关家的?”

    “难道你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文玉只和你爸爸在一起过,怀的这个孩子一定是关家的孩子?”乐乔挑眉,目光深邃的看着她,见她眼中露出犹豫之色,她继续道:“我之前让季沉帮忙查过这个文玉的底细,其实她的私生活并不是很干净,你也说了,她是为了关氏集团的股权来的,也就是说,她对你父亲并不是真心的,她的孩子……也有可能不是关家的,不是吗?”

    如果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男人真心,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定然是这个男人的。

    可若不是呢?若只是为了钱财和权力这样的俗物而来呢?

    这个孩子,会不会只是一颗棋子,只是这个计策里最大的王牌?

    “我在部队里的时候学过兵法,这个女人的手段,可能还不止这些,也许她想要的更多。所以,我不得不提醒你,若是她起了坏心思,要害你或者你的孩子,你是挡也挡不住的,你也知道,有时候女人的心思和手段可比男人狠辣多了。”

    正如她在新婚之夜遭受到秦思思的算计一样。

    关果凌以前也不是没有偏执过,也不是没有想过害人的计策,虽然她没有秦思思或者文玉那么狠辣,但她也是知道这些豪门的深水到底有多骇人的。

    她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握住乐乔的手,“乐乔,谢谢你的提醒,真的!看来我的确是不能以平常之心去对待这个女人了。”

    若是只有她一人的话,她大可不必担心文玉对自己做什么,可现在她有了孩子。

    如果文玉知道她也怀了孩子,这个孩子也是关家的血脉,那么她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嗯,我知道你可以处理的很好,我其实只是担心你因为肖扬的事情伤心过度。”

    “我当然伤心,但我会坚强。”她沉下眸,突然道,“等到文玉生产的时候,我或许……还需要你和季沉的帮忙。”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