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关承刚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你刚说什么?”

    “以后叫我乐乔就好。”她弯起嘴角,神色坦然,“我也叫您关叔叔。”

    这样的话,应该就不那么见外了。

    她也不想和关承刚见外。

    关家当年对不起她,但也养育了她,还有关厉珏的这一条人命,她对关家始终是狠不下心的。

    “好,乐乔。”关承刚激动了半晌,才得到了季沉的点头示意之后,终于感慨的叫了乐乔的名字。

    又和关承刚说了几句话,乐乔和季沉才离开。

    回去的路上,是季沉开车,依旧是那辆经过改装的军用吉普,乐乔依旧是坐在副驾驶。

    “老公,你猜猜那个文玉对我说了什么?”乐乔坐在车上,目光调皮的看着开车的男人。

    男人的侧脸,十分俊美,立体的轮廓衬出他整个人的冷硬气质来。

    闻言,他斜挑着眉,“哦?那个女人说了什么?”

    乐乔学着文玉的口气,把她说的话给说了一遍。

    握着方向盘的那双大手紧了紧,吐出森寒狂冷的话:“不知死活!”

    对于那些心怀恶意,有任何想要伤害自己妻儿的想法的人,季沉这四个字,算是表达了他的决心。

    若那些人敢不知好歹的动手,他就让他们尝尝什么是真正的不知死活!

    真当他这个少将是泥捏的,摆着好看的不成?

    乐乔的眼底晕起了好看的笑意,她呵呵笑着,像是一个未经世事的女孩儿般,眸底流光溢彩的光芒是那么的纯净,真切。

    如果不是后面的车子在按喇叭催促的话,季沉大约还要顶着自己的小妻子多看一会儿。

    关果凌和肖扬的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至于之后的关果凌要如何对付文玉,那就是后话了。

    在乐乔好好养胎的这段时间,海伦也离开了。

    参加完乐乔的婚礼就回了英国,似乎挺急切的。

    乐乔初初觉得她是为了逃避莫北霆,季沉分析了一波,也认为如此。

    只有海伦自己知道,她不是逃回了英国,而是被那个叫做莫北霆的霸道男人给带到英国的。

    英国的一个海岛上,风微微吹拂着站在沙滩上的女人的金色长发,这温暖又安静的地方,还真是个人间天堂。

    不过对于被囚禁在这里的海伦来说,这是个地狱。

    是个人间地狱。

    她没穿鞋子,穿着一身浅黄色的吊带长裙,金色的头发被吹的舞动着,一双蓝眸里,映出那无边的海岸线……

    重重的叹了口气!

    “什么时候才能离开呢?我堂堂一个贵族的千金,竟然被人给绑架了,囚禁了?想想都觉得憋屈!”

    她自言自语着,狠狠踩着地上松软的沙子,在她的眼里,这沙子就是莫北霆,她要狠狠的出气才是。

    “啊……”

    对着大海,她不顾形象的大喊着。

    在小岛另一边,一架直升机降落。

    直升机上,走下来一个高大的身影,那身影如同从云端降落的神,神秘而又高贵。

    “人呢?”

    “回莫先生,海伦小姐在海边散步。”

    “散步?她的心情看来不错。”

    莫繁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没敢说话。

    海伦小姐的心情不错吗?好像……不是的。

    都已经砸了好多名贵古董了。

    走的累了,海伦干脆坐在了打伞下面的躺椅上,任由海风吹着自己……

    戴着墨镜,闭上眼睛,她一心思考着如何逃离这个孤岛。

    总不能一直被莫北霆囚禁下去吧?

    她可不是那个男人的禁裔。

    正想着,鼻尖突然多了一道呼吸,这呼吸沉沉的,重重的,还有点温热的感觉。

    猛地睁开眼,墨镜中,那张俊脸还是和之前一样的俊美妖异,一样的邪肆黑暗。

    她蓦然坐起身来,“你怎么来了?”

    这质问,像是莫北霆不该来这里一样。

    莫北霆眯起眼睛,神色淡淡的看着她,“怎么,不欢迎我?”

    “哈哈哈……你这话问的真是愚蠢,难道我该欢迎你吗?一个把我绑架,囚禁起来的男人?我又不是脑子坏掉了。”

    “你的中文讲得不错。诚然,你的脑子没有坏掉。”扯着嘴角,莫北霆大手一揽,海伦的身体突然一晃,直接晃到了他的怀里。

    “放开我!”

    她挣扎不下,干脆一把抱住莫北霆的脖子,“莫北霆,你带我出去走走好不好?”

    “变得这么快,有诈!”

    男人很肯定的语气,很深邃的目光,锁定着她的眼。

    海伦眼神闪烁了几下,“是啊是啊,就是有诈,你敢吗?我就是想出去走走,我还想逃走,不瞒你说,我一点也不想待在这里,我不自由,也不快乐,莫北霆,你为什么要囚禁我呢?我到现在都没有想通。”

    “没有想通,就继续想!”男人很霸道的说道。

    海伦咬着牙,怒了。

    “你别忘了我的身份,你把我囚禁在这里,只要我发一个讯息回去,我的家族很快就会来找我!”

    “唔,你有这个本事,但是……你会吗?”

    她是个尤其爱面子的女人,肯定不会让人知道她被囚禁了。

    尤其囚禁她的这个男人,她的感觉似乎很不对劲。

    是的,在他出差的这一个星期中,她一边想着逃走,但一边……却又会无端的思念他。

    她到底是想留在这里,还是真的想走?

    连她自己都弄不清楚了。

    “你都已经囚禁我两个月了,难道还不够吗?莫北霆,你到底是什么人?”

    为什么这个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

    难道说,连季沉也看走眼了?

    她忘了,季沉和她说过,莫北霆是个黑白通吃的人,一般这样的人,都会有那么几件别人不知道的事情,几个别人不清楚的底细和王牌。

    “我是个想要你的人。”莫北霆的眼神,莫名的炙热起来,抱紧怀里惹火的娇躯,他的大手如同在点火一样,在她光滑的肌肤上缓缓抚摸着……

    从脖子,游移到锁骨,然后是裙子里面的春光……

    整个沙滩,只有他们两人。

    在莫北霆每一次回来之后,整个岛上的人都不敢乱走,生怕会闯入自家先生和海伦小姐的私人空间。

    “莫北霆,你别这样……”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