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28章 方圆的女儿,方庭庭
    海伦的手平放在他的胸膛上,对上男人那高深莫测的眼神,她的心里越发的不安起来。

    尽管是趴在他身上的,尽管两人此时都没有穿衣服,尽管他们的姿势如此尴尬暧昧,但海伦还是保持着冷静和镇定,质问道:“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男人勾唇,邪魅一笑:“结婚的把戏,你信吗?”

    “你……”

    见她气的脸都红透了,话也说不出来,莫北霆也不再瞒着她,直接道:“我要和你结婚,可我家里的人不允许,所以我必须让你怀孕,如果你怀孕,我们就能名正言顺的结婚!”

    “为什么要怀孕?难不成你们家族还很看重血脉的延续不成?”

    莫北霆深深看着她,“是!”

    海伦本来只是随口一说,谁知男人竟这么认真的点头。

    她一时语塞。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要问,但我现在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莫北霆从未有过这样凝重的眼神,对着她。

    “什么、问题?”

    “你愿意嫁给我吗?”

    男人的心跳,噗通噗通的,沉稳有力的跳动着。

    海伦的手心能够感受到他滚烫的皮肤下那颗更加滚烫的心……她犹豫了。

    明明被囚禁,明明要离开,为什么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

    男人的目光,让她无法拒绝。

    他眼底的认真和深情,也让她……无法拒绝。

    “为什么是我?”

    她问。

    “因为我爱你,爱了你十六年!”

    ——因为我爱你,爱了你十六年!

    十六年?

    海伦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不敢相信,“你、你胡说,你怎么可能爱了我十六年,你多大了,我多大了,怎么可能……”

    “还记得你九岁那年,也是住在一座城堡中,那城堡里有一片花海……”

    这个记忆,是海伦心中的秘密。

    此时,被莫北霆这般严肃的说出来,她的心头一下子紧缩起来。

    “你、你是当时的那个小男孩儿?”

    她震撼,惊愕,狂喜,也不敢相信……

    “对,我爱了你十六年!”他一字一句道,大手越发的用力起来,让她的身体更加熨帖的趴在他的身上。

    “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又问。

    海伦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到底是喜悦,还是激动,或者是迟迟等不到的难过?

    身体僵硬着,她没有回答莫北霆。

    莫北霆的眼神一寒,翻身把她压在自己的身下,“如果你不同意的话……那我们就就一直做下去,做到你同意为止。”

    他话落,大手再一次不规矩起来,海伦的敏感都被他全部掌控,此时她就是那砧板上的肉,任由他宰割了。

    这一做,就从太阳下山,一直做到月亮升起……

    房间里的空气是那么的炙热,在这种高热又迷离的气息下,海伦被莫北霆诱惑着点了头,一整夜,她都是迷迷糊糊的,整个人沉沦在情欲的海洋之中,再也无法超脱出来。

    翌日。

    清晨,金色的暖阳照射入房间中,房间中的两道身躯紧紧纠缠着……

    男人最后低吼一声,抱着女人一起到达了极限的顶端。

    良久,男人才抚摸着女人的锁骨,轻轻道:“昨天晚上的话可要记住了,好好和我在一起,好好做我的女人,怀孕,结婚!”

    这是他昨夜就与她达成的共识,只是她那时候迷迷糊糊的,什么都弄不清楚而已。

    海伦闻言,眸色微微一暗。

    “随便你吧,都听你的。”

    她这随便的口气,让莫北霆抓不准,她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思。

    是不是过去十六年之后,她已经忘了自己,再也不愿和自己在一起?

    他并不知道,海伦想的,还是十六年前的那个他,也是现在的他,只是她现在无法接受莫北霆欺骗自己而已。

    “莫北霆,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她突然说道。

    从昨天到现在,中途就吃了一顿东西,喝了点水……

    莫北霆心疼的抚摸着她的脸蛋,“好,等我!”

    等他去安排厨师做好东西,也端了早点上来,看到床上的人儿已经不见了踪影,手中的东西一扔,“海伦?”

    找遍了整个岛,都没有找到海伦。

    “先生,刚刚查到,有一艘轮船从这里经过。”

    “该死,她一定已经离开了,立即出岛,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找到她!”

    乐乔的肚子,已经有六个多月了,因是双胞胎的缘故,肚子越来越大,她的脚也开始肿了起来,整个人都胖了两三圈。

    爱妻成瘾的季沉整个人都担心的瘦了一圈,但准妈妈乐乔虽然难受,可一想到肚子里的两个宝贝都在健康的成长,她的心情就越来越好。

    可怜了季沉,又疼爱妻子,舍不得妻子受苦,又疼爱孩子。

    “昨天晚上方圆不是说落蝶的肚子痛?到底生了没有,你倒是打电话去问问啊。”乐乔坐在沙发上,双脚都放在季沉的腿上,季沉此时正用从按摩师那里专门学来的手法给她按摩。

    “如果生了的话,不用我们去问,方圆自己就会打电话过来报喜,你就放心好了!”季沉语气宠溺的说道,继续给自家老婆按摩。

    “你真是一点都不关心。”

    “如果是乔乔你生的话,我肯定会关心的,程落蝶是方圆的老婆,当然应该是方圆自己关心了。”

    乐乔被他这套奇怪的理论说的一阵无语。

    “先前落蝶说,她这一胎是个女儿。已经想好了名字,就叫方庭庭,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

    乐乔现在每日说的话,都是三句不离孩子的。

    这不,又开始和季沉讨论起别人家那还没出生的女儿的名字了。

    “好,都好!”

    “你这人真是,感情不是你的孩子你就不在意了?”

    “乔乔,我是心疼你,一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就心疼的不得了,哪里还有别的心思去想别人家的孩子?是了,有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我们的确是该去关心一下,我听说关果凌最近因为关承刚要把股份转移到文玉旗下的事情忧愁的很,她这怀孕才没多久,万一……”

    劳累过度,忧思过度,出了事情可就不好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