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听季沉这么一说,乐乔也凝肃了神色,“那我们下去就去看看她好了。”

    “你也别这么着急,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就好。”季沉淡淡道,“你这身体,现在出门可不方便。”

    “这倒是。”乐乔说着,伸手去拿手机,奈何手短,拿不到。

    可怜兮兮的看着某个男人,男人轻叹一声,把手机递给她,“喏。”

    打电话给关果凌时,关果凌在开会。

    “这个时候了还在开会?你还没吃东西吧?”

    都已经十二点半了。

    “还没,我很快就去。”

    “你听我的话,为了孩子,你也适当的给自己一点休息时间,就算是钱再多,可若是过的不开心,孩子不健康,那都是白搭的。你现在就去吃饭,休息,好好睡个觉,公司的事情一天不管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别做什么女强人了,先做个好妈妈吧。”

    被乐乔这么一番教训之后,关果凌那边答应了下来。

    也暂时停止了会议。

    乐乔放下手机,感慨道:“你说她一个女人撑起这么大的一家公司,是不是太累了?如果把股份给了文玉的话,顶多就是关家损失一点,她说不定还能多休息休息呢。”

    乐乔这话说的……季沉无语了。

    当初她可是信誓旦旦的说,绝对不能让文玉害了关家。

    可现在呢?

    这女人啊,真是一会儿一个心思。

    “乔乔你这么想,那个文玉不是个轻易罢手的人,她现在已经生了儿子,用儿子的名义要关家的股份作为一点保障,也让关承刚意识到,只有儿子才是最靠谱的,股份在女儿手中,迟早要变成别人家的东西,所以关承刚才会那么着急。”

    季沉说着,见乐乔好奇的看着自己,他扬起嘴角,继续道:“文玉即便是这一次得到了一部分的股份,她的野心极大,肯定还会有下一次,如果不把整个关氏集团的股份拿到手,这个女人是不会停手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

    “亲子鉴定!”

    乐乔一语道出关键。

    “你说对不对?不是说文玉的私生活十分的乱七八糟,只要亲子鉴定,如果那孩子不是关家的,关承刚一定会放弃逼迫大姐。”

    “万一那孩子真的是关家的呢?”

    季沉故意问道。

    见小娇妻皱起眉头,他连忙道:“肯定不是。我这就让人准备亲子鉴定的事情,你也与关果凌说一声,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那孩子已经出生一个多星期了,的确是该做鉴定了,况且……那孩子还是早产,呵呵。

    这边,乐乔又给关果凌打了电话,这次没听见她那严肃凝重的嗓音,而是疲倦的语气,乐乔叹气道:“你呀,就算是不爱惜你自己的身体,你也要爱惜你肚子里的孩子啊,那可是肖扬的孩子,肖扬若是知道你这么不爱惜自己,肯定会……”

    “好,我知道了!乐乔,你知道的,我也是没有办法,公司被文玉安排进几个她的人,我若是不小心一点,这几个人就不会乖乖做事,万一出什么差错的话,就是公司的损失了。”

    “还是公司公司,好吧,我理解你的心情。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季沉已经安排人去给那个孩子做亲子鉴定了,你有个心理准备,随时准备去医院那边。”

    “这么快?不是说再等等吗?”

    “如果再等的话,你真的劳累过度怎么办?有些事情,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好,趁着现在那个女人的手还没有伸到你公司的其他地方,赶紧解决了吧。”

    “我……我知道了!谢谢你,乐乔,也帮我谢谢季少将。”

    “不用谢,举手之劳而已,他很乐意。”狡黠的看着某个男人那俊美的脸庞,乐乔的眼角晕起了浓浓的笑意。

    男人无奈的摇摇头,继续给她按摩浮肿的脚。

    和关果凌说了几句话,乐乔刚挂了电话,手机又震动起来。

    “今天电话还真多。”她嘀咕了一声,看到手机来显是方圆,立即激动起来,“是方圆,是方圆,难道是生了?”

    “嫂子,小辣椒给我生了个女儿,就叫方庭庭!”

    “真的生了?还顺利吗?”

    “顺利顺利,就是把我的手都给咬出了一排牙印,现在还在流血呢,孩子很好,六斤六两,白白胖胖的。嫂子我给你拍张照片过来,你微信看看?”

    “恩恩,你拍照过来!”

    “嫂子,我们家小庭庭的红包,你和季少可是答应过的。”

    “放心吧,少不了你们的红包,你们什么时候回家,我去看看落蝶。”

    “虽然是自己生的,不用住院,但怎么也要明天吧,孩子还要做几项检查呢。”

    “那好,我和季沉下午的时候过来。”

    “好嘞,记得大红包!”

    “知道知道!”

    方圆说话一直都是这么的直,又很幽默风趣,乐乔自己都忍不住笑出声来。

    季沉挑眉看着她,似笑非笑道:“方庭庭?”

    “恩恩,你也听到了?已经生了,六斤六两呢,马上给我发照片过来。”

    事实证明,程落蝶长得美丽大方,方圆也是个帅气的男人,他们的女儿即便只是一个婴儿,看起来也是粉嫩雕琢的,五官精致的很。

    乐乔看着那照片,手都舍不得放开了,一双眼睛直直盯着那孩子。

    季沉见她如此喜爱孩子,忍不住伸手去抚摸着她隆起的腹部,“宝贝啊,妈咪现在喜欢上别人家的小姐姐了,你们会不会吃醋?”

    他这么一问,乐乔一下感觉到了一股胎动。

    “呀。”

    “怎么了?”季沉担忧的看着她,“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不用这么紧张啦,我没有不舒服。”乐乔伸手按住季沉放在自己腹部的手,语气温和道:“是他们听到你说话了,在踢我呢,好像是在抗议!”

    “抗议?哈哈,这么小就懂得抗议了,不愧是我季沉的孩子。”季沉高声大笑起来。

    “你小声一点,别吓着他们。”

    “好好好,我知道了,我小声。”

    某个军区里威严冷傲,强势沉稳的少将大人在自己的老婆孩子面前,说话只有蚊子声那么大,也真是够无语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