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男人开着车离开,因走的太急,连别墅的门都没有关。

    叶子阳犹豫着,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进去。

    他本该转身离开的,可一想到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女人变成了现在这个风尘味十足的女人,他就忍不住想要问问她,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

    师父已经放过了秦家,她为什么还要如此自甘堕落?

    鬼使神差的,叶子阳一步步走到别墅门口,他轻轻推开那没有关好的门,吱呀的一声……

    进去了。

    里面一个人都没有。

    只看到扔了客厅一地的衣服……裙子的碎片……吊带……内衣……还要皮鞭……

    等等。

    沿着楼梯上去,叶子阳的眼神越发的森寒起来。

    楼梯上,有着很多难以言喻的情qu用品,他好歹是个男人,但很多他都叫不出名字来。

    闻到了一股极为浓重的血腥味,叶子阳的心里越来越不安,他连忙朝着血腥味最为浓烈的地方跑去,推开了主卧,看到洁白的大床上,布满了蜡烛,还有一些和男性特征一模一样的“玩具”,如此激烈的一幕……难怪那个男人在这里留了两个小时才离开。

    可是,沿着地板到浴室,一路上都是血。

    此时,叶子阳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评断那个男人和秦晓晓做的事情到底有多恶心了,他大步走到浴室去,浴室的门是打开的,一眼就看到坐在浴缸里,被浴缸里的血水包裹着的秦晓晓。

    “晓晓?”

    秦晓晓的脸色很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嘴唇泛紫,身体也不停地在痉挛着,像是在承受巨大的痛楚。

    “晓晓,你怎么样了?我送你去医院!”

    叶子阳想也不想就把秦晓晓抱起来,也顾不得她什么都没有穿,整个浴缸的水都被她的血染红了,这个时候再不去医院的话,也会死!

    用一张薄薄的毯子裹着秦晓晓赤果果的身体,叶子阳就这么抱着她一路出了别墅,上车,送到医院……

    一个小时之后。

    叶子阳在手术室门口等了许久。

    好不容易等手术结束了,医生一出来就对叶子阳破口大骂:

    “有你这样的男人吗?病人早上才做了流产手术,已经叮嘱过在三个月之内不能行房事,怎么都不听医生的话?还有,你那些恶趣味就算是要玩,也不能在这种时候玩吧,病人的身体本来就很虚弱,哪里受得了你这样的折磨?不负责任的男人我见的多了,就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负责任的男人。”

    叶子阳惊愕的看着医生。

    她今天早上才流产?

    师父没告诉他啊。

    也就是说,秦晓晓今天早上做了流产手术之后,下午又被那个男人给……

    她不知道拒绝的吗?

    她不怕死吗?

    医生还以为叶子阳是不把自己的话放在眼里,“你还敢瞪着我?我告诉你,病人失血过多,又被你折磨成这样,能捡回一条命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她的子宫已经被损坏,以后怀不了孕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做手术的医生也是个急性子,骂的叶子阳一愣一愣的。

    “不能怀孕?”

    “哼,你们这些男人就是不负责任,只知道玩,只知道自己爽,一点也不顾及女人,一个女人的一生就这么被你给毁了!”

    “医生。”一道轻挑的嗓音响起,“这可不是我弟弟的责任,我弟弟只是刚好碰到,送她来而已,对了,我弟弟和病人是好朋友,而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

    “你说什么?那我岂不是……”骂错人了?

    方圆拍了拍叶子阳的肩膀,又对医生道:“不过没关系,我弟弟不介意医生这么骂,骂骂他也好,免得他长大以后犯错。”

    方圆越是这么说,医生越是尴尬,“我还有事情,我先过去忙了,病人一会儿就出来,好好照顾她。”

    回头,看着失魂落魄的叶子阳,方圆叹了口气,道:“你师父让我随时注意一下,说不定你会来医院,没想到你真的来了。”

    “师父他……是不是知道什么?”

    “唔,他只是猜测,没想到成真了。”

    季沉是眼力极好,那王宽是什么人他也知道,之前搂着秦晓晓离开医院的时候他是看到的,后面会发生什么,他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也知道秦晓晓会不好过,所以才会让叶子阳尽快去找秦晓晓。

    谁知道,叶子阳还是晚了一步。

    “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只是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

    叶子阳的声音,听起来有些颤抖,方圆担心他会乱想,安慰道:“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让她是秦家的女儿呢?那秦朗已经疯了,竟让自己的女儿做这样的事情,秦晓晓自己也是,一直都没有主见,不懂得保护自己,她什么都听秦朗的,最后变成这个样子……也怪不了别人。”

    这些道理,叶子阳何尝不明白?

    他只是……有些难以接受。

    曾经那个阳光温柔的女孩儿,会变成现如今的模样。

    “要去看看我女儿吗?”

    “好!”

    叶子阳现在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秦晓晓,她还没有醒来,自己也去冷静冷静吧。

    这一夜,秦晓晓的身边一直守着一个人。

    她半夜的时候醒来过,看到是叶子阳,她还以为是做梦,于是便把这当做是一个梦,继续睡了过去。

    可等她再一次醒来,坐在身边的,真的还是昨天晚上梦中的那个人。

    “叶子阳,你……”

    叶子阳深深看着她,道:“是我,我回来了。”

    是我,我回来了。

    这话,让秦晓晓的心里陡然颤抖了一下。

    是啊,他回来了。

    可他终究,不是从前的回来了,他不会再回到自己的身边。

    “昨天我昏昏沉沉的时候,是你送我来医院的?”

    她怯怯问道,心里抱着最后一丝期待。

    期待那不是真的。

    “是我。”

    叶子阳的回答,让她彻底白了脸。

    “你……都已经看到了?”

    看到她房间里的一切,看到她被王宽那个老家伙当做一个玩具那般玩弄,看到她最堕落,最狼狈的一面?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