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36章 把这个疯婆娘赶出去
    “你、你早就知道你怀孕,还故意栽在了我的头上?”关承刚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温婉的女人,不,她一点也不温婉,她的心可狠着呢。

    “是,我看到了你,我知道你一定想要一个儿子的,我愿意和你在一起,承刚,我不是为了你们关氏集团的钱,我是为了你啊,我承认,我这么做有点自私,可如果我没意见这个孩子的话,我根本不能嫁给你,不是吗?”

    明明是怀着别的儿子来到关家,想要骗取关家的股份,可现在却说成了是为爱情放弃一切?

    关果凌冷笑了,“照你这么说,你是真的喜欢我爸爸才会嫁给他的?那你为什么在嫁给我爸爸之后,一次次的要求他把股权转给你呢?难道这也是爱我爸爸的表现?”

    “关果凌,你……”文玉气急,关承刚刚刚都已经心软了,只要她再多说一点的话,关承刚一定会原谅自己的,就算到时候他不要这个孩子,大不了把这孩子扔到孤儿院去就是了。

    她还是关家的太太,女主人,还是可以拿到关氏集团的股份。

    被关果凌这么一嘲讽,关承刚立即恢复了理智,冷道:“我才不相信呢,文玉,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终于知道了,我现在不想看见你,我只希望张律师赶紧来,咱们把离婚协议书给签了,你带着这个孽种赶紧滚蛋!”

    关承刚气急之际,说出的话也十分的刺耳。

    文玉把孩子放在了沙发上,对着关果凌就撞过去,“就算要离婚,我也要关果凌先死!”

    她一开始慢条斯理的放孩子,因此关承刚和关果凌都没注意到她要做什么。

    她这一撞,关果凌立即伸出双手挡在自己的腹部,但那股力气实在是太大,关果凌一个没站稳就往后面倒了下去。

    “大小姐小心!”

    刚刚准备过来倒茶的佣人小圆及时扶住了关果凌,这才免除了一场摔跤。

    “谢谢你,小圆,我没事!”

    “来人,给我把这个疯婆娘带出去,还有这个小孽种!”

    关承刚见文玉不仅不知道悔改,竟然还要害自己的女儿和外孙,他怎么忍得下去?

    “关承刚,你这个没良心的,你竟然这么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关果凌,我也不会放过你的,关果凌……”

    关果凌有些后怕的扶着自己的肚子,目光深沉的看着那挣扎着被佣人们带出去的文玉,语气莫名道:“我担心她不会就此放手,爸爸,如果你相信的话,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吧。”

    “你想怎么样?”

    关承刚对关果凌的心计和聪慧,越发的看不透了。

    “若是她老老实实的还好,如果她敢做什么害人的事情,那我也只能无情了。”

    刚刚文玉若是真的得逞,也许她和孩子……

    想到这个可能,关果凌越发坚定起自己的决心来。

    关承刚摆摆手,似乎是疲惫的狠了,“罢了罢了,这些事情都交给你好了,我也累了,不想再搀和这些事情了,果凌啊,公司也交给你了,以后……我就在家好好的带外孙就好!”

    “爸爸?”关果凌闻言,有些吃惊的望着关承刚,“您……已经愿意接受肖扬,接受这个孩子了吗?”

    “不然呢?其实现在想想,肖扬对你是真的不错,只是当时爸爸一听到文玉说,肖扬是为了咱们家的财产来的,我这心里才有了疙瘩,他都已经离开这么久了,我这心结现在也解开了,你肚子里的到底是我们关家的血脉,是我关承刚的外孙,我怎么能不认他呢?”

    关果凌的脸色柔和了下来,“爸,多谢你!”

    她一双美眸中,充满了感激之情。

    多谢他接受了肖扬!

    肖扬你知道吗?我爸爸已经接受你了。

    “你这孩子,自家人,说什么多谢呢。好了,我也累了,我上去休息了,张律师若是来了,有什么需要我签字的文件,让他放在书房就行了。”

    “好的,爸爸,我知道了!”关果凌点点头。

    赵宝建看到抱着一个孩子,拎着一个行李箱,头发乱七八糟,一点也没有之前那种贵妇气质的文玉站在自己别墅的门口,整个人都不太敢相信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姨妈。

    “姨妈?”

    “宝建,姨妈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来找你了!”

    “姨妈你这话说的,快进来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赵宝建把文玉迎进去之后,知道了文玉在关家发生的事情,整个人都变得冷漠起来,“这么说,你现在不再是关家的太太了?你既然不是关家的女主人了,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

    “宝建?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姨妈之前的公司卖了的钱,不是给你做生意了吗?我这次就是来找你要那笔钱的,我希望你能进来把钱给我,我很需要那笔钱!”

    赵宝建闻言,二话不说直接翻脸。

    “没钱,我哪里来的钱?你以前给我钱了么,我怎么不知道,你当时怎么说来着,你是关家的女主人,以后整个关氏集团都是你的,那点钱只是零花钱罢了,既然是零花钱,又怎么能让我还给你?”

    “你、你这分明就是耍无赖!”

    “呵,姨妈,你当初给我钱的时候可没说过要我还的,况且,咱们之间没有字据和借条,说明我没有借你的钱,不是吗?”

    “你,赵宝建,你怎么可以这样?!”

    “好了姨妈,我看你现在也是无家可归,看在你以前对我不错的份上,我让你在这里住一天,但是明天你必须搬走,不然的话,别怪我亲自来赶人。”赵宝建说完,拿起自己的钱包就要出门。

    文玉着急了,连忙把孩子放在沙发上,跑过去拽住赵宝建的衣服,“宝建,你等等,姨妈还有话要对你说,很重要的话!”

    “姨妈我现在没时间,我约了朋友打球,再说吧。”

    赵宝建还以为文玉是要赖着自己,干脆挣脱了她。

    “宝建,难道你不想要关家的股份了吗?”

    赵宝建一听这话,立即小心翼翼的扶着文玉,“姨妈你刚刚说的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已经和关承刚那个老家伙离婚了吗?难道你还有办法拿到关家的股份?”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