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王骁看到叶子阳手中的枪,还有那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自己的脑袋,顿时吓得跌坐在楼梯上,也顾不得自己被打的鼻青脸肿的,连忙高声求饶:“不不不,你不能杀我,我求你不要杀我,不是我害死秦晓晓的,况且……是她自愿和我上/|床的,我没有侮辱她,我没有……”

    “是我爸爸,对,是我爸爸,是我爸爸把她带回来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我也不会……我没有!我求你了!”

    王骁已经被叶子阳手中的枪给吓傻了,他的女人更是脸色发白的颤抖着,“求求你放了王骁,这真的不是他的错,上次是公公自己那个的……他已经出国了,秦家都已经不再追究这件事情了,你为什么还要……”

    叶子阳的眼神,冷冽如阎王般,此时他最想做的,就是杀了王宽和王骁!

    他是这么想的,自然也就是这么做的,在他拉了手枪的保险,准备扣动扳机时,口袋里的手机不停地震动着……

    谁也阻止不了他!

    “不要杀我,杀人是犯法的,如果你杀了我的话,你也会被抓起来的,你也要偿命的!”

    “不要杀我!”

    王骁的求饶,和手机的震动,让叶子阳的脑海微微闪烁了一道光芒。

    他深吸一口气,压抑着心口的怒气,伸手拿出了手机。

    来显:师父。

    “喂?”

    “叶子阳,我命令你,立刻离开王家。”

    “师父?”

    季沉的语气越发的威严凝重起来,“如果你不听命令,那我可以宣布,你会被撤除军职!也不再是我季沉的徒弟!”

    这两点,对叶子阳而言是最重要的。

    他忍住了心底的仇恨,“是!”

    这是命令,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

    叶子阳迅速撤出了王家,仿佛之前他拿枪指着王骁的那一幕只是一个梦幻,可王骁实实在在的知道,这是真的。

    他后背的冷汗已经浸湿了他的衣服,这怎么会是假的?

    叶子阳回到了叶家,刚进家门就被叶子青一耳光打来。

    “姐?”

    “你还好意思叫我姐?如果不是方圆告诉我,你师父又及时阻止了你,你是不是就要在王家杀人?叶子阳,你想杀人我管不住你,但你不能害了叶家,不能丢了我们叶家的脸,你是叶家的人,是季沉的徒弟,如果你今晚冲动杀人,你知道那后果是什么吗?”

    “姐,我……我只是想为晓晓报仇!”

    叶子阳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当时做的是什么?

    他忍不住,满心的仇恨,和疼惜,都在催促着他动手。

    要杀了王家父子俩,才能为晓晓报仇。

    “秦晓晓固然死的可怜,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杀了人,你就要偿命,最好的,也是终身监禁,难道你要为了杀一个本该被法律制裁的人,就做一个杀人犯吗?我们叶家,难道要出你这样一个杀人犯?”

    叶子青骂醒了叶子阳。

    是啊,只要他想的话,一定可以把王宽绳之以法的,就算是秦家不再追究,那也不代表他不再追究。

    他不能让秦晓晓白死。

    “你知道吗?从我知道秦晓晓死的时候,我就猜到你会做傻事,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傻。”叶子青心疼的摸着他刚刚被自己打了一耳光的右脸,神色莫名道:“子阳,秦晓晓已经死了,在那之前,你也尽力做到了你该做的,你没有辜负她,这都是她的命!”

    “这都是她的命?所以,身为秦家的女儿,她就要这么命苦吗?如果我知道她回到秦家会受到这么多的苦楚和折磨的话,如果我知道遇见她,让她回到秦家会是这样的结局,我宁可永远也不要遇见她!”

    “事已至此,你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叶子青一字一句道,“如果你真的想为她报仇的话,就给我理智一点,打起精神来,好好把整个事情查清楚,把该抓的人,给我抓回来!”

    叶子青说这话的时候,也是咬牙切齿的。

    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就这么被一个老家伙带着儿子一起折磨死了,怎么可以这么狠?

    王家,怕是要在江州除名了。

    不管以前王宽玩过多少女人,犯过多少事情,以前的他能够将其掩盖,但现在……他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就只有死路一条!

    等到叶子阳平复下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后,叶子青才给远在英国的季沉打了电话,“季沉,多谢你了,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真的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叶子也是性情中人,冲动一点也是难免的,有什么事情联系我,我随时在!”

    “好。”

    这边是夜晚,但在英国,还是白天。

    乐乔坐在阳台上,看着下面的花园,神色很是恬静。

    季沉没有告诉她秦晓晓的事情,更加没有告诉她,关于叶子阳差点儿杀人的事情。

    反正在英国,即便是担心也做不了什么,还是回国再说吧。

    “季沉,谁找你?你不是已经和军区里请假了么,等我生了孩子以后,再开始接任务,怎么……”

    “一些小事,下次我尽量不接电话,可好?”季沉走到她身后,轻轻的给她按摩。

    乐乔享受着男人的照顾,轻轻勾唇,“万一是急事呢?你呀,虽然忙了一点,但你忙了,我才踏实。”

    “乔乔,你不喜欢我安安心心的陪着你吗?”

    “喜欢啊,但是我知道,如果有人真的给你打电话,那一定是很需要你的帮助才会如此,所以我能理解。”

    “乔乔你真的很适合当军嫂。”季沉那深邃漆黑的墨眸中,晕起了点点笑意。

    “你现在才发现吗?”

    季沉没说话,只是越发体贴起来,给她按摩了肩膀之后,又去按摩浮肿的脚背。

    “大姐不是说,今天晚上会带二姐来这里见我们吗?你说,大姐为什么要等那么久呢?”

    他们都已经来了好几天了。

    “不是说她在忙?大约是没有时间吧。”

    “嗯,大姐说,二姐的身体已经好多了,精神上也好了许多,你说,她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还是那么激动?”

    “你们到底是亲姐妹,杨许诺不会这么对你的。她一定已经原谅你了,况且当初的那件事,你本来就没什么错。”

    事实证明,季沉每次说的话,都是对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