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是的,爸爸,乐乔一次次的帮我,救我,一次次的帮我们关家度过难关,季沉做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乐乔。她……一直没有忘记过我们关家,忘记过厉珏当初救她的恩情。爸爸,我也曾经为了厉珏的死责怪她,埋怨她,可我从未恨过她,爸爸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关果凌的问题,让关承刚抬起了眼。

    “为什么?”

    关果凌深吸一口气,严肃的看着关承刚,一字一句道:“爸爸,因为我知道,厉珏很喜欢乐乔,很喜欢很喜欢,就像是鱼儿不能没有水,像是人不能没有空气的那样喜欢。厉珏一开始以为乐乔是他的姐姐,所以他把这当做是禁忌,一直隐忍克制,可到他知道乐乔不是关家的女儿时,他就彻底爆发了这股喜欢。应该说,厉珏一直都执着于喜欢乐乔,占有乐乔……他想成为乐乔的一切!”

    “这个孩子……怎么可以这样?我以为他只是喜欢欺负乐乔,没想到……”

    关果凌闻言,苦笑道:“我曾经也是那么以为的,但是我错了,爸爸,我们都错了。厉珏是真的很爱乐乔的,从小的时候喜欢,到长大以后的深爱,厉珏自己踏入了黑暗之中无法自拔,可他在最后一刻,选择的不是回头,而是去保护乐乔。用自己的命去换乐乔的安好!”

    “爸爸,我看到过厉珏给乐乔准备的礼物,看到过他对乐乔的心意,直到他死去,我才明白了什么是真爱!”

    关承刚不解的看着关果凌,仿佛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真爱,就是放手,就是保护。厉珏做到了,我没有做到。不过我遇到了肖扬,遇到了我的救赎。”她浅浅勾起唇角,“我一定会好好活着,好好把我和肖扬的孩子养育长大,爸爸,人需要原谅,才能得到解脱!这就是我为何要与你说那么多的原因。”

    ——人需要原谅,才能得到解脱!

    这句话,一直在关承刚的脑海中盘旋着,回荡着……

    他对乐乔的心结,对关厉珏的死,从未想过原谅。

    这些年,他也从未解脱过。

    果凌说这些,是为了让他解脱自己吗?

    所有的事情都尘埃落定。

    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的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留下的,只有美好的记忆,以及些许悲伤的斑驳痕迹。

    四个月后。

    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妇产科手术室外。

    一个穿着军装的英俊男人一身寒气与戾气,站在手术室外面,就像是立在这里的门神。

    没有人敢靠近一点,但外面却站着许多人。

    季家的人,杨家的人,还有方圆夫妻俩,甚至是关承刚。

    那穿着军装的英俊男人,就是季沉。

    他的脸上除了焦急,还有担忧,不安。

    周身弥漫着生人勿近的冷意,仿佛此刻的他就是一个黑暗气场极大的王者,若是谁靠近,谁就要死!

    而让他如此反常的,便是此时躺在手术室里,正在生产的妻子。

    半个小时过去。

    一个医生满手是血的跑出来。

    “季少将,夫人她流血过多,怕是生不下来啊,眼下是只能尽量保住两个孩子了。”

    气氛,瞬间凝固起来。

    季闻听到这话,直接冲了过来,“医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孙媳妇不行了?”

    “我……”

    杨建国也来了。

    “你敢说我孙女不行了,信不信我毙了你!”

    杨天辰急忙上前来拉住杨建国,“爷爷,你先冷静一下,我们……”

    杨天辰的话还没有说完,季沉突然很镇定的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来,很冷静的抵着医生的太阳穴。

    此时的季沉,如同一个黑暗中的王者,浑身都是杀气和戾气,那种粗暴又冷漠的动作,森寒又凌厉的眼神,无不让人后退三步。

    别说是站在后面一点的童心虞和程落蝶、文欣儿等人了,就算是见惯了子弹和死人的季闻、杨建国和杨天辰三人,也是被季沉这突如其来的冷漠和戾气给震慑到。

    三人同时盯着季沉……手里的枪。

    墨眸微微眯起,他一字一句,语气森森:“如果救不了我夫人,那你和这个医院,就一起陪葬好了!”

    这医生直接被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季少将,我我我……”

    他半天都说不出一个字来。

    早就知道这位季少将是个宠妻狂魔,可今日见了,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魔!

    “现在,立刻,给我进去看看我夫人如何了,记住我说过的话!”

    他的手枪一顶,这医生连忙后退几步,“好,我这就进去,季少将你淡定,淡定!”

    医生连忙跑进去,把手术室的门给关好,也把那浓重的血腥味给隔绝开,只是空气中隐约还有一些血腥的气息在弥漫着。

    所有人都看着那最为镇定、最为高大的身影,可下一秒,那高大身影突然一下倒下,吓得大家都是惊呼一声,倒抽气。

    杨天辰及时接住季沉。

    刚刚他威胁医生的那一手,显然用尽了他浑身全部的力气。

    在听到只能尽量保住小的时,他的力气就被惊骇和不安给抽干。

    “季沉,你没事吧?”杨天辰扶着他,季沉推开了他的手,跌坐在手术室的门边。

    他靠在这个地方,如同一年多前。

    那时候乐乔被安娜推下楼,在急救室的时候,季沉也是这般的失魂落魄。

    这次给乐乔接生的医生是王医生,也是季沉一直信任的医生。

    刚刚出来的那个,是助手医生,但医术也是不错的,连他都这么说了,乔乔会怎么样?

    那么强大的一个男人,此时露出这般迷惘又恐惧的神色来,见者,谁不心疼震惊?

    大家都不知道该如何劝说季沉淡定,冷静。

    都不知道应该和他说什么,让他安心相信乐乔和孩子都会平安。

    就连文欣儿,也简直是不停地靠着程落蝶的肩膀抹眼泪。

    几个大男人,更是一言不发的看着手术室,期待手术的成功。

    不一会儿,走廊里传来高跟鞋的声音。

    这声音很是急切。

    程落蝶等人转过头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张熟悉的脸蛋,还有那自信冷傲的目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