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老婆大人你这么美丽动人,又这么贤惠懂事,还一口气给我们季家生了三个小宝贝,谁敢说你丢脸?”

    季沉佯装严肃的看着乐乔,一本正经道。

    乐乔咬着红唇,哼了一声,红着一张俏脸进去了。

    这一次,季沉在军区的兄弟们也来了,方圆和叶子阳都在陪着喝酒。

    其余的一些长辈,也有季光和文欣儿两人陪着,至于辈分更高的,就有季闻和杨建国了。

    乐乔和季沉只需要抱着孩子给大家看一看,然后敬酒,说一些感谢的话就行了。

    在季沉和乐乔结婚的时候,这些人几乎都是在的,这次主要看的不再是乐乔和季沉了,而是孩子。

    每个人看到孩子都会忍不住夸孩子长得好看,有个性,亦或者是有福气等等……

    这样的话,乐乔已经听了无数次了,但每次都听不腻。

    季沉是腻了。

    在他看来,他们只要夸他的老婆就行了,这三小只都是他老婆生的,功劳都该给他老婆,至于孩子么……好不好什么的,当然要好好教导,长大了才知道。

    敬酒之后,孩子饿了,就抱去喂吃的了,其余人继续吃饭,喝酒……

    童心虞和乐乔一起在婴儿房里喂孩子,突然听到了敲门声,童心虞主动去敲门,“难道是季沉来了?一会儿不见你,他是不是很想你?”

    “如果是他的话,他不会敲门的,再说了,就算真的是他,他也只是想孩子们而已。”乐乔谦虚的说道。

    可开门一看,真的不是季沉,而是一年多未见的一个老朋友。

    蒋朝阳。

    童心虞也是认识蒋朝阳的,只是平时相交甚浅,因此诧异起来,“你怎么在这里?”

    她之前没看到蒋朝阳啊。

    乐乔见是蒋朝阳,也想起季沉说他在一年前去了别的部队里参加训练,这次没看到他,本以为他是不来的,没想到……

    “嫂子,蒋朝阳大约是来看孩子的,不如……”

    童心虞得到乐乔的示意,点点头道:“那我去端点吃的进来吧,你也饿了。”

    “多谢嫂子。”

    见童心虞出去之后,蒋朝阳深深看了乐乔一眼,随即抬脚走了进来。

    他身上还穿着军装,乐乔仔细看了他肩膀上的杠杠和星星,才知道他现在已经是少校军衔了。

    “请坐。”

    乐乔放下怀里的小绵绵,对蒋朝阳道:“我听季沉说你去了别的部队里,怎么突然回来了?”

    蒋朝阳没说话,只是定定看着乐乔。

    乐乔被他这古怪的目光看的心中一阵不舒服,她蹙起秀眉,“蒋朝阳?”

    蒋朝阳回过神来,摇晃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这才尴尬道:“不好意思啊……嫂子。”

    他叫乐乔嫂子的时候,乐乔分明听出其中那尴尬又生硬的味道。

    想起他曾经的女神竟然是自己,乐乔也有些尴尬起来,“嗯,我刚刚问你,你怎么……”

    “我这次也是回来这边述职,一会儿就要走了,听闻季家的三胞胎在今日办满月酒,我和季少曾经是兄弟,怎么也要来看看孩子们的。也看看嫂子现在过的如何。”

    乐乔从善如流的说道:“孩子们都挺好的,我也过得不错,多谢你的关心了。”

    难怪还要穿着军装,原来今天就要走了。

    “我可以抱抱他们吗?”蒋朝阳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主动说道。

    “嗯。这个大的是季珏,这个是季绵绵,这个是季寒。”

    乐乔一边解释,一边教蒋朝阳怎么抱孩子。

    蒋朝阳的动作小心翼翼的,看得出来他抱孩子是一个生手,动作十分的生涩。

    他先是抱了一下老大,又去抱了一下老三,最后才去抱那软绵绵的小女孩儿。

    “季绵绵,这个名字真是不错,看她生的粉嫩雕琢的,脸蛋儿红扑扑的,一双眼又大又水灵,长大以后一定是个大美人儿。”

    乐乔谦虚的干咳了一声。

    “嫂子和季少过的很幸福,我很高兴。”

    他这话说的……

    乐乔觉得气氛越发的尴尬起来,干脆去给季寒弄奶粉。

    趁着这个空档,蒋朝阳的怀里虽然抱着小绵绵,可眼睛还是不自觉的落在了乐乔的身上。

    他的目光,一寸寸的扫过她的脸颊,她的侧脸很美,明知道正面看起来她会更美,可不知怎么的,他就是不敢正眼直视她,更加不敢去看她那双深邃的眸。

    这是自己的女神,他暗恋了多年的女神……

    可她到底成为了季少的妻子,他们之间经历了那么多,他只是听到那些都觉得浑身颤抖,遑论是一起经历这些事情的乐乔和季少了。

    他们的感情,已经变成了山水不移。

    已经变成了海枯石烂。

    神色凝固,蒋朝阳的眼底闪过一道绝望的光芒。

    看到她如此幸福,他的心是安的,可他也是绝望的,他深深爱恋的人,从未多看过他一眼,若不是因为季少的关系,只怕她都不会和自己说太多的话。

    看着她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就像是蝴蝶的翅膀,蒋朝阳只觉得自己的心里莫名的紧张起来。

    她认真做事的样子是那么的动人,贤妻良母,说的便是这样的人了。

    “哇哇哇……”

    蒋朝阳抱着的小绵绵突然哭了起来,吓得蒋朝阳一下子回神,看到怀里的小姑娘哭的大声又难过,不由紧张局促的看向乐乔,“嫂子,这是怎么回事?”

    乐乔听到哭声就转头了,触及到蒋朝阳那意味深长的目光,她假装不在意,走过去把小绵绵接了过来,“尿布湿了,我给她换了就好了。”

    “哦。我还以为她是不舒服呢。”

    “绵绵是个很乖巧的孩子,一般是不会轻易哭的。”

    蒋朝阳见她浑身都散发着母性的光辉,她在给孩子换尿布时,动作那么轻柔,仿佛她抱在怀里的就是她最珍惜的珍宝。

    这孩子……可不是她的珍宝吗?是她和季少的爱情结晶啊!

    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弧度,“嫂子,我得走了。”

    “这么快就要走了?”乐乔一边给小绵绵换尿布,一边抬眼看他。

    “嗯,马上就要去报道了,我出去和季少打个招呼就走。”

    “那好,那我就不送你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