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其实乐乔大可以抱着孩子去送蒋朝阳的,但为了让蒋朝阳对自己彻底死心,她也只好狠心的说了这话。

    蒋朝阳的眸光微微黯淡了几分,“好的,再见嫂子。”

    “再见。”

    蒋朝阳离开没多久季沉就进来了,看到进来的男人,乐乔一点也不觉得惊讶,她慢慢把小绵绵放到松软的床上去,又去给小珏换尿布。

    季沉走到她身后,突然伸手抱住了她丰腴的腰身,“乔乔。”

    低沉沙哑的嗓音,带着几分难以言喻的占有意味。

    乐乔挑眉,歪着脑袋,不小心蹭到了他的胡子,扎的她皱起眉,“怎么了?一身的酒气,小心熏着孩子们了。”

    “我想你了。想抱抱你。”他撒娇道。

    乐乔的心里一阵柔软,但表情还是很淡定,“才多久,不是才见的好吗?我们又不是没多久没见了。”

    都住在一个屋檐下的,这男人撒娇也不能找个好点的借口?

    “我就是想你!你是我老婆,我时时刻刻都想见着你,想着你。你不高兴吗?”季沉干脆不讲道理起来。

    乐乔闻言,嘴角莫名的扬起了一抹好看的灿烂弧度,“唔,某个男人开始傲娇了,小心被你儿子女儿看见,嘲笑你哦。”

    “他们才不敢呢。”季沉说着,深深吸了一下乐乔身上的香味,体香混合着母乳的香味,这味道简直太好闻了。

    对季沉而言,这味道就是一种最为致命的诱惑。

    “你干嘛呢?孩子在呢。”

    “他们不懂,再说了,我这是和你亲密呢,孩子们巴不得我们俩感情好。”

    男人一边嘀咕着,一边抱紧了乐乔的腰身,右手渐渐往上挪去,乐乔一惊,连忙转身过来要推开他,“季沉,你怎么了嘛?”

    季沉抱住她,正面直视着她酡红的脸蛋儿,一字一句道:“我怕你被人抢去。”

    “什么?”

    乐乔不解,这话怎么说的没头没尾的?

    “刚刚蒋朝阳问我,你和我在一起过的幸福吗?还说,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和埋藏对你的感情,如果有一天你不幸福了,他就……”

    乐乔直接抬手,捂住了季沉的嘴巴,阻止他把这话继续说下去。

    她认真的盯着季沉墨黑的眸,道:“我问你,你和我在一起幸福吗?”

    “当然幸福。”季沉握住乐乔的手,看着她,“和你在一起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福。”

    “那你换一个角度,我也是这般想的,不是吗?还有,蒋朝阳对我如何,我其实真的不在乎,他是你的兄弟,你们小时候一起长大,后来又一起在部队里,这些感情我都是知道的,所以我可以在他的面前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并不代表我不介意他随口介入我的生活,懂?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

    “乔乔?”

    “我的意思呢,很简单,我相信你会给我和孩子幸福,所以我从未想过如果这两个字。你以后也不要想了,一个大男人,怎么比我这个女人还要患得患失呢?”乐乔不解的看着男人,一副嫌弃的表情。

    季沉被嫌弃了。

    他堂堂江州第一少将,竟然被嫌弃了?

    二话不说,盯着自家老婆那嘟起的嘴巴,季沉狠狠亲了下去。

    那种甜美和柔软,让季沉浑身的烈焰都在此刻升腾起来,炙热的感觉如同暖流,侵袭到他的大脑。

    眼看着就要擦枪走火,乐乔突然呻吟了一声,季沉更是要疯狂了。

    这一刻,乐乔突然觉得脑袋一阵晕眩,身体的柔软伴随着大脑的浆糊,统统都被她给扔到了天边。

    “哇哦哇哦……”

    又是一道哭声,惊醒了差点儿就在这婴儿房里迷失在情欲之中的夫妻俩。

    季沉放开乐乔,呼吸很是沉重,沙哑着嗓音:“下次该把他们三个交给妈照顾,咱俩去过两人世界。”

    他这话分明就是故意在发泄怒气,他怎么舍得?

    每天晚上都要看着三个小家伙睡着的男人,怎么舍得把他们交给文欣儿带,自己跑去过两人世界?

    乐乔推开他,红着脸背对着他把刚刚哭起来的季寒给抱了起来。

    检查了一下,也没有尿湿,那还是什么呢?

    最小的这个小懒虫除了睡觉就是吃,如果不是尿湿了的话……乐乔把他抱到自己的胸前,小家伙果然循着香味和平日里吃奶的姿势就凑了嘴巴过来。

    “原来是饿了。”

    乐乔虽然也是有母乳喂孩子们,但不多,三个孩子根本吃不饱,白天中午的时候,就会喂他们吃母乳,其他时候喝奶粉,即便是如此,小家伙们还是喜欢喝母乳。

    季沉看到自家小儿子能够贴近乐乔的白皙柔软,还有那味道最好的地方,看到小家伙吸的欢快,季沉的眼神变得越发的幽暗起来。

    莫名的,一道血液就要冲到大脑来!

    他低沉的喝了一声,随即道:“我出去一下。”

    乐乔怎么会不知道这男人出去干什么?

    大约又是忍不住了,要出去平复一下心火了。

    摇晃着孩子,乐乔低头看着怀里最为瘦弱的老三,低低道:“寒寒,你可得早点长得和哥哥姐姐一样健健康康的,不然的话就白睡了那么多了。”

    她怀里的季北像是能够听懂她的话,懒洋洋的抬了一下眼皮,然后闭着眼睛继续吃。

    文玉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带自己的儿子,虽然她现在是被监禁起来的,但是在自己家里,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比较自由的。

    打了个电话出去,听到那边的人说起今日是季家三胞胎满月酒的事情,文玉的眼神变得凌厉了许多,狠狠挂了电话之后,她走到婴儿的床边,气的掐了一把床上的婴儿。

    “哇哇哇……”

    婴儿那尖锐的哭声顿时在屋子里响亮的蔓延起来。

    “哇哇哇……”

    “你哭什么哭?如果不是你那个死鬼老爹没出息的话,我用得着被关在这个地方吗?”文玉见孩子哭了,越发的生气起来,一边谩骂,一边伸手去掐孩子的手臂。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