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闻在军区也有几十年了,如今虽然已经退下来,但眼力还是在的,当即察觉了不对劲。

    打发季光和文欣儿赶紧把孩子抱回去洗澡喂东西,他站在外面,对车子里道:“说实话吧。”

    季沉就知道瞒不住自家爷爷,于是也不继续说谎了,直接道:“爷爷,我受了伤,现在要去部队医院处理一下,你别告诉我爸妈。”

    闻言,季闻冷哼一声,“我收到消息,说这次的事情虽然是那个叫文玉的女人主使的,但真正策划这一切的是穆凌峰,对不对?”

    “嗯。”

    季沉没犹豫什么,“这次的事情我会写入报告之中,穆凌峰之前已经有过很多劣迹,根本不能继续留在军界,这次,我绝不会放过他!”

    “这个小子的心性不好,让他离开军界也好,穆阳生已经是这样了,穆凌峰再如此的话,穆家是没有什么希望了。你放心去军区医院处理伤口吧,家里这边有我,经过这次,我绝不会让人再打我三个曾孙的主意,你爸爸肯定是猜到你受伤了的,他也不糊涂,你妈那边他会瞒着,你若是恢复了就赶紧回来。”

    “知道了,爷爷。”

    季沉说话时都是忍着剧痛的,头上不断的冒汗,汗水也不断的滴落,看的李军医一阵担忧。

    “对了,乐乔知道孩子被绑架的事情吗?”

    季沉沉吟片刻,“嗯。”

    他没告诉季闻乐乔已经被穆凌峰带往德国,若是告诉他的话,岂不是要天下大乱?

    “那就好,你这次受了伤,也可以直接请假了,去临城把她接回来。”

    “是,爷爷。”

    季闻若是知道季沉受伤有多重的话,肯定不会说这样一番话了。

    他知道季沉受伤,现在也不方便,但他不知道季沉的伤势会那么严重,后背皮肤灼伤,骨头几乎断裂,还不知道能不能站起身来呢。

    “回军区。”季沉吩咐道。

    石桥也跟着去了。

    在回军区的路途中,季沉已然计划好去营救自己的妻子的计划。

    回到军区做了手术,他的伤势太过严重,必须留院观察,明封得到消息之后也赶了回来。

    病房里,季沉趴在床上,姿态看起来很是古怪,明封一进来就看到季沉这样子,吓得惊呼一声:“队长,你这是干嘛了?我听石桥说有点严重,可你这趴着不能动的模样,岂止是有点严重?”

    季沉难得看到明封如此大惊小怪的模样,忍不住勾唇,道:“还好,好在骨头没有断裂,只是受到了重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我这么趴着只是为了方便上药,后背的伤势……有点难处理。”

    坐在季沉床边的椅子上,明封道:“能让队长你说出难处理这三个字的伤势,我不看也知道有多严重,你之前和医生说你过两天就要出院,石桥说是你有任务,可你是鹰之特战队的队长,我是副队长,我不会不知道你的任务。队长,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你最近没别的事情,对吧?”季沉不答反问,道。

    明封点点头,“对,队长有什么吩咐就直说吧。”

    “你我都是兄弟,我也不和你客气了,我要你和我一起去德国,把穆凌峰抓回来。”

    明封一直都是心里有底的人,饶是如此,听到季沉要去抓穆凌峰,他也不由震惊起来,“这是为何?穆凌峰的那些罪证还没交上去,就算他已经去了德国,也要等总统大人发出命令了,我们才能出动。而且这命令就算是下来,也不一定落在我们第一军区鹰之特战队的头上,队长,你这次……”

    “如你所想,还有一点私人恩怨!我把他带回来,总统大人想如何处置,军区要做出任何的决定都和我无关,我只是要……”

    他停顿了一下,俊美的脸庞上越发的阴沉起来,一字一句道:“把我的妻子救回来!”

    德国。

    乐乔是被蒙着眼睛带到这个所谓的酒庄的。

    这个酒庄名字叫做天霖园酒庄,主要是做红酒的。

    前面是一个酒庄,后面两倍大的地方其实就是穆凌峰的个人山庄了。

    乐乔被带到这里之后,下车,穆凌峰亲自给她解开了眼睛上的黑布。

    带着她从铺好的鹅暖石路往最里面的山庄走去,一路上很少看到有人,就算是偶尔看到,也都是打扫卫生的。

    一会儿的时间罢了,乐乔已然把这个所谓的山庄布局记在了心里。

    “就算你知道这个山庄的格局,可你现在还不够了解这里,很多地方都有暗哨,还埋了地雷,若是不知道的人闯入这里,就算是被地雷炸死,都是活该的。”

    耳畔,响起他那意味深长的提醒。

    乐乔闻言,脸色微微变色,眼神也变得凌厉了几分。

    她冷笑道:“这么说,这里是你的大本营了?”

    穆凌峰突然停下脚步,乐乔也跟着站定。

    两人此刻就站在夕阳落下时,这最美丽的一片桃花树下。

    两道身影看起来很是般配,男人看着女人的目光带了几分探究,可女人对男人却有着隐隐泛起的杀机。

    暧昧与浪漫中,夹杂着血色的杀机。

    如此复杂的气氛,如此震撼的一幕。

    穆凌峰是背对着夕阳的,他的脸就好像是在阴影之中,许久,他才道:“我做事从来都会给自己留好后路,我既然决定来到德国,那么……Z国我是绝对不会回去的!”

    他是绝对不会等着季沉把自己的罪证交上去,最后落得个和自己的父亲一样的结局。

    乐乔眯起眸,金色的夕阳暖暖的映在她的眸子里,一双眼里的寒气都被这阳光给融化了。

    她道:“你打算一辈子在这里生活?”

    “这里不好吗?要什么有什么,很安静,很适合养老!”

    “穆凌峰,你觉得你现在很老?”

    “当然不。我的意思是,你若是喜欢宁静的生活,我们就在这里住一辈子,你若是喜欢刺激的日子,那我便带你去冒险,在德国,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不管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都能满足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