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570章 你就是一条丧家之犬
    乐乔揉着自己被捏红的手腕,转身回到床边,蹲下身去把之前掉在地上的照片给捡了起来,哪怕这照片上是孩子和季沉遇险,是季沉躺在医院治疗,她还是会心疼,还是会想要多看看。

    心口抽搐着,满心都是难过和悲哀,但乐乔说话的语气却十分的强硬,“我不会答应你的!你是个言而无信的小人,我已经被你骗了一次,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你……”穆凌峰咬牙,突然想到了什么,“你难道真的相信我没有后手吗?”

    乐乔握着照片,坐在床边,背对着穆凌峰,“你如果真的有后手的话,早就去做了,你这种人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的,你今天给我看到的,不就是结果吗?穆凌峰,不要以为只有你才是经受过国家考验的人,也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才是人中之龙,才是精英。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比你厉害的人多了去了。”

    “你是想告诉我,季沉比我厉害,是吗?”

    “不错!”

    “他若是比我厉害的话,又怎么会躺在医院里?他若是比我厉害,你又怎么会在我的手里?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保护不了,还有什么资格说厉害?我看他,就是一只纸老虎。”

    乐乔最是见不得任何人说季沉的不是,尤其是现在这个男人。

    他设计谋害自己的孩子,还把自己骗到了这个地方,现在还要侮辱自己的男人?

    是可忍孰不可忍。

    乐乔突然笑了出来,那精致绝艳的脸蛋上,浮现的笑意是那么的冷傲,又狂妄。

    穆凌峰听到乐乔的笑声,心头莫名的不舒服了一下,他严肃的看着乐乔,“你在笑什么?”

    乐乔缓缓站起身来,目光深深的看着穆凌峰,半晌,才道:“季沉是正人君子,从来不会用卑鄙无耻的手段去对付无辜的孩子,而你却不一样,你心狠手辣,任何事情都做得出来,甚至是害你自己的父亲!穆凌峰,只有季沉,才是真正的国家少将才,才是真正的铁血男人,而你……什么都不是!最多就是一条没了国,没了家的丧家之犬!”

    拳头瞬间攥紧,英俊的脸庞上闪过一抹杀意,下一秒,一道劲风袭来,乐乔的脖子一下子被一只大手森寒的扼住。

    窒息感,陡然袭来。

    乐乔的脸渐渐憋红了,可她的目光还是那么的倔强。

    在这寂静而又冷漠的黑夜里,男人脸上的阴沉杀意和狠辣怨毒,是那么的清晰,那么的骇人。

    而被他掌控了生死的女人却是一副绝不求饶的倔强和冷酷神色。

    穆凌峰看到这样的乐乔,就像是看到了曾经被自己的父亲打的浑身是血的自己。

    他的眼底,也同样是一片的倔强和不甘。

    手,突然松了下来。

    乐乔一下子得到了自由,努力呼吸着新鲜空气,咳嗽着,后退了几步。

    她防备的看着随时可能发疯的穆凌峰,穆凌峰接收到她眼底的防备和冷意,也没说什么。

    只是大步离开了这个房间。

    直到十几分钟过去,乐乔的心才渐渐从喉咙处放回了肚子里。

    “这个穆凌峰真是个变态!”乐乔咬牙切齿道。

    出去的穆凌峰直接到楼下的游泳池里游了两个小时,直到心中的杀气和怨气都消散了许多,他才上来。

    坐在游泳池边的躺椅上,他一边用干毛巾擦头发,一边对身后道:“继续探查季沉的行踪。”

    “是。”

    杨乐乔,我会让你心甘情愿的和季沉离婚,然后和我在一起!

    我倒是要看看,你对季沉的爱,经得起多少考验和磨砺!

    亏得穆凌峰是个极其心高气傲的男人,当然,他有着狂傲的资本,能够拥有一支狠辣又厉害的雇佣兵,还有极其谨慎的安排和周全的计划,这样的人若是要犯罪的话,那绝对是最难抓到大家犯罪分子。

    半夜,石桥找到了一点信号。

    杨天辰没把季沉叫醒,只叫了明封一起。

    “这里是梧桐路那边,在那边有一个很大的葡萄酒的酒庄,如果没错的话,应该就是在这个地方,但我现在不知道那边的具体地形如何,怕是要去问问海伦小姐了。”

    之前海伦离开的时候说过,若是需要任何帮助,直接打她的电话就是了。

    杨天辰沉重的点点头,道:“既然已经知道了地址,那就可以开始研究救人的计划了。”

    “嗯,等明天早上队长醒来,我们也可以从海伦小姐那里得到这个酒庄的确切消息,一切就能顺利进行了。”

    这一夜,几个人都觉得十分的漫长,直到第二天早上海伦和莫北霆过来一起吃早餐,说起那个酒庄的事情。

    季沉一直都是淡淡的神色,但只有杨天辰能够感觉到,此时他的心情是惊涛骇浪,是那汹涌澎湃的激动。

    莫北霆在德国这边也是有酒庄企业的,对于这个酒庄最是了解。

    “这个酒庄后面有一个山庄,是私人的,从来不对外开放,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应该就是那支雇佣兵暂时居住的地方。”

    “暂时?”

    明封不解的看着莫北霆。

    “你们可能不知道,那个地方有半年的时间会空着,很多时候也会出入部分人,但都是夜间,那些雇佣兵既然是雇佣兵,肯定是要出去接任务的。”

    闻言,季沉沉声问道:“你有办法拿到里面的兵力部署吗?”

    “这……有点难!”

    莫北霆犹豫着,“我之所以知道这么多,是因为我曾经和那个酒庄有过合作,所以派人去查了一下,我所知道的,都是我查了很久的,况且既然是雇佣兵的地方,防备力量肯定很强,我在想,你们打算如何进去救人?那里面的雇佣兵个个都是精英,不比你们弱,你们只有四个人,救人的计划必须慢慢来。”

    “这里虽然是德国,Z国那边不能带武装力量过来,但并不代表我们不能动用武装力量。”海伦耸耸肩,露出一个十分妖艳的笑容来,“季沉,如果我这次帮了你的话,你打算怎么谢我?”

    莫北霆见状,心中已然了解了她的意思。

    这个女人,怕是又要多管闲事了。

    不过季沉这个人不错,杨乐乔对海伦也可以,他不介意帮他们一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