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去医院的整个过程都没有人说话,甚至是没有人发出一声稍微重一点的呼吸声,乐乔一直握着季沉的手,看那平静的脸庞,旁人简直都不敢想象她此时心里的纠结和痛苦了。

    越是平静的外表,就意味着她的内心越是惊涛骇浪,越是痛楚难过。

    莫北霆赶到医院的时候,季沉已经在手术里躺了半个小时了。

    海伦把所有的事情简单和莫北霆说了一句,莫北霆蹙起眉头,眼底浮动着难以言喻的敬佩之意。

    想不到季沉竟然还有这样的意志力。

    想见不到他对杨乐乔竟然那么的执着,在意。

    “我当时已经把穆凌峰引开了,可这个男人实在是又狡猾又深沉,后来猜到了不对劲,立即带着人就回山庄了。”

    杨天辰走过来,道:“那些时间足够了,如果不是最后那一枪……”

    若不是季沉及时挡住了射向乐乔的子弹,乐乔只怕已经成为一个死人。

    想到这里的时候,杨天辰还是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多谢你。”他最后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直接说了这么一句生硬,但是却真诚无比的话来。

    莫北霆摇摇头,“我一直很欣赏季少将,经过这一次之后,我更加欣赏他了。”

    海伦狐疑的看着莫北霆。

    你以前不是不欣赏任何人,只是自恋的欣赏你自己的吗?

    没想到现在竟然欣赏别人了?

    对上海伦那询问的眼神,莫北霆没说话,只是瞥了一眼那蹲在手术室门口的乐乔。

    乐乔身上的白色运动装染了季沉的血,手上也染了季沉的血……

    她如同一只柔顺又可怜的小猫儿,蹲在那个地方,让人看了不禁心疼起来。

    乐乔这一次终于懂了。

    每一次她躺在手术室的时候,其实最无助最绝望的那个人不是她,而是守候在外面的人。

    她每次重伤手术,季沉是不是也和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一样的。

    忐忑,害怕,恐惧,担忧……一切的负面情绪,全都爆发,侵袭而来。

    她抓住那一丝丝的希望,就像是即将溺毙在海里的人,抓着一根稻草,以为那是自己的救命稻草……

    可到了最后,她才知道,真正痛苦的人,不是受伤的人,不是命悬一线的人,而是那个守护着自己,那个用命在保护自己,那个一次次陷入愧疚和绝望的人。

    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乐乔都已经哭了一个多小时了,再这么哭下去,也不知道她的眼睛会不会哭瞎。

    好几次杨天辰来安慰她,她都是一言不发的样子,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极为冰冷的世界里,一点温暖也感受不到,外界的一切仿佛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她现在只关心躺在手术台上的那个人。

    只担心他的生死,担心他的安危。

    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被打开,那医生显然没想到外面会蹲着一个人,冷不丁碰到乐乔的时候吓了一跳。

    杨天辰连忙过来,把乐乔给扶了起来,“医生,人怎么样了?”

    这里的人,都是懂德语的,说起话来也很是自然。

    “病人的伤口感染,又是重度灼伤,还吃了能够抑制神经痛觉的药物,四十二小时之内都处于危险期中,只要度过四十二小时就不用担心了,不然的话……”

    医生的话即便是不说完,站在这里的人也都知道他的意思。

    乐乔闻言,腿一软,差点儿跌倒,如果不是杨天辰一直扶着她的话,她早就晕过去了。

    脑袋里嗡嗡嗡的,乐乔不知道后面医生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杨天辰和海伦劝了自己什么,她满脑子都是季沉还处于危险之中的话。

    “不、不会的,季沉不会……”

    杨天辰突然喝了一声:“杨乐乔,你给我坚强一点,你是我们杨家的女儿,是季家的儿媳妇,是季沉的妻子,你不可以这么软弱,你必须给我坚强起来,如果连你都放弃了,季沉是不是就更会放弃?”

    被杨天辰这么重重的一吼,乐乔的神思渐渐回了一些。

    她抬眼,看着自家大哥。

    杨天辰还是沉着一张脸,一字一句道:“越是在季沉危险的时候你越是要打起精神来,好好照顾他,陪着他一起度过危险期!你不知道你多少次处于重伤危险之际,季沉都是这么过来的,如果季沉和你一样软弱的话,你想想你当时还能不能醒来?”

    乐乔的脑海中,浮现了自己每次从手术室里出来,从病床上醒来时,看到的都是季沉的脸。

    尽管他很憔悴,可她还是看到他眼底一次次的精神和欣喜。

    乐乔被杨天辰骂了一通,总算是镇定下来,坚强下来,跟着就去了季沉所在的重症监护室外守着。

    明封走过来,不解的看着杨天辰,“嫂子已经很担心了,你怎么还骂他呢?”

    不爱说话的石桥这次也站在乐乔这边了,他凑过来,严肃道:“队长这样就是为了把嫂子救出来,你还这么凶嫂子,若是队长知道的话岂不是心疼死了?”

    杨天辰看着这一个两个都觉得自己不对的家伙,忍不住扶额,“你们知道什么?我若是不骂她的话,下一个倒下的就是她,等季沉醒来的时候看到的不是一个清醒的老婆,而是一个倒下的病人,你们说……你们要这么交代?”

    见两人都不说话,杨天辰挑眉看着石桥,“还有你,我告诉你,现在你们队长一时半会儿还醒不过来,你也不用担心他会骂我,若是他真的有力气骂我了,我给他骂也没什么的。”

    说着,他重重叹了口气,也跟着去了重症监护室外面。

    看到坐在走廊上的乐乔,心口莫名的心疼起来,但杨天辰到底还是没有再说什么。

    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明封和石桥的心情,也很是黯然。

    只有海伦稍微淡定一点,很快跟着莫北霆去善后了。

    穆凌峰可不会这么轻易地放弃,他下一步一定会开始打听这附近的医院有没有收下一个重伤的人。

    等季沉脱离了危险期,他们就要把季沉送回国。

    至于抓穆凌峰的事情,暂时先缓一缓吧,这次季沉为了救他的老婆,可算是拼了一条命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