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02章 穆凌峰的选择和代价
    “你说什么?”乐乔皱起眉头,脸上浮现了怒意,“穆凌峰,你可别得寸进尺!”

    “是吗?那这个女人的死,我可就真的管不着了,容我提醒你一句,你多耽搁一分钟,她离死神就更近一步。”

    握紧拳头,乐乔目光森森的看着车窗外来来往往的车辆,心头的烦乱和担忧,突然在这一刻宁静下来。

    是的,在这一刻,她别无选择。

    “好,我答应你。”

    为了保住关果凌和那个无辜孩子的命,哪怕穆凌峰要她现在去死,她想,她也会愿意的。

    她越是不愿意连累关家的人,就越是和关家扯不清楚。

    关果凌曾经对她不好是真的,可后来关果凌也帮了她不少。

    况且,她此时叫关果凌一声大姐。

    她更加知道,关果凌和肖扬之间那种死而无憾的感情,也知道那个孩子到底有多无辜,对关果凌和肖扬来说,那是他们曾经相爱过的结晶和见证。

    乐乔从来都做不出不顾别人生死的事情。

    “很好,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你放心,我会让这个女人平安的生下孩子,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我要看到通行证。”

    “好。”

    乐乔无力的挂了电话,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穆凌峰突然要进入江州的通行证,他一定是知道现在整个江州,整个Z国都在通缉他,那是国家级的通缉令,他根本逃不掉,除非他有通行证。

    而身为少将夫人,身为季家的人,她要拿到通行证的话会容易许多。

    穆凌峰,你要到江州来,是为了什么呢?

    是想找我报仇,还是想杀了季沉?

    季沉查出穆阳生犯罪的事情,导致整个穆家都垮了,也毁了穆阳生的前途,毁了穆凌峰的前途,他想杀了季沉报仇,是很正常的。

    而自己……当年穆阳生把还是婴儿的自己带到了江州,之后穆凌峰为了得到自己又想出了那么多的计谋……在德国的时候,他的确是想杀了自己的。

    不管他这一次的选择是什么,他的目的,都是要伤害她身边的人。

    乐乔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她会把关果凌救出来,也会保护身边的人。

    而在英国那边,穆凌峰挂了电话之后,懒洋洋的瞥了一眼快要晕过去的关果凌,“送她隔壁,自然会有人救她。”

    “是。”

    “杨乐乔,季沉,我还是会回来的,这一次,我一定会让你们付出代价!”

    如果不是季沉和乐乔的话,现在他还是高高在上、受人爱戴的空军少将,穆家也没有完蛋,他的前途还是一片光明。

    可现在呢?

    他成了丧家之犬,虽然他有着一支很厉害的佣兵,但杨天辰已经得到了Z国的全权授权,要把自己逮捕回去。

    他已经损失了不少人,照着这个趋势发展下去,他很快就会成为笼子里的困兽,彻底失去自由和权力。

    不!

    他绝不接受这样的结局,所以在他知道关果凌的消息之后,他想也不想就赶到了英国。

    这一次,他要反击,哪怕这代价是同归于尽,他也绝不放过害了他和穆家的罪魁祸首。

    这就是穆凌峰的选择,哪怕是死,也要杀了季沉和乐乔,或者是让他们一辈子都生活在痛楚之中。

    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选择,都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相应的代价,而这一次,穆凌峰的代价,就是他的命。

    而他的选择,将会让他完成最后的心愿。

    乐乔晕乎乎的来到医院,好在季沉一直都在电脑上和军区那边联系,也在了解整个计划,所以并未发现她的不对劲。

    一边给他削平果,乐乔一边道:“爷爷说你这次若是顺利的话,大约一个星期就会回来,难道你这次的任务是要离开江州吗?”

    季沉闻言,抬眼看了一眼乐乔,发现她的脸色不是很好,想着还是在担心自己,他道:“嗯,要离开江州,不过很快就会回来的。”

    知道他要离开江州,乐乔也放心多了。

    若是穆凌峰要来江州的话,一定会找上季沉的。

    季沉离开,留在江州的人,就是她,就算是穆凌峰威胁自己找到靠近季沉的机会,她也有了推脱的借口,只要能够拖延一段时间,她就不怕对付不了穆凌峰。

    “怎么了?乔乔,我发现你今晚的状态似乎很不对,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是啊,有点不舒服,还不是因为你带着伤都要离开?”乐乔故意道,“不过有鹰之特战队,还有荣师长亲自给你挑选的精英,我也不是那么担心了,我今晚陪你一晚上,明天就回季宅。”

    “嗯,我不在的时候你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知道吗?”

    “知道了!”

    季沉深深望着她那张精致的脸蛋,想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看到自己妻子的风姿了,他恨不得把她的一颦一笑都刻在自己的骨子里,刻在自己的骨髓中。

    只要这次他埋伏在暗处,抓到了穆凌峰的话,他就能和自己的妻儿团聚了。

    乐乔今晚还是破例和季沉躺在了一张床上,不过这一次让人意外的是,没有一个人来打扰过他们,好像是有人特意吩咐过一样,连来换药的医生和护士都没有出现一个。

    到了凌晨六点时,季沉睁开眼,看着怀里睡得很沉的女人,凑过去轻轻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低低道:“乖乖等我回来,老婆。”

    轻轻掀起被子,他放缓了脚步,穿好衣服之后,又回头看了床上的女人许久,才转身离去。

    可季沉不知道,无论他穿衣服的动作多么的小心,无论他走出去的脚步是多么的缓慢而轻微,那原本躺在床上熟睡的女人,在他把门轻轻关上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

    那双星辰般耀眼而又神秘的眸子里,闪过一道泪光。

    走到医院门口,看到来接他的军车,有两个穿着特战服的军人走过来,“队长!”

    季沉敬礼,随即道:“出发!”

    “是!”

    这辆军车离开之后,乐乔也很快起身叠好了被子,然后离开。

    她要去完成穆林峰交代她的事情。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