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在一间可以隔绝任何监控信号的密室之中,季沉坐在一台电脑前,十指不断在键盘上飞舞着,他的眼睛一转不转的盯着电脑上那些特殊的符号,还有一些需要破译的密码,这个就是穆凌峰通过摩斯密码和特有的账号传给M的命令。

    明封站在他的身后,屏住呼吸,生怕会影响了季沉的发挥。

    从今天早上八点收到这条密电之后,少将就一直坐在这里破译摩斯密码中隐藏的信息,而杨天辰和林野也亲自带着人去季宅外面守着了。

    额头上,不断的冒出冷汗来。

    不管是季沉,还是明封,又或者是守在季宅外面的杨天辰和林野,都很清楚今天是最为关键的一天。

    今天,很有可能发生最可怕的事情。

    如果他破译的越快,说明抓到穆凌峰的机会就越大,乐乔和孩子们的安全也就有保障,反之,他们会更加的危险。

    季宅,乐乔收到一条陌生短信。

    ——我已经到了。

    ——我要见你!

    乐乔故意隔了一个小时之后才回复过去。

    ——你是谁?

    这一次,那边没有回复她的短信,只是过了不久,她收到一张照片。

    是邮递员亲自送到季宅的照片。

    那邮递员送来的时候,指明要乐乔去签收,季闻抱着孩子们在玩,但看向乐乔身影的目光却变得深邃了几分。

    文欣儿和张妈在厨房做饭。

    当乐乔站在门口,拆开文件袋看到其中的照片时,她整个人呆滞在原地。

    “该死。”她低咒了一声,迅速握紧照片跑了进去。

    “乐乔丫头,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正要上楼的乐乔被季闻给叫住。

    乐乔犹豫了一瞬,道:“爷爷,我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我去楼上拿点东西。”

    “很快就要吃午饭了,你不吃饭了吗?”季闻问道。

    “不了,我晚上回来吃饭。”她说着,跑上了楼。

    从她的脚步来看,急促、没有规律,季闻不由沉吟片刻,抱着小珏去了另外一个房间,招呼了一个卫兵来看着季寒和季绵绵。

    乐乔下来的时候看到季闻不见了,忍不住问卫兵,“爷爷呢?”

    “回少夫人的话,老首长刚刚有点事情,不知道去哪里了。”

    时间紧迫,乐乔也来不及多说什么,“好的,我知道了,你看好孩子,我有点事情出去了,你帮我和爷爷说一声。”

    “是,少夫人。”

    乐乔匆匆出去,那卫兵不解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怎么感觉最近少夫人整个人都怪怪的,奇怪。难道是因为少将不在家吗?”、

    卫兵的疑惑,也是季闻的疑惑,更是文欣儿的疑惑。

    最近乐乔在家吃饭的时间,简直少的不能再少,就算是偶尔陪着孩子,也是抱着孩子在发呆。

    季闻打完了电话出来,看到卫兵,“她已经出去了?”

    “是的,老首长,少夫人让我告诉您,她有事情先出去了。”

    “嗯,知道了。”

    那张睿智沧桑的脸庞上,第一次浮现了如此凝重而又莫名的神色。

    乐乔,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到了指定的地点,乐乔打了给自己发短信的那个号码。

    “我已经到了,你在哪里?”

    电话那边,传出富有磁性的冷酷嗓音,“我在你身后。”

    一转头,乐乔就看到一身黑衣打扮,戴着一副墨镜,遮住了大半俊美脸庞的男人。

    男人朝着她的方向,一步步走过来,明明是很热的天气,可乐乔还是感受到了一股来自骨子里的冰冷和刺骨。

    这个男人,带来了黑暗和冷漠,带来了痛苦和悲哀。

    乐乔后退了一步,掩盖住脸上的难色,“穆凌峰,你把关果凌怎么样了?”

    “你最关心的,就是这个?乐乔,我们也有许久没有见面了,你就真的一点不关心我过的如何?”

    “我只想知道,关果凌和她的孩子怎么样了?你给我的那张照片……”

    “如果我不把那张照片给你,你是不是还要拖延一段时间,嗯?”穆凌峰伸出手来,想要去触碰乐乔的头发,却被乐乔巧妙的避开。

    他的手指落空,眼神晦暗了几分,“你真的不要惹怒我,不然的话,就不只是把她吊起来了,下一次,我会让人用子弹穿过她的脑袋!”

    “你……”乐乔咬牙,几乎目眦欲裂,“穆凌峰你这个人渣,变态,畜生,你根本就没有心!”

    “你骂我?”穆凌峰挑眉,“看来你是真的不在意那对母子的死活了,那正好,我打个电话。”

    说着,穆凌峰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神色坚决的打电话。

    乐乔一急,生怕他真的让人杀了关果凌和那个孩子,也顾不得男女之别了,冲过去就要抢他手中的手机。

    穆凌峰眼神一动,乐乔很轻易的抢到了手机,但她的腰肢却是被穆凌峰顺手给握住。

    他的手,无比冰凉。

    乐乔刚感受到他的手时,眼神就变得凌厉起来,“你放开我,穆凌峰你这混蛋!”

    穆凌峰凑近,呼吸落在乐乔的耳畔,“如果你敢推开我的话,我就真的拨出那个电话,到时候……”

    乐乔握紧手里的手机,余光中看到一道车影,她冷笑了一声,顺手一扔,手机掉在了路边,被车轮无情的碾压而过。

    “你的胆子真大,不过……我喜欢。”穆凌峰的衍射微微一动,她眯起眸子,“我现在想和你进去走走,可以吗?”

    乐乔蹙起眉。

    “你想进情侣隧道?”

    这里是乐乔那次要离开江州,回到临城的时候,和季沉最后告别的地方。

    不过,那都是曾经的记忆了。

    那个时候的她,还很年轻,还不是很成熟,只想着如何不连累季沉,却没想过,她离开的话,季沉会有多痛苦。

    见她出神,穆凌峰冷冷道:“怎么,又想起了季沉了?”

    “我想起谁和你有什么关系?”

    “以前没有关系,但是现在有关系了,乐乔,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要求,一而再再而三的忤逆我的意思,我有的是办法折磨关果凌母子,你可要知道,我不只是有一部手机。”

    之前的手机虽然被乐乔给砸了,但他还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