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18章 在关厉珏的墓前,了断
    面对明封这惊恐到连话都说不出来的模样,季沉很是淡定,“我吃了点特效药,走吧,完成我们这一次的任务!”

    季沉说完,已经转身离开。

    明封愣了片刻,连忙追了上去。

    “少将,你上次去德国的时候才吃了一次特效药,那药力虽然很强大,但是之后的痛苦你也是经历过的,你难道就没想过,若是被老首长和夫人知道了,他们会担心的吗?”

    “少将,你走慢点,我跟不上了。”

    “我们去完成任务是没错,可我们的任务目标在哪里?我刚刚只看到穆凌峰开车朝着临安路那边去了。”

    “少将?”

    “我们到底要去哪里?”

    季沉终于顿住脚步,目光冷厉而又深邃的看着外面已经渐渐落下去的夕阳,一字一句道:“陵园。”

    “……”明封一脸蒙圈的看着季沉的背影,怎么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临安。

    陵园。

    乐乔看到这片陵园的时候,只觉得无比的熟悉。

    只因为这里葬着一个她永远都不能忘记的人,她的救命恩人,也是她的一段虐爱执念。

    刚走进陵园的时候乐乔就不愿意再往里面走了。

    她不敢进去。

    因为她不知道穆凌峰会做什么,她不想再次来这里,打扰到在里面安静沉睡的男人。

    她的事情,她只想在外面解决。

    她不想关厉珏死了以后,还要看到自己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乐乔深吸一口气,对上穆凌峰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睛,“我不要进去!”

    “你是怕面对关厉珏,是吗?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你和关厉珏之间的关系了,你真的不用避讳什么的。”

    穆凌峰这话一出,乐乔咬牙道:“穆凌峰,你是故意带我来这里的,对不对?”

    穆凌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没多少时间了。

    他自顾自的走进去,没有听到乐乔的脚步声,“你可知道,如果在八点之前我没有打电话回去的话,我的手下就会朝关果凌的脑袋射出一颗子弹。”

    “你……”

    看到那浑身都陷入黑暗中的身影,乐乔到底还是抬起脚步跟了上去。

    虽然她很不想跟上去,但这个时候她不得不去。

    为了关果凌和她的孩子,让她再一次面对关厉珏,打扰关厉珏,又有什么可犹豫的呢?

    即便是为了还关厉珏当初的救命之恩,今天她也要让关果凌安全的回到江州关家。

    察觉到了乐乔的脚步声,穆凌峰的嘴角勾起了一抹意味深长的弧度。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很心软。

    他很喜欢她的心软,但相对的,他也讨厌她对别人的心软。

    不知走了多久,夕阳都要落山了。

    穆凌峰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站在关厉珏的陵墓前,“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穿的这么隆重来吧?”

    “知道,你是带我来看关厉珏的。”

    “不,不是,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关厉珏的话,我又怎么会穿的这么隆重呢?乐乔,其实你从季宅出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了。”

    乐乔眯起美眸,“知道什么?”

    “知道我今天来找你,是为了和你做一个了断。”

    “你我之间,的确存在了太多的恩怨,若是不了断的话,你我都难以睡好一个安稳觉。”

    穆凌峰走到了前面,手轻轻靠在了关厉珏的墓碑上。

    乐乔的目光,则是定格在关厉珏的照片上,那照片还很新,和一年多前一模一样,照片上的男人依旧是英俊,阴柔,但眼神还是那么的冷酷而又骄傲。

    她没有对穆凌峰说什么话,因为她和穆凌峰之间,只是为了做出一个了断。

    她突然蹲在了关厉珏的陵墓前,伸手打开了下面的一个石格子,低低道:“厉珏,我好久都没有来看你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怪我,也许,我今天就会死在这里,也算是让你看到我的结局来吧,虽然你不一定会那么喜欢,我的命是你救的,现在我如此不珍惜这条命,你一定会很生气。”

    她的声音很轻柔,也很温和,像是在和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聊天似的。

    穆凌峰眯起危险的眸子,仔仔细细的打量着乐乔俏丽脸蛋上的神色。

    她在干什么?

    她是不是知道了今晚她的结局,打算在这里和关厉珏做一个告别?

    夕阳的光芒,是金色而又神圣的,这阳光落在乐乔的身上,在地上牵出了一个长长的影子……

    拿出一条十分熟悉的项链,乐乔的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这是星月留痕,还是关果凌给我的,她说,这是你无法送出,也没有勇气送出来的礼物,她把这礼物交给了我,可我……还是把它还给了你。”

    挑眉,“既然已经还给他了,为何又拿出来?”

    “因为……这是一种仪式!”

    乐乔把这条项链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那细细的项链上,镶嵌着几颗流星般的钻石,组成了一轮弯弯的月牙。

    乐乔弯起眸子,笑了。

    她的眼睛也是弯弯的,和脖子上的钻石月牙一模一样。

    “现在我戴着星月留痕,算是圆了你最后的愿望。”

    厉珏,我希望你能够保佑我,杀了穆凌峰这个变态杀人狂,也保佑关果凌,平安的逃出来。

    穆凌峰感受到乐乔身上越来越冷的气息,他蹙起眉,“你想做什么?”

    乐乔的手指,微微一动。

    她是坐在关厉珏的墓碑前的,在刚刚取出星月留痕的时候,她是故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穆凌峰的视线。

    在她原本来看望穆凌峰的时候,不只是把星月留痕放在了这里,也放了一把微型手枪在这里。

    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穆凌峰正要弯身去把乐乔给拉起来,想看看她到底在做什么,可刚刚动作,就被乐乔用手枪指着。

    他恍然大悟,“原来,这里还有一把枪。”

    “不错,这里的确有一把枪,这枪是我当初给关厉珏的,我知道你想杀了我,想让季沉一辈子痛苦,想让他品尝孤独,被悲哀缠身,可是你不该带我来关厉珏的陵墓这里,在这个地方,你没有机会活着出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