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哈哈哈,果然是我大意了,就算是因为意外离开了部队,但部队教你的东西,你却是一点也没有忘记。”穆凌峰站直了身体,虽然是站在关厉珏的墓碑旁的,可他这一次却没有挨着关厉珏的墓碑一星半点。

    乐乔看着奇怪,但还是一字一句道:“穆凌峰,如果我现在杀了你的话,你就再也不能伤害我在意的人了。”

    “对,你的确是可以杀了我,可你好好想想,你真的要在关厉珏的面前杀人吗?尤其是你在他的面前杀了我,就等于杀了他的亲姐姐和他的外甥,你觉得……他会高兴?”

    这话,让乐乔的神色微微怔了片刻。

    “我知道你的意思,可我没有别的选择,你说过,这是我们两个的了断,我来的时候就知道,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当我看到你穿着一身丧礼的时候才会穿的黑衣服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来参加你我之中任何一人的葬礼的。”

    穆凌峰的眼神微微闪烁了几下。

    “如果我说,我穿这身衣服来,是为了参加你的葬礼呢?你觉得奇怪吗?”

    “不,我并不觉得奇怪,我只会觉得你太过自信。”

    乐乔说着,眼前仿若浮现了先前汽车炸弹爆炸时,那一片火海和血腥,她语气森寒道:“穆凌峰,你真的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你杀了那么多人,这一次,我就算是拼了这一条命,也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陵园的。”

    “不会让我活着离开陵园?也好,这片陵园还不错,以后若是能够和你一起葬在这个地方,倒也是我的一种归宿。”

    “谁要和你一起葬在这里?穆凌峰,你真是疯了!”

    乐乔说着,就要开枪。

    穆凌峰的眼底,突然闪过一道震惊的光芒。

    “关厉珏,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他这么一喊,还是看着乐乔的身后,乐乔条件反射的以为这是真的,立即转过头去。

    可当她一转过头,什么也没有看到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被穆凌峰给骗了。

    然而,她即便是再快的反应,也敌不过早有准备的穆凌峰。

    穆凌峰几乎是在她转头的那一刹那就抓住了她的手腕,动作干脆利落的夺下了乐乔手中的微型手枪。

    把玩着手枪,他看向了一脸愤怒的乐乔,“是不是想说我无耻?不,这是兵不厌诈!”

    他说着,神色突然从刚刚的慵懒和淡然,陡然变得凌厉而又深沉起来。

    手腕一抬,他手里的枪对准了乐乔的眉心。

    “乐乔,你知道吗,其实我真的很不想杀了你,我现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乐乔眯起眸,“什么机会?”

    “和在德国的时候是一样的,要么,你跟着我走,要么,我杀了你!”

    闻言,乐乔冷哼一声,“如果你只会这么威胁我的话,不好意思,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我就是死也不会跟着你离开的,而且你似乎忘记了一点,这一次季沉为何不在我的身边,你可知道?”

    “知道,他应该是接到了什么重要的任务,已经去执行任务了,我来之前就已经查过了。”

    穆凌峰刚说完,神色突然变换了一下,“你想告诉我的是,季沉这一次的任务,就是为了抓捕我?”

    “不然你以为林野为何出现在情侣隧道?只要是有你的地方,他就会出现。”

    “哈哈哈……如果他真的是为了抓我的话,那他自己为什么不出现?是了,他好像受了重伤,根本动弹不得,乐乔啊乐乔,你怎么会爱上这么一个没用的男人?”

    乐乔没说话。

    穆凌峰的心情甚好,不知是不是早已知道今夜就是他最后的时光,他很是轻松愉悦,“如果我的女人被人威胁了,被人抓了,我一定想也不想就冲出去保护她了,你看看季沉,真是一个胆小如鼠的家伙,不对,他是自私才对,为了完成他自己的任务,甚至不顾自己老婆的生死,哧哧哧,我想想都觉得替你委屈和不甘呐。”

    冷笑了一声,乐乔一字一句道:“你根本没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这个世界上,就算是全世界的人都不懂得季沉,我杨乐乔也一定是最了解他、最懂得他的那个人。”

    穆凌峰那轻松的神色因为乐乔对季沉的信任和坚定而变得扭曲和狰狞。

    他面带厌恶的说道:“我最不相信的就是你们这种只愿意相信爱情的人,如果爱情真的可以解决一切的话,为什么季沉不在你的身边?为什么你要独自一人来见我?”

    “穆林峰,你就是一个没有心的人,和你谈感情,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你要动手的话就快一点,不然的话,就放我走!”

    “放你走?乐乔,你真的以为现在还是和在德国的时候一样吗?那个时候的我还有退路,可现在的我,除了杀了你,我真是没有任何想做的事情了。你不会放你走的,永远都不会!”

    看到穆凌峰脸上露出的疯狂和狰狞,乐乔心里泛起一阵阵惊恐和不安,“你想和我一起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乐乔算是明白了穆凌峰的意图。

    他不愿意一辈子做一个被通缉的人,并且他也清楚,即便他多么厉害,也逃不过Z国的追捕,他这一次回来,只是为了和自己一起死。

    这是穆凌峰能做出来的事情。

    穆凌峰目光温柔的看着乐乔,“怎么,你不愿意陪我一起死?你放心,等你死了以后,我一定会下来陪你的,乐乔。”

    他的话,像是在对一个情人说着最甜蜜的耳语,又像是在对一个女人说着最为珍贵的承诺。

    只可惜,他说的不是在一起,而是一起死!

    “穆凌峰,看来你不只是变态和疯狂,你的内心,还生了病。”

    “你说的对,我的确是生了病,并且,我的病无法治好,除了和你一起死,没人能治好我的病。”

    说完,穆凌峰的手指,就要扣动扳机。

    乐乔闭上眼睛,“也好,杀了我的话,不管你是不是真的会自尽,你都逃不掉了!”

    只是,乐乔还是很想念自己的孩子,也很想念季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