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35章 现在你依然爱说大话
    尽管受到不少护士的注目礼,可容恒还是很淡定的去找了一个护士,“请问一下季沉季少将是在哪个房间?”

    那护士将容恒穿着一身军装,又是找季沉的,估计是季少将认识的人。

    于是给容恒指了路。

    “多谢。”容恒礼貌的道谢之后,径直去找季沉了。

    叶子阳出去没多久,又折回来了。

    他想看看那个男人是不是容容的男朋友。

    不是他误会,而是他从来没有看到容容会在医院这样的公共场合和异性过分接触,也没有看到过容容被哪个男人牵着手,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他面前。

    不知怎么的,心里还是有点难受的。

    不过他刚折回来就看到容恒拉着一个护士打听他师父季沉的病房,担心容恒会找季沉的麻烦,于是就跟在了后面。

    容恒一心要去看看季沉到底是多厉害的人,自然不会注意到叶子阳回来了。

    虽然他以前远远的在几大军区的表彰会上看到过季沉,不过那也只是远远的,印象中的季沉,很是威严冷酷,清冷淡漠。

    和妹妹口中那个对杨乐乔温柔体贴、不惜为了救她牺牲自己的季沉,似乎不大一样啊。

    抱着疑惑好奇的心态敲响了季沉病房的门。

    季沉还以为是护士,懒洋洋道:“进来。”

    容恒推开门进去,映入眼帘的男人,慵懒,性感,脸色苍白却有着难以言喻的俊美轮廓,给人一种很威严高贵、自信从容的气势。

    看到来人不是护士,而是一个穿着军装……目光在容恒的军装标志上看了看,又扫了一眼他肩膀上的杠杠,嘴角扬起一抹冷傲弧度。

    “第三军区炮兵连连长,容恒?”

    虽然是问句,可容恒听得出来,他很肯定自己的身份。

    挑眉,容恒走了进去,站在病床不远处,“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季沉没告诉容恒,已经有杨天辰给他打过电话,“你身上的军装是炮兵团的制服,肩膀上的肩章暴露了你的军衔,另外,容家在江州也算是个名门。”

    “不愧是江州第一少将,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认出了我。”容恒虽然表面上很淡定,但他的内心却有些汹涌。

    想不到,季沉真的和传闻中的一样厉害。

    “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特意夸我两句?”季沉故意道。

    显然不是。

    “我来,是想向季少将讨教两招,不过看到季少将现在的样子……似乎并不能应战。”

    容恒的口气,带着几分自傲。

    季沉蹙起眉,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小看他季沉呢。

    “我的确是受了伤,但是……”

    他正要和容恒把时间定在半个月之后,尽管那时候他的伤势还没完全恢复,但却行动自如,教训一下这个骄傲的容恒也不是不可以。

    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抢先一句了。

    “我可以和你比试两招。”

    叶子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季沉看到叶子阳时,眉头微微拧起,眼底闪过一道光芒。

    “叶子,你不是回去了吗?”

    “师父,我刚好想到还有事情要和你说,就回来了,没想到还有人这么不知天高地厚要挑战师父你。”叶子阳说这话的时候,是看着容恒的,他的眼神很鄙夷,也很有敌意。

    容恒可不知道叶子阳对自己的敌意来自哪里,难道他早就知道自己一直想要挑战季沉,所以之前才会用那么冰冷的眼神看自己?

    “你是季少将的徒弟?”

    “不错,叶子阳,第一军区骑兵连连长。”

    “原来是骑兵连的人,以前都没听说过,骑兵连的连长有这么年轻,怕是因为你师父的关系,你才会……”

    容恒想要出言挑衅两句,但却得罪了一直不想说太多话的季沉。

    “容恒,你来这里是为了挑战我,可不是来讽刺侮辱人的,既然你觉得叶子的连长之位名不副实,不然你们两个比一比好了,叶子如今也就二十四岁,我听说你和我差不多大的,那你应该有三十岁了,在部队里的时间肯定也不叶子长不少,不如你试试看,你和他……谁比较厉害。”

    容恒没想到季沉竟然会把一个小徒弟推到自己面前来。

    他不解的看着季沉,“你真的让这个小娃娃和我比?你也说了,他只有二十四岁,怎么可能会是我的对手?”

    “呵,人外有人,这句话,可别忘了。”

    季沉觉得这容恒看起来还不错,就是太傲气了点。

    真以为就他一人最厉害?

    如果他最厉害的话,怎么会这个年纪了还在炮兵连连长的位置上七上八下的。

    其实季沉才是真正的傲气,三十岁的连长,算是很优秀的人了。

    只是季沉以及他身边的人都比较出类拔萃,都是变态级别的人物,才会小小年纪已经军功累累,军衔不低。

    叶子阳之所以能够成为眼高于顶的季沉的徒弟,不只是因为他很讨喜,又会说话,而是因为他本身能力也不错,还很上进。

    季沉现在虽然受伤了,但若有人要挑战他,他也不怕,更加不会生气。

    但是让他很不爽的是,这个容恒竟然敢瞧不起他季沉的徒弟?

    真以为他是不会生气的人不成?

    容恒看到季沉那看似淡然的脸庞上,浮现了浅浅的冷意。

    心头,渐动。

    他道:“如果你真的想让你的徒弟和我比试的话,我希望你可以答应,如果我赢了,一个月之后,我再次回来,我们再来比一次。你受了伤,我不会占你的便宜,我选在一个月之后,你不会吃亏。”

    容恒的话,让叶子阳无语起来。

    “你这么有把握,你能赢得了我?”

    叶子阳问。

    容恒偏头,高高在上的看着他,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很喜欢说大话,不过那都是从前了,现在……“

    “现在你依然爱说大话。”

    叶子阳补充了一句。

    这话,直接让容恒的脸色黑了下来。

    很是难看。

    季沉倒是比较满意,他的眼底浮现了笑意,道:“容恒,你这么瞧不上我季沉的徒弟,那今天就和他比试一下吧,如果你赢了的话,你提出的要求我一定答应你,如果你输了……不好意思,以后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起任何挑战的话,当然,你还要和叶子道歉。”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