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还挺傲娇的。乐乔暗暗道。

    “季少将,你真的不吃?这苹果可口的很,你看,红扑扑的,跟小脸蛋儿似的,要不要吃一口?”为了讨好这个刚刚被自己“无情”推了一把的男人,乐乔把哄家里那三小只的压箱底本事都拿出来了,声音那叫一个温柔,表情那叫一个耐心讨好。

    事实证明,这一招不只是对家里那三小只有用,对面前的这只大的,也很有用!

    季沉转过头,大手十分有力的按住了乐乔的后脑勺,把她按到自己面前来,快很准的吻住她的红唇。

    这个吻,他也算是等了太久了。

    刚刚就想吻的,可惜被关果凌打断了,还害他受了点轻伤。

    “唔,季沉……”乐乔想说话,可她所有的话语都被季沉强行吞入了口中,留下的,只有在空气里弥漫着的暧昧和火热气息。

    不知过了多久,乐乔觉得自己快要不能呼吸了。

    她不能理解,为什么每次这家伙强吻自己,都要吻到自己不能呼吸才会放手。

    好不容易被放开,乐乔张着被吻红肿的唇,呼吸新鲜空气。

    饱满殷红的唇瓣上,还有刚刚接吻留下的亮眼水光……

    季沉的眸光,越发的深沉,幽暗。

    “你可真……”乐乔的话,还没说完,又一次被男人吻住。

    “唔……”

    这混蛋,怎么可以这样?

    她的双手,渐渐没有了力气。

    脸蛋上更是通红,和她刚刚说的苹果一样,红扑扑的,让人直想咬一口。

    叩叩叩。

    门外,这次的敲门声很大。

    乐乔急了,眼珠子不停的转动着,紧紧捏着季沉的手腕,那力气大得季沉都忍不住皱眉。

    可季沉还是狠狠在她的嘴唇上咬了一口才松开她,“下次再惩罚你。”

    “你刚刚的惩罚还不够?”乐乔嘟起嘴巴,觉得有必要和季沉约法三章,以后在可能会出现人的地方,坚决不能接吻。

    只可惜,她之后就算是定了这个规矩,也管不住时不时就突然想要亲吻一下的季少将。

    乐乔起身去开门之前,还用手机的自拍功能看了看自己的嘴唇红肿到什么程度了,季沉看到她的动作,忍不住笑出声来,揶揄道:“老婆,你放心吧,就算是被人看出来,也没人敢说出来。”

    “是啊,人家就算是看得出来,也肯定不敢说什么的,但我可不会和你季少将一样。”

    “哦?老婆你这话什么意思。”

    “自欺欺人啊!”乐乔狠狠瞪了他一眼,殊不知自己这个时候水盈盈的眸子里,盛满的不是愤怒,而是诱惑。

    季沉看的如痴如醉,心神皆动。

    乐乔懒得理男人,去开门。

    叶子阳知道自家师父师娘半天不开门,也不说话,肯定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可没想到说了那么久。

    他的身边,站着容容。

    “师娘,你在嘴巴怎么了,是不是喝水烫着了?”

    叶子阳是个笨蛋!

    容容见乐乔的脸色不是很对,好像还很红很尴尬,眼神更是闪躲,她连忙道:“乐乔姐姐,时间差不多了,你和季少将一起下去吧,我和叶子阳先去了。”

    “嗯,好!”

    “师娘,你的嘴巴……”

    容容彻底看不下去了,拽着叶子阳就要走,“走啦,你的废话好多。”

    “可是师娘的嘴巴……”

    “可是……”

    叶子阳的声音,消失在走廊。

    乐乔关好门,咬牙切齿的看着在床上笑意明显,表情很是慵懒,欠揍的男人。

    “季沉,都是因为你!”

    不只是他吻了自己,把自己的嘴巴都吻肿了,也因为他收了一个这么耿直的徒弟。

    太尴尬了有木有?

    “老婆息怒,我以后一定好好收拾叶子,让他再也不敢乱说话。”

    “我说了,我才不是自欺欺人的人呢。我走了,你自己下来。”乐乔去拿了自己的手机和包,不想理季沉了。

    季沉见状,生怕她真的不理自己了,赶紧叫道:“老婆,我后背好痛啊,不知道怎么了。”

    乐乔的脚步放缓。

    尽管理智告诉她,这一定是季沉故意的,其实他根本没事,可她的情感还是控制了她的脚,让她转过弯,走到了床边。

    “哪里痛?我去叫医生给你打针。”

    “其实只要老婆亲我一下就好了。”

    “季沉!”

    “好了好了,我不开你玩笑了,老婆你扶扶我,再不去就要迟到了。”

    “你也知道你要迟到了。”

    关果凌下楼的时候看到一个坐着轮椅的病人,好像进不去电梯,于是主动帮了个忙,到了一楼,她推着病人的轮椅出去的时候,正好被在楼下等容容的容恒看到。

    在医院里,这样的一幕很正常,不过……

    容恒的眼睛,落在了关果凌那双修长白皙的大腿上。

    虽然关果凌今天穿的是职业套装,是一条黑色的包臀裙,可即便是这样,她那双美腿还是难以掩盖其魅力。

    他好奇的盯着关果凌的美腿看了会,然后抬眼,看向了关果凌的脸蛋儿。

    长得很美艳,也很清冷。

    唔,应该是个冷艳美人。

    看起来,年纪似乎不小了,因为她的眉宇之间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沧桑。

    “你好,小姐,我是……”

    容恒走过去,自我介绍还没有说完呢,就被关果凌冷冷打断了,“麻烦让一下。”

    “额……好的。”

    容恒让开了一点,那轮椅病人对关果凌感激道:“谢谢小姐的帮忙,多谢了。”

    “不客气,举手之劳,如果没什么需要的话,我先走了。”

    “好的,多谢小姐。”

    关果凌看着那病人,以前她还是关家大小姐,过的养尊处优,娇贵傲气,可渐渐经历多了,也明白多了。

    尤其是和肖扬在一起之后,她对社会百态有了更深的了解,心里柔软善良的那一面也发掘的更多了。

    看到乐乔,她也在想,她一定要做一个和乐乔一样坚强,一样善良的人。

    乐乔能够原谅伤害了她的人,那么自己呢?

    也能!

    “小姐?”

    容恒的声音,打断了关果凌的思绪。

    她皱起眉,不悦道:“先生有什么事吗?”

    “请问小姐叫什么名字?我叫容恒。”

    这种搭讪的男人……关果凌也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不好意思,我不乐意告诉你。”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