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650章 叶子阳勇救师父季沉
    在来之前他就已经打好了招呼,所以车子一停好,就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女人带着他进去了。

    “季少将,这几天欧阳副官的状态不是很好,一直在说胡话,和之前疯疯癫癫的样子不太一样,虽然表现的平静了许多,但是他说的那些话却很……”

    季沉皱起眉头,“他说了什么?”

    “这个,我也不敢说,还是季少将您自己去看看吧。”中年医生名叫汪慧红,是这精神病院中少有的比较理智的医生。

    在香山精神病院,有不少医生其实都是有部分偏执和古怪的,不然的话,他们也不会被送来。

    季沉在两年前找到欧阳武的时候,就把汪慧红医生也送过来了,就是为了专门照顾欧阳武的。

    汪慧红的儿子,以前被季沉救过,所以她愿意来这边帮季沉照顾欧阳武,这一来,就是两年。

    如果不是与世无争,内心宁静清澈的话,只怕她也已经被精神病院里的诡异氛围感染了。

    “那好,一会儿还有个人也要来这里,麻烦汪医生您把他带进来,让他在休息室等我。”

    “好的。”

    季沉熟门熟路的去二楼找欧阳武。

    可见他已经来过这里很多次了,只是他每一次来的时候,欧阳武都不搭理他,还是上一次他穿着军装来,欧阳武才像是受到什么刺激一样,终于开口,偶然间提起以前的事情。

    这一次,季沉特意穿着军装来,就是为了让欧阳武开口的。

    如果不是从方圆那里得到一个很关键的紧要消息,他也不会在半夜冒险前来。

    他打开了外面的灯,然后轻轻敲门。

    作为曾经的师长副官,欧阳武的警惕性很高,即便是已经疯了,他也有着最为警惕和防备的灵敏。

    季沉听到脚步声。

    他后退了几步。

    门突然从里面打开。

    一把玩具枪,对准了他的眉心。

    动作之快,之准,无不昭示着这个曾经的欧阳副官是一个多么优秀的军人。

    季沉眯起眸子,看着欧阳武的眼睛,“我来找你了,还记得我吗?”

    欧阳武这一年,四十三岁了。

    季沉是在两年前,也就是他四十一岁的时候才在L市找到他的。

    据说他疯疯癫癫在L市的精神病院,已经二十二年,被接到香山精神病院两年,换句话说,他已经疯了二十四年。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一个冷静睿智的师长副官,疯了二十四年?

    欧阳武防备的盯着季沉,原本扩散的瞳孔光芒,渐渐的凝聚起来。

    “你是……季,季。”

    季沉点点头,大步走进了他的房间,“对,我是季沉,云雨月的女婿!”

    听到云雨月这三个字的时候,欧阳武差一点就叫出声来。

    坐在椅子上,季沉严肃的看着欧阳武,“我已经找到你的儿子,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以为你已经殉国了。”

    欧阳武的眼神,闪烁了几下。

    “哈哈哈,我哪里来的什么儿子,我只有一个女儿,我只有女儿!”

    “我这辈子,只有我的女儿,可惜她已经死了,死了。”

    “杀我女儿的人,就是魔鬼!是魔鬼!”

    “欧阳副官!”季沉猛地叫道。

    欧阳武的身体一僵。

    他的眉头,在此时皱起。

    “我知道你没有疯,如果你真的疯了,那你不会在听到我叫你欧阳副官的时候有反应,其实你一直都记得你是谁,也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吗?你之所以装疯,只是因为你怕害死你唯一的儿子。”

    季沉的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根针一样扎进欧阳武的身体里。

    很痛。

    可正是因为这样的痛,才更加让他感受到,他好像……还活着。

    他还没有死。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要问我。”欧阳武摇晃着脑袋,后退,身体贴在墙壁上,防备又凶狠的看着季沉,像在深夜里看着猎物的狼。

    “杀了我,杀了我,一切都过去了,为什么不杀了我?啊?”

    “你不该杀了我的女儿,你不该啊!”

    “我一定要举报你,我一定要举报你,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你给我走开,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

    欧阳武的话,听起来很没有逻辑,而且说来说去都是那几句话,季沉蹙起眉头,似乎是在琢磨他说的这些话带给自己的信息。

    欧阳武在季沉沉思之际,猛地往前一步,手里的玩具枪抵在了季沉的太阳穴上。

    这枪,做的很逼真,给人一种莫名的森寒凛冽之意。

    季沉抬眸,墨黑深邃的眸底,闪过一道寒光。

    与欧阳武对视。

    在季沉的眼睛里,欧阳武仿佛看到了当年的那个人,他的眼底,也是这么的无畏,也是这么的淡然,冷酷。

    是了,就是那个人。

    “杨程显!”

    他突然尖叫一声!

    眼看着就要扣动扳机,可就在他要动手的那一刻,一道旋风腿,踢在了欧阳武的手腕上。

    手里的玩具枪,就这么掉落在地。

    季沉刚刚被欧阳武那突然叫出的一个名字给震撼到了,压根没注意到叶子阳竟然跟了过来,还敢对欧阳武动手。

    他皱起眉头,狠狠瞪了叶子阳一眼。

    可叶子阳一点也没有接收到自家师父的抱怨和责怪,他反而从自己的腰间掏出了配枪,对准欧阳武,“别动,不然我开枪了。”

    见欧阳武坐在墙角处,一动不动,他才敢转头看向季沉,“师父,你没事吧?”

    季沉站起身来,顺便把地上的玩具枪也捡起来,递给叶子阳,“好好看看这枪里是否有子弹。”

    叶子阳在摸到玩具枪的时候就确定,这枪不只是没有子弹,而且还是个假的。

    质地和重量,根本就不是真枪的料。

    额间,冒出无数黑线,叶子阳突然变得尴尬起来。

    谁能知道这精神病院竟然还把玩具枪给精神病人玩?

    玩就玩吧,偏偏这病人拿枪的姿势那么娴熟,扣扳机的动作那么冷厉,他看走眼了都。

    不过这个时候见季沉忙着他的事情,叶子阳耷拉着脑袋也不敢上前去打扰,只是乖乖的站在门边不说话。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