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季沉高深莫测的看着欧阳武,这眼神有点冷,让欧阳武浑身都不太自在起来。

    “实话和你说吧,我这两年来,读了所有我岳父的书籍,哪怕是他做的一个笔记,我也全部看完,甚至是反复推敲。我看过他的报告,也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一个优秀的飞行员,一个被国家所有人认可的天才飞行员,是绝不会在飞行过程中犯下那样低级的错误,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我们都不知道的隐情。”

    “可杨家没人去查,你远在江州,怎么想到要查的?”

    “这就更简单了,我之前奉命暗中查探穆阳生这些年来做的事情,包括一些犯罪行为,他的儿子穆凌峰也掌握到了什么,在死后给我寄了一封信。”

    如果不是收到穆凌峰寄给他的那封信,他根本不敢相信,他一直以来的猜测竟然会是真的。

    尽管他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自己的猜测,可当猜测成为现实,那种震撼还是无法避免的。

    穆凌峰是个很心细的人,他这次到江州来,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心来的,他杀了乐乔,可以让自己痛苦一辈子,再让自己去查出乐乔父亲的死亡真相,好让杨家不得安宁。

    这样的手段,真的不愧是穆阳生的儿子。

    “穆师长的儿子,竟然给你提供了线索?这、这不可能啊。”

    季沉摇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可能的话,那就是人死复生,除了这个,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可能。你已经装疯了二十四年,不,已经二十六年,从我的妻子出生时,你就疯了,而且下落不明,穆阳生已经把你的事情报成了殉国,尸骨无存。”

    “我被关在精神病院太多年,对于外面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找到我,为什么笃定我知道眼前的事情,又为什么一定要揭穿以前的阴谋。”

    “我要揭穿以前的阴谋,是为了避免更大的阴谋再次发生。”季沉一字一句道,“我不敢笃定你会站出来,更加不敢相信,你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竟然真的愿意被精神病院的高墙禁锢住。”

    他不信,欧阳武没有逃出精神病院的本事。

    “身不由己。”

    他道。

    季沉眯起危险的眸,“是因为你的家庭,你的孩子,还有你那个失踪了的女儿,是吗?”

    身体,一僵。

    欧阳武不可置信的看着季沉,“你……竟然都知道?”

    “除了这个理由,我不相信还有别的东西能够束缚住你,能够让一个意气风发的军人把他最美好最珍贵的岁月埋葬给精神病院。”

    “是啊,我的年轻岁月,还有我那些最该为国家奉献的时光,都因为那个阴谋,彻底的埋葬了。”

    “你果然承认了,当年的事情和你有关。”季沉目色深沉的盯着欧阳武,“杨程显,到底是谁害死的?”

    “他是自杀的。”

    叶子阳等啊等,不知道季沉和那个精神病人到底在说什么。

    那个精神病人真的不是精神病吗?他想。

    一个小时过去了。

    门吱呀的一声开了。

    一股寒流,从房间里侵袭而来。

    叶子阳的身体莫名打了个寒颤。

    “师父,你怎么了?”叶子阳有些怯怯的看着季沉那阴沉不已的脸庞,心头一阵不安。

    季沉睐了他一眼,“走吧。”

    “师父,去哪里?”

    “江州市。”

    一路上,叶子阳开着自己的车,季沉开着他的车,两人往江州市开去,叶子阳整个内心都是疑惑的。

    直到现在,他还再纠结之前那个明明看起来就是个精神病人,但却在最后清醒的男人是谁。

    师父为什么大晚上的来见他。

    为什么要瞒着师娘?

    无数的疑惑,都在车子停在医院的停车场之后,被叶子阳问起。

    季沉的病房里,灯光通亮。

    季沉站在窗前,外面凉飕飕的夜风吹在他的身上,让他勉强清醒了一点。

    如果欧阳武说的那些都是真的,那么这其中一定隐藏了一个很大的阴谋,而这个阴谋,极有可能让所有人都跌破眼镜。

    “师父,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季沉听到叶子阳的声音,才恍然知道这病房里除了他自己,还有一个人。

    他转过身来,缓步走到了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叶子,坐。”

    叶子阳点点头,跟着坐下来。

    “师父你说。”

    他知道,季沉一定会告诉他的。

    “那个男人,叫欧阳武,是临城第三军区师长穆阳生的副官。也是穆阳生最好的兄弟。”

    叶子阳刚刚才坐下,听到这消息,陡然站起身来,“啥?第三军区师长的副官,不是早就已经殉职了吗?”

    “没错,这是穆阳生给的官方消息,所有人都接受了这个事实,甚至是欧阳家的人。”

    “师父,既然这个欧阳武没死,为什么穆阳生还要捏造一个他已经殉职的事实?”

    季沉的眉眼,变得微微凌厉起来。

    “你以为呢?”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说不得的阴谋不成?可欧阳武不是一个小士兵,也不是一个小军官啊,他可是个师长副官,那级别,可是和师父你一样的,怎么会……”

    叶子阳就算是扣破了脑袋,也想不通。

    “这还能因为什么,当然是因为有些人贪权,贪污,贪名。”

    “师父你和我说过这三贪,也告诉过我身为一个军人,我们的天职是保护人民,保护国家,我们的部队里虽然也有犯了三贪的人,可……那个欧阳武一直都是一个表率,第三军区的很多人都很尊敬他,如果不是他要留在穆阳生的身边,只怕现在的成就更加的……”

    “没错!叶子,如果不是欧阳武顾及了当年他和穆阳生的关系,他也不会落到如今的地步。”

    叶子阳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师父,你既然找到了欧阳武,为什么不把他带回来呢?反正现在的穆阳生也不是第三军区的师长了,他现在只是一个犯了错的领导,被撤职,还疯了,怕什么。”

    “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告诉你那个人的身份,是因为今晚你也跟着去了,这件事情你必须保密,尤其是对你的师娘。”

    “恩恩,只要师父不同意,这事儿我一定不说出去,让它烂在我的肚子里。”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