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当叶子阳听完季沉的吩咐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英俊潇洒的脸庞变得郁闷起来。

    他怎么能答应师父这样的事情呢?

    可偏偏他已经答应了啊。

    “你师娘马上就要来了,怎么,难道你想反悔?”

    叶子阳感受到季沉身上凌厉的气势,哪里敢说自己是真的想反悔,他抹了一把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严肃道:“我知道了,师父,我一定会问的。”

    “嗯。”季沉点点头,闭上眼睛开始小憩。

    五分钟后,乐乔敲门,进来。

    “咦,叶子,你怎么也在这里?都这么晚了,没回去休息?”

    叶子阳连忙把椅子搬过去给乐乔坐,“师娘你坐这里,坐这里。”

    “你今天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的……狗腿?”乐乔挑眉,斜睨着叶子阳,看他的眼神很是古怪。

    叶子阳弯起眼角,笑道:“哪有的事儿,我只是看到师娘你这么晚了还来陪师父,感动的。师娘你对师父可真好啊,我这么晚来,完全是为了给师父汇报一下我这几天的训练成果,你不一样啊,你是关心师父,特意来陪师父的,对吧?”

    “哦?你这几天不是忙着和容容在一起吗?我还以为你荒废了训练呢。”

    乐乔故意调侃道。

    叶子阳的脸色变得有点尴尬起来。

    他的眼珠子不断地看向坐在床上,表情很温柔的看着自家师娘的师父……心中那叫一个感慨。

    师父啊,我能撤了吗?

    那么隐私的问题,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问啊。

    然而,季沉并不打算放过叶子阳,“叶子,你刚刚报告的那些训练项目中,似乎……”

    “师父,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都这么晚了,师娘怎么不回家休息,还要来呢?师娘,你这么晚了,怎么还来?”

    乐乔不知道叶子阳在卖什么关子,她深深看了叶子阳一眼,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某个俊美无比的男人,即便是脸色苍白,可依旧遮掩不住他身上的威严和冷酷,清冷和禁欲。

    和她刚认识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她很喜欢这个男人。

    “我之前答应了你师父晚上会来陪他的,不管有多晚,我都要来,这是诚信问题!”乐乔盯着季沉漆黑的眼,一字一句道。

    季沉听了她这话,沉重的心情也变得轻松了许多。

    “那么季太太,你现在好像迟到了很久。”

    “我知道啊,我不是告诉你,我去方圆家看望小庭庭了吗。你知道的。”

    “唔,我知道。”

    季沉淡淡道,然后扫了叶子阳一眼。

    叶子阳会意,“师娘,你去方大哥家了?他女儿好像生病了,对吧?”

    “是啊。生病了,不过是小病,没什么的。”乐乔看着叶子阳,古怪道:“你之前不是就知道了的吗?怎么还问我,怎么,是不是被方圆欺负了,这两日没和他联系了?”

    以前方圆还是比较喜欢欺负季沉的这个小徒弟的。

    “哪有,方大哥对我挺好的,没有欺负我,我只是有点担心而已,既然师娘你都觉得没什么,那我就放心了!”

    季沉的内心,是崩溃的。

    狂乱的。

    这个叶子,到底知不知道该怎么问啊?

    都这么半天了,怎么说的全都是一些沾不上主题的话?

    真是办事不力。

    “季沉,你今晚的话好像少了挺多呢,倒是叶子的话多了不少,你们怎么了?叶子,是不是你惹你师父不高兴了?”

    叶子阳闻言,赶紧举起双手投降,“才不是呢,师娘,我坚决是拥护我师父的,我绝对不会惹他不高兴。”

    “那你师父今晚……”

    “乔乔,我只是在生气,你怎么现在才来?不然你今晚不要走了。”

    乐乔挑眉,“你生气了?”

    白皙俏丽的脸蛋上,满是不解。

    “你看得出来我没生气?”季沉反问道。

    “好吧,我的确迟到了好久,这样,我今晚不走了,季少,你可以不要生气了吗?”

    乐乔这么诱哄着季沉,陡然想起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电灯泡也在,整个人都不好了。

    “叶子,你怎么还在这里呢?”

    叶子阳其实才是最无辜的。

    他默默道:师娘,我刚刚还和你一起说话呢,你现在就嫌弃我为什么还在这里了,真是不公平啊,你的眼里只有师父,是不是?

    答案,是肯定的。

    “师娘,你这么晚了才来,是不是去别的地方了?”

    “是啊,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叶子阳看到季沉的神情越发凝重起来,而且看向自己的眼神也变得锋利,只要一想到之前季沉和他说的那些话,他也不敢继续装怂了。

    “师娘,其实我也只是听容容说的,她哥哥好像去相亲了,相亲对象还是关氏集团的大小姐,好像是个总经理来着,对吧?那个女人,是不是师娘你的好朋友?你今天是不是也一起去了?”

    乐乔闻言,蹙起眉头,紧紧盯着叶子阳,直到把叶子阳看的后背都开始发寒了,她才移过眼神去看坐在床上神色淡然,很是镇定的男人。

    她说呢,怎么今晚叶子阳这么奇怪,这男人也这么奇怪,两个的反常,原来都是因为她陪关果凌去相亲的事情。

    “是啊,我去陪关果凌和容容的哥哥相亲了,这件事情你知道?”

    “我只是听容容说的。”叶子阳低着头,不知道这个谎言说的怎么样,会不会被精明睿智的师娘给拆穿。

    “我记得容容今天好像没和你在一起吧?”

    “在一起的,师娘,我才和她吃了晚餐呢。”

    乐乔点点头,“哦,才吃了晚餐,是在哪里吃的?我去问容容好不好?”

    叶子阳一听到这话,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要不要承认?

    他今晚的确是没和容容在一起啊。

    如果容容那边露馅了的话……

    季沉一看到乐乔这么犀利的质问叶子阳,就知道她已经开始怀疑了。

    罢了,这个女人是他的妻子,他怎么会不知道她的聪慧和敏感,她一定是猜到自己让叶子阳这么做的。

    “叶子,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季沉道,这句话对于叶子阳而言,简直就是一道免死金牌啊。

    “好的,师父我先走了,师娘,你们……早点休息啊!”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