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叶子阳就躲在诊所不远处,当看到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送容容出来时,他虽然听不到两人说的什么,但还是看到了两人严肃凝重的神情。

    最重要的是,让他瞪大了眼睛的那个人,竟然是蒋朝阳!

    竟然是蒋朝阳?!

    他不敢相信,蒋朝阳不在第五军区的那边交流,怎么会回到了江州?

    他深吸一口气,努力压制住自己内心深处的疑惑和惊讶,一直等到蒋朝阳再一次走进了诊所,而容容也顺着诊所到她家的路回去。

    他犹豫着自己到底该不该去问问容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犹豫之际,叶子阳还是给季沉打了个电话。

    这个时候的季沉和乐乔都已经睡了。

    他打电话去,季沉很快接了电话,让乐乔继续睡。

    “喂,叶子。”

    “师父,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必须马上向您报告。”叶子阳道,“您现在方便吗?”

    季沉掀开被子,穿上鞋子走到了窗边,“你说。”

    “是这样的,我在容容家附近看到了蒋朝阳,他不在第五军区,而是在江州,而且还是在一家看起来很小的诊所,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也不敢靠近,师父,你觉得我该去问问容容吗?”

    季沉皱起剑眉,严肃道:“你确定你没有看错人?”

    “当然没有看错人,师父,我的视力可是很好的,怎么可能看错呢?而且容容好像还回医院给他拿了什么东西。”

    季沉沉眸,道:“这件事情你暂时假装不知道,我明天问了第五军区那边再说。”

    “好的,师父。”

    挂了电话后,台灯亮了起来。

    乐乔穿着一身保守的睡衣,坐在宽大的病床上。

    “怎么了?叶子是不是有什么急事?”

    经过了今晚,季沉和乐乔说话的气氛都变了一些,少了许多温馨,多了几分凝重。

    季沉点头,道:“的确是一件急事,乔乔,你还记得蒋朝阳在哪里吗?”

    “记得啊,他这段时间好像去了第五军区那边参加交流,怎么了?”

    乐乔好奇的看着季沉,见他神色莫名,不由道:“是不是关于蒋朝阳的事情?”

    “嗯。”

    季沉把叶子阳和他说的话都说给乐乔听了。

    “你和容容的关系比较好,如果由你去问的话,我想,会方便许多。”

    乐乔不解道:“蒋朝阳在第五军区好好的,为什么要回来?而且还出现在小诊所,难道他受伤了吗?”

    “听叶子的口气,应该不是受伤。”季沉道。

    “那好吧,我明天和容容聊一聊,看看能不能知道点什么。”

    “好。辛苦你了,这本来是军区的事情,只是我怕事情闹大了之后,蒋朝阳会出事。”

    “我也有不好的预感,但是……不管怎么样,一切都只能等到明天再说了,你这身体还没恢复呢,赶紧过来睡觉,有什么事情都要等到明天,不是吗?”

    “好。”

    这一夜,很多人都睡不着。

    尤其是容容。

    她是第一次在医院给人拿这些东西,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家表哥那么堕落的样子。

    哎,真是难受死了。

    这事儿到底能不能好好解决?如果被这边的人知道表哥回来的话,表哥的前途就完了。

    第二天,容容还是照常去上班,不过看到一大早就在弄早餐的自家哥哥容恒,她还是有点好奇,“哥哥你起这么早干什么?”

    “睡不着。”

    昨天晚上,她也睡不着呢。

    不过……容容回过神来,不可置信的盯着容恒那双在切水果的手,“哥,你今天是吃错药了,还是梦游了,怎么会去做早餐呢?”

    以前哥哥可是最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的:君子远疱厨。

    可现在看到这个所谓的君子,竟然在耐心的做早餐,她有种很玄幻的错觉好吗?

    容恒瞥了容容一眼,“你要吃的话就等等,不吃就去上班,我可没时间和你闲聊。”

    “有戏。”

    “什么?”

    容恒问。

    容容靠在厨房的门边,笑眯眯道:“昨天晚上妈妈和我打电话的时候问我,你的心情怎么样,我就多问了几句,这才知道哥哥你竟然去相亲了,还是爸妈给你安排的,是吗?”

    “你知道?”

    看到容恒这着急的样子,容容越发的来兴趣了,“我当然知道了,不过我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妈妈不告诉我,你是不是很喜欢昨天和你相亲的女孩子?”

    “女孩子?”容恒听到这个称呼,想起关果凌那冷面而又高贵迷人的脸庞,以及那双大长腿,他突然觉得很违和。

    这个词语,不适合用来形容关果凌。

    “哥哥你发什么呆呢?你说,是不是看上昨天和你相亲的女孩子了?”

    “第一,她不是女孩子,第二,我也没有义务和你承认什么,解释什么。好了,快去上班吧,有时间在这里八卦,还不如好好去照顾你的病人,顺便问候一下你的乐乔姐姐和季少将。”

    容容昨晚没睡好,也懒得花时间继续和容恒说下去发,反正她知道容恒是一定不会告诉她昨天的女孩子是谁的。

    不对,刚刚哥哥说那个人不是女孩子,难不成是个女人?

    或者是有家庭的女人?

    不会不会,爸爸妈妈才不会给哥哥安排那样的人相亲呢。

    “我走了,再见。希望你早日把你喜欢的人带回家见爸爸妈妈,也见见你唯一的妹妹,OK?”

    “放心,一定的!”

    容容没精打采的去了医院,没想到会在医院门口“偶遇”乐乔。

    她有点惊愕的看着乐乔,“乐乔姐姐,这么早,你怎么在这里?”

    “我啊,去买了一点早餐,想着你今天应该要上班,所以就多带了一点,见你还没有去报道,干脆就来这里等你了。”

    “多谢乐乔姐姐,正好我昨天也没吃多少,今天早上也没吃东西。”

    乐乔带着容容去了人比较少的一个食堂格子里,把东西放好,陪着她吃早餐。

    仔细打量了一下,发现她原本白皙的脸蛋上,竟然多了一些暗沉,还有那黑眼圈,用BB霜都遮掩不住了。

    “你昨天晚上没有睡好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