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这遗言说的,是那么的认真,悲哀。

    只是这么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乐乔都能感受到蒋朝阳内心的绝望和悲哀。

    她想开口,可刚刚蠕动一下嘴唇,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我知道你有很多话都想问我,可我现在只想和你说一些我想说的话,乐乔,请你静静的听我说,好不好?”

    他几乎是在乞求乐乔听他说完想说的话。

    乐乔没说话。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不要遇见你,因为这样的话,我就不会喜欢你,那么那么的喜欢,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爱你,但是我可以肯定,那种喜欢,已经到了极致。乐乔,你是季少的妻子,是我的嫂子,我对你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或许会不舒服,会恶心吧?你一定觉得我就是一个矫情的小人,但……这是我最后一次如此小人的站在你的面前了。”

    “蒋朝阳,你……”

    “容容的事情,我知道的,如果你和季少帮忙的话,她拿药给我的事情就会被掩盖下来,她是个善良的女孩儿,只是被我连累了,我希望上面下来查我的时候,你们能够帮助她,毕竟这不是她的错,她只是想帮我!”

    乐乔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蒋朝阳到底在说什么?

    难道真的是在说遗言吗?

    “蒋朝阳,我想说的是……”

    “你们保护好容容,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忙了,如果莫瑶死了,那我偿命就是了,如果她能够幸运的活下来,那么我也会偿还我之前欠她的一切,我没有资格再成为一名军人,以后我……”

    “蒋朝阳,你先别说话,你听我说好不好?”乐乔猛地打断了蒋朝阳,神情难看的很。

    蒋朝阳越是说那些绝望的话,她就越是跟着难受,越是愤怒。

    “季沉现在在医院那边,不能出来,而且如果他这个时候出来的话,一定会被有心人跟踪,然后把你的事情暴露出去,他让我来,就是为了让我告诉你,不管你做了什么,他都会帮助你,因为你是他的兄弟!”

    蒋朝阳的脸色微微一变。

    “还有,容容的确是被你连累了,但现在不是还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吗?如果你想要保护好容容的话,首先就是不能让你自己被牵连,你明白吗?”

    乐乔无奈道:“这件事情的确是不太简单,也不好办,但还有办法,季沉已经让叶子把莫瑶的身份和社会关系从情报网那边调出来了,我们现在知道了她的身世,知道了她的社会关系,就有很大的机会帮助你,你刚刚说的那些话,我不会听的,我现在已经忘了,我只想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把这件事情告诉我,让我和季沉帮你?”

    蒋朝阳后退了几步,每一步,都沉重如千斤。

    他转头,目光悲哀愧疚的看向了抢救室,像是要透过那门,看到里面躺在抢救手术床上的女人。

    “莫瑶是红乡村小学的语文老师。”

    “嗯。”

    “三个月前,我得到了军区的命令,要下乡参与调查,其实就是一次对我们的考验,我们下去之后,也只是在红乡村附近四处调查了一番,当年打仗的痕迹,原本是做好报告之后,就能完成任务,然后回来的,只是在最后的那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件错事。”

    乐乔蹙起秀眉。

    那件错事,就是他对莫瑶做的。

    “我那天晚上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和几个同行的人吃了饭,喝了点酒之后,我觉得不太舒服,就去田野上散步了,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风很大,雨也很大,当时我正在淋雨,可我从来都没有那么舒服过,远远的,我看到一个撑着伞的女人走近我,然后……我鬼使神差的扑倒了她,还把她给……”

    也是从那一次开始,蒋朝阳现在只要是在下雨天,都会想起那一夜的失控。

    “你在部队里的时间也不短了,对于各种事情都有着极大的控制力,那天晚上怎么会失控呢?”

    乐乔也在部队里待过,还去过精英基地,又是季沉亲自教出来的,对于很多事情的分析都比一般人要犀利许多,也要清晰许多。

    蒋朝阳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也许是因为我的心里积压了太多的事情,导致我那天晚上喝了点酒之后就失控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别的原因。”

    他不敢说,自己把莫瑶认作了乐乔。

    他也不敢确定,那天晚上他是不是产生过这样的幻想,可如果是呢?

    那他就更加没有资格喜欢乐乔了。

    她是那么的纯洁,那么的干净,那么的美好,他怎么可以把别人当做是她,在内心深处产生想要玷污她的肮脏想法?

    乐乔并不知道蒋朝阳在想什么,她现在想的是……“你那天晚上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是不是中了什么迷幻药之类的东西?”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从我多年来的训练经验来看的话,应该是没有的,我当时……很清醒。”

    只是有点失控。

    “也许是别的药物呢?”

    比如,催情药?

    蒋朝阳知道乐乔说的别的药物是什么东西,他坚定的摇头,“我可以肯定,不是。”

    “这就奇怪了。”

    “乐乔,你真的不用再为我找借口了,我做错了事情,就是做错了,没有任何道理和借口可讲。”

    乐乔沉默片刻,也不再纠结蒋朝阳强暴了莫瑶的事情,她想了想,道:“即便在三个月之后,莫瑶怀孕了,可她难道也是在三个月之后才知道自己怀孕的吗?”

    “这……”

    “还有,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带她去流产,为什么要回到江州?”

    蒋朝阳皱起眉头,沉吟道:“因为第二军区那边的军事演习地,离江州最近,而且她的身体很不好,如果去一般的诊所的话,我怕出事。”

    “所以你就带着人回了江州,还找到了在军区医院上班的容容,是吗?”

    蒋朝阳垂着眼,“我知道我不该这么做,但是我没有办法了。”

    “事实证明,这个莫瑶姑娘的身体真的很虚弱,即便是容容从医院里冒险拿出来最好的、副作用最小的流产药物给她,她也无法撑过去,你就不觉得这其中很奇怪吗?”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