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不等蒋朝阳说话,乐乔继续道:“你在军事演习的时候,明明只需要一个星期之后就能回来,到时候也能带着莫瑶来江州这边,为什么会选择在昨天?难道你不知道军事演习对你来说有多重要?”

    “我当然知道!”蒋朝阳站直了身体,手心里,冒出了许多的冷汗。

    他满脑子都是莫瑶怀孕了,她央求自己带她来堕胎,而他也乱了心神。

    他在三个月前,犯了一个大错,如果不是莫瑶愿意原谅自己的话,他这个时候应该是在牢狱之中才对。

    三个月后,莫瑶没办法了,来找他,他只能答应,尤其还是在莫瑶被她的兄嫂逼迫的情况下。

    “蒋朝阳,你和我说实话。”乐乔一字一句,严肃道。

    “好,我和你说实话。”蒋朝阳道,“我在军事演习的时候是不能和外界联系的,但是我不知道莫瑶是怎么找到我的特殊联系方式的,我晚上回去睡觉的时候,我的联络器收到了她的留言,我想办法出去见她了,她说,在三天之内她必须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不然的话,她的兄嫂就要打死她,而且还会把她有辱家门的事情告诉她瘫痪的父亲。她知道她的父亲有冠心病,是绝对不能生气的,她没有认识的人,只能来找我!”

    乐乔从蒋朝阳的这些话里,听到了好多的漏洞。

    “你那么聪明,到了现在,还没有想到什么吗?”

    “她的兄嫂虽然很讨厌,也别有用心,但是莫瑶绝对不是那样的人,她一定是被逼迫的,而且那事儿本来就是我的错,我没有半分推卸的可能,我只能冒险带她来。”

    乐乔听来听去,还是觉得很奇怪。

    这个莫瑶的兄嫂,一个是姓章的,名叫章浪,她的嫂子,叫做王华。

    这两人在资料上显示,都是标准的奇葩,最是贪财,喜欢占便宜,在红乡村那是出了名的无赖。

    她嫂子更是泼妇一个。

    莫瑶每个月那为数不多的工资大半都要上缴给两人,留下的一部分是用来给她瘫痪的父亲买药,买吃的。

    那么,换句话说,莫瑶其实是莫家流落在外面的私生女,而莫家从来都没有人去找过她,不是吗?

    这个时候她和蒋朝阳之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只能说……有人买通了莫瑶的兄嫂,那对兄嫂看到钱,肯定二话不说就要想办法逼迫莫瑶。

    “不对,莫瑶是从哪里得到你的特殊联系方式的?”

    “我不清楚。”蒋朝阳见乐乔还要再问,便道:“乐乔,我现在只关心莫瑶的生死,其他的事情,我们可以之后再说吗?即便这真的和你说的一样,是一个阴谋,那我现在已经被算计进了这个阴谋之中,我已经出不来了,现在最好的结果就是莫瑶没有出事,不然的话,我一辈子都还不清了。”

    乐乔明白蒋朝阳的心思。

    她想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弄清楚,也只是想要尽快转被动为主动,总不能让蒋朝阳这么一直被人算计着吧,尤其是在他还处于军事演习的关键时期。

    “好,那我等莫瑶出来之后再问你。”

    她昨天晚上还被季沉提醒了一番,要和关家的人疏远一点,刚做好了心理准备,没想到第二天就遇到了比关家的事情还要严肃还要麻烦的事情。

    这是季沉的兄弟,也是她之前欠了一次人情的人,她不可能不管。

    况且,她不管,季沉也会管。

    季沉的身体还在恢复中,而且他是个重要人物,若是他亲自来管的话,难保蒋朝阳的事情不会牵扯到季沉。

    若是真的牵扯到季沉的话,很多事情就说不清楚了。

    她不能让季沉卷进来,那就只能她卷进来。

    反正她现在已经不是军区里的人了,也不是军人了,不怕牵扯。

    乐乔没想到的是,她是季沉的妻子,是季家的儿媳妇,如果她被牵连的话,那么……季沉也是逃不掉的。

    只不过是影响大小的关系罢了。

    乐乔走到另一边去,放缓了声音,和季沉说这边的事情。

    季沉一开始只是知道蒋朝阳带了个怀孕的女人回来,还要堕胎,然而没想到,还要一个惊天霹雳在后面等着他呢。

    他正准备换衣服,亲自去军区那边,想要稳住蒋朝阳的事情,趁着现在军区那边不知道,把一切可能的准备工作都做好。

    这不,正从柜子里把军装拿出来,就听到了这么个爆炸性的事情。

    手里的军装,被他捏的难看。

    “你确定这事儿……是真的吗?乔乔,这样的事情可不能乱说的。”

    乐乔无奈地叹了口气,她并不介意季沉这一次用这么质疑的口气问她。

    因为如果是季沉告诉自己的话,她也是不信的。

    “这是真的,是蒋朝阳亲口承认的,我总觉得其中有阴谋,可问了蒋朝阳事情始末之后,除了最后莫瑶来找他的那一段比较古怪之外,其余的一切都很正常。”

    “莫瑶的身份我也看到了,她在红乡村的事情……也没什么特别的,那对兄嫂也不是什么难处理的,可为什么会选中她呢?”

    季沉这话,分明也是同意了乐乔的说法,这事儿就是个惊天的阴谋。

    “我也不清楚,本来还想再问的,但是现在蒋朝阳没心思管这些了,他说他已经踏入了这阴谋之中,不管能否保住他自己,他都希望莫瑶能够好好的,我看他那样子也是很愧疚的。”

    乐乔说这话的时候,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了之前蒋朝阳夺过自己的手机,阻止自己把莫瑶送到医院,宁可看着莫瑶躺在血泊中等待死亡,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的时候。

    但,那也只是一瞬的恶念。

    到底,他还是把莫瑶送来了这里。

    莫瑶在里面抢救,是他良心发现的结果。

    “乔乔,你看好蒋朝阳,一旦莫瑶脱险,就立即让他离开江州,回到他的战地上去,他是个军人,在打仗的时候离开自己的战地,若不是军事演习的话,他一定会被军法处置!”

    从季沉的话中,乐乔听到了威严和冷酷,也听到了刚正和凛然。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