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美眸中,满是不可置信。

    她眨巴着眼,本想退回去,不料到那双大手突然禁锢住她的腰肢,让她退无可退。

    “唔!”

    她抗议!

    这男人怎么可以耍诈,怎么可以偷袭?

    说好的只是亲脸的?

    这个吻,在乐乔的抗议和不配合中结束。

    季沉放开她之后,深深望着她的眼底,“乔乔,你能来,我很高兴,但是有一件事情必须答应我!”

    乐乔蹙起秀眉。

    怎么回事?

    刚刚还风流潇洒的骗吻,现在就开始一本正经的说正事儿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一会儿去了章家,你得听我的话,知道吗?不管看到什么,你都不能生气,都不能轻举妄动,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能阻止我,知道吗?”

    乐乔一听,有三个不能呢。

    “你想做什么?”

    她是了解章家的情况的,所以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季沉这样子……看起来好像要做什么大事儿。

    “放心吧,肯定不会惹麻烦就是了,总之呢,你乖乖听你老公的话。”季沉轻轻捏了捏乐乔的脸蛋儿,神色再次恢复了轻松和笑意,“快去换衣服吧,我把东西收拾一下。”

    乐乔拿着衣服,想到浴室里湿漉漉的,干脆背对着季沉用最快的速度换起衣服来,不是她信不过季沉,而是她信不过在美色面前还能镇定自若的男人。

    尤其昨天晚上的时候,季沉一开始还镇定自若的,之后直接化身饿狼,差点把她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

    等乐乔换好衣服之后,季沉拉着乐乔就出门了,两人都戴着同款的鸭舌帽,还是乐乔给季沉带来的呢。

    身上的衣服,也都是运动装,鞋子也是运动鞋,一看就以为是大城市里出来踏青,或者是搞研究的。

    正好印证了昨天晚上乐乔和那位老板娘大姐说的话,她和季沉都是搞植物研究的。

    出去后,两人在早餐店吃了一碗粉,乐乔还抽时间给家里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季绵绵的情况。

    得知她已经恢复了不少,在吃东西呢,乐乔就淡定了许多。

    这几个孩子遗传了父母,起的很早,但是精神很好,好在他们晚上不哭不闹,一觉到天亮,而且也睡得早,还午睡,乐乔也不担心他们会睡不够。

    都说孩子的身高是睡出来的,睡得越多越好。

    季沉也是刚知道季绵绵感冒的事情,不过两人都不是那种矫情的人,越是担心自己的孩子,就越是想要赶紧把这边的事情结束,早点回家陪着孩子。

    说实话,季沉陪着孩子的时间,真的不多。

    乐乔还好一点,只不过她上班的话,也没太多时间,最多照顾他们三个的,就是季闻和文欣儿。

    两人一个是老军长,一个是退休的教授,不出门。

    吃完了东西之后,乐乔道:“你知道章家怎么走吗?”

    “嗯,来的时候已经把整个路线都记下来了,乔乔你跟着我走就是了。”

    乐乔弯起眼角,“嗯。”

    跟着季沉出来就是好!

    章家其实不是在红乡村中心,而是在边缘,季沉和乐乔徒步走了二十多分钟才到,两人走路的速度还不慢。

    红乡村虽然发展的不错,但边缘地区真的不怎么样。

    到了章家不远处,季沉把章家的房子指给乐乔看的时候,乐乔很是震惊了一把。

    这附近只有三家人住。

    一家人是空的,据说是全家出门打工了,还有一家是一个孤寡老人,有个留守儿童的孙子。

    再然后,就是条件最差的章家了。

    章家的房子就是现在最难见到的砖瓦房,看面积,有一百个平方米的样子,不过外面的砖……很老旧了,仿佛只要轻轻的一震,那房子就要垮了。

    乐乔以前也和程落蝶一起去乡村支教过,见过不少困难的地方,可没见过这么困难的。

    家门口有一条黑狗,看起来瘦巴巴的,只是那眼神有点凶。

    外面的院子都是土,不是水泥的。

    院子很脏,小鸡到处跑,左边的土地里还种了蔬菜,乐乔相信,这绝对是莫瑶种的,资料里显示,她那两个兄嫂都是好吃懒做的人,怎么可能整理菜园子。

    他们明明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吃饭,却偏偏要靠莫瑶一个女孩子。

    乐乔按下心中的莫名难过,捏了捏季沉的手心,“我们现在进去吗?”

    “嗯。”

    季沉拉着乐乔,走过泥土地,小路两边都是杂草,不过这条路因为天地比较干燥的关系,走起来还算是比较顺利的。

    到了门口之后,院子里到处都是鸡鸭的粪便,简直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一股奇怪的难闻味道,不断袭上鼻尖……

    季沉走到门边,轻轻敲门。

    叩叩叩。

    叩叩叩。

    “谁呀?这么大早上的,是要催命吗?别敲了,马上就来!”

    一道粗哑的,难听的,就像是金属摩擦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听起来真的很刺耳。

    乐乔想,说话的人应该就是莫瑶的哥哥,章浪了吧。

    季沉不再敲门,听到里面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就是脚步声,很快的,门打开了。

    “谁这么大早上的一直敲门,有没有一点礼貌,不知道我们起的……”晚字还没说完,他的脖子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震惊而又疑惑的看着季沉,章浪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高大英挺,俊美迷人,眉宇之间是掩盖不住的威严和高贵,这分明就是一个贵人。

    他章浪虽然见识不多,却没见过这么矜贵而又气势骇人的男人,这简直比派出所的所长还要让人忍不住想要臣服,连多看一眼都有点心惴惴的。

    “你、你是谁?”他结巴道,显然是被季沉那凛然的气势给镇住。

    “我是下乡调查的人,有点事情需要了解一下,希望你们家能配合。”

    季沉一本正经的说着这话,声音好听又低沉,只是在语气中还是夹杂了不少威严和冷酷。

    章浪是个乡下人,只知道欺负自己的妹妹莫瑶,其实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被季沉的惊骇气势镇住之后,也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大大咧咧的谩骂了,赶紧把人请了进去。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