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见老人家挣扎着要起来,一双眼睛毫无光芒,就像是要涣散了一样,他的脸色更是苍白的没有一丝丝的活气。

    整个人如同被死气萦绕着,给人一种阴森又悲戚之感。

    乐乔的心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她道:“大爷,您放心吧,您的儿子和儿媳妇都没事,我们只是来公干的,问他们几个问题就好了。对了,您的女儿叫莫瑶,是吧?”

    “额、是啊。”

    章大爷虽然眼看着要不行了,乐乔的直觉告诉她,章大爷很快就要不行了,他这条命,其实就是一直拖着的。

    这房间里那么潮湿,味道还那么重,根本不适合病人居住。

    靠近了章大爷的床,乐乔就知道那股臭味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了。

    感情莫瑶不在之后,那夫妻俩根本没想到照顾章大爷,更加没想过给他打扫一下卫生,整理一下内务。

    这么不孝的儿子和儿媳妇,乐乔也是第一次见。

    “大爷,您知道莫瑶去了哪里吗?”

    “章浪和我说她出差了,要很久才会回来,哎,我那个苦命的女儿啊,我就是她的拖累,我只希望等我死了以后,他能早一点找到她的幸福和未来,我实在是舍不得看到她吃苦,都是为了我啊!”

    乐乔皱起眉头,“既然您都知道她是为了您,为什么您还要在这里……”

    乐乔这问题问了一半就戛然而止。

    她道:“莫瑶她现在很好。”

    “好,好。”章大爷直想点头,只是脑袋无论如何都动不起来。

    乐乔见他那么可怜,自己却无从下手帮忙,她从来没有照顾过瘫痪的老人,“大爷,您好好养病,莫瑶很快就会回来了!”

    “嗯,好,谢谢你了,好心的姑娘。”

    章大爷说话总是那么微弱,可乐乔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她本来还想和章大爷说几句话,然后再去找季沉想个办法,就算章大爷看起来情况不是很乐观,那也不能这么不管吧?

    必须得管。

    正准备转身出去把季沉叫出来,一道亮光在眼前一闪,乐乔看到王华抬着一把好大的锄头正在往自己身上砸来。

    那亮光,就是锄头反射的外面的阳光。

    瞳孔皱缩,乐乔猛地闪身,一把握住了锄头的一边,“你干什么?你这个疯子!”

    “你这个坏女人,我是不会让你活着走出我家的,哼,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你就是知道我们有钱,想要拿走我们的钱!”

    乐乔听的云里雾里,不过这里是章大爷的房间,气味虽然不好,但一定要保持绝对的安静!

    她一个用力,拽着锄头和王华出去了,还顺手把门给关了。

    这王华的力气大得很,如果不是乐乔在部队里训练过,根本就打不过这个无知的村妇!

    出去之后,乐乔用巧劲把锄头夺过来,冷冷道:“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不该用正常捆绑法来捆绑你的!”

    “你这个贱人,小妖精,你就是贪我们的钱……”

    “你说什么钱?如果你有钱的话,怎么会住这样的地方,还有,你刚刚蓄意谋杀我,如果我把你告上法庭的话,你觉得会被判几年呢?”

    王华的神色一凝,然后哈哈大笑道:“你想讹诈我?少骗我了,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子啊,我才没有谋杀你呢,是你先把我绑起来的!”

    乐乔震撼了。

    不可置信的看着王华,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无知的人。

    乐乔慢悠悠的再次把王华给捆起来,这一次用的是特战队的特殊捆法,如果不是乐乔或者懂这种捆法的人亲自解开的话,就算是章浪来了,也解不开。

    “喂,你放开我!你给我放开啊。你这个讨厌的女人,你以为你长得漂亮就……呜呜呜!”

    乐乔再次把王华的嘴巴塞上棉布。

    她觉得自己如果再不动手塞布的话,她真的会被王华给刺激到。

    这个乡野村妇真是让人无语,除了无知之外,还很歧视漂亮的女人,不对,不是歧视,应该是针对!

    她是不是受过什么刺激?

    乐乔收拾了王华之后,无视王华怨毒的目光,转头就要去找季沉。

    刚出堂屋,就看到季沉一脸凝重的走来。

    “怎么了,章浪人呢?”

    “被我吓晕了!”季沉淡淡道。

    乐乔顺着他的手看去,正好看到他口袋里鼓起来的地方,真是一把枪的一部分形状。

    还真是……吓晕了!

    章浪被吓晕,乐乔很理解,也不觉得奇怪,不过这王华,如果真的拿枪抵着她的脑袋,不知道她会不会怕。

    “他老婆呢?”

    乐乔的下巴往堂屋里扬了扬,“喏,在里面呢,这可真是个难对付的,刚刚还差点儿拿锄头挖了我的脑袋。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狠的,狠的怕不要脸和无知的。季沉,我今天总算见识到什么叫做无知了。不过她口口声声骂我是妖精,骂我勾引人也就罢了,怎么还骂我想要贪她家的钱呢?”

    季沉听了乐乔的前半句,嘴角微微弯起,听到后面时,眼神凌厉起来,“她家就是有钱!”

    “怎么可能?如果章家真的有钱的话,章大爷也不会住在那么一个地方,他们俩也不会这么……”

    乐乔话没说完,在看到季沉那高深莫测的眼神后,陡然想到了什么,“真的有人拿钱给他们?在哪里?”

    “在屋后的老槐树下,夫妻俩大约是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又担心被人知道他们有钱的事情,干脆商量一下就把钱给埋在了后面的老槐树下。”季沉严肃道,“如果不是章浪怕死的话,也不会告诉我这些。”

    乐乔想,如果是王华的话,以她爱命更爱钱的性子,怕是死了也不会说的。

    “那你知道是什么人给他们钱了吗?如果能够查出是谁给他们钱,让他们把莫瑶逼去找蒋朝阳,还让蒋朝阳带她去打胎的话,我们就能顺藤摸瓜,找到蒋朝阳这次事件的幕后主使人了!”

    这时候的季沉和乐乔,早已有了推断。

    蒋朝阳这么谨慎的人,如果不是被人算计的话,是绝对不会接连出错的,尤其还是这么低级的错误。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