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容容其实什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躺在病房里的女人叫莫瑶,所以就很理所当然的觉得那个自称是莫瑶家属的人就是莫家的人。

    她以为莫瑶也是莫家的人,殊不知莫瑶只是红乡村的一个语文老师,只是章家的一个养女。

    当然了,她不知道,所以她看待问题的本质,会bii叶子阳少了许多顾忌。

    “对啊!”叶子阳猛地惊呼一声,“我怎么给忘了,那个人极有可能就是莫瑶的亲人,莫家在A市的势力还是挺大的,来到江州这边虽然受到了压制,但是要想查出一个人在什么地方的话,简直太轻而易举了。”

    “莫家,你说的是哪个莫家?”

    “这事儿和你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容容你听话,在这里好好照顾莫瑶,我去看看师父和师娘回来了没有,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你千万千万不要让人知道是师父和师娘在管这事儿,明白吗?”

    容容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当即道:“放心吧,我一定听你的,我随时等你消息。”

    “好。”

    叶子阳看了看现在的时间,从那些人到医院的时候算起,都已经三个小时了。

    现在是下午三点。

    就算师父没回来,他也得去打扰一下了。

    给季沉打了电话,叶子阳一边开车朝军区去,一边等着季沉那边的回复。

    “喂,叶子。”

    “师父,谢天谢地,你终于接电话了,我天,师父,这边发生大事儿了。”

    叶子阳这急吼吼的样子,真的很让人无语。

    在部队里的时候,这小子倒是沉稳机智,可一涉及到其他的事情,他就跟个什么似的。

    “长话短说,发生什么大事儿了?”

    “师父,事情是这样的,今天十一点多的时候,第五医院来了一拨人,不对,是三个人,他带了两个保镖……”

    季沉皱起眉头,直接打断了叶子阳,“说重点!”

    “一个自称是莫瑶家属的男人来医院了,看了莫瑶之后又走了,留下两个保镖守在病房门口,除了医生和护士,谁也不让进!”

    叶子阳一口气,喘都不喘的说完了一整句话。

    季沉闻言,剑眉拧的紧紧的,“我现在给你个任务。”

    “师父您说!”

    “去调医院的监控,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个小时之后,我到了江州,我要看到那个男人的样貌!”

    叶子阳猛地踩了一脚刹车,“师父你要看监控?”

    “嗯。”

    挂了叶子阳的电话之后,季沉偏头看向了乐乔,见她也是一脸的凝重神色,他道:“乔乔,你有什么想法?”

    “我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事儿肯定要被闹大,季沉,现在该怎么办啊?”乐乔叹气道。

    “现在只有比比看,谁的动作更快了,如果我们能在莫家那边采取行动之前找到幕后之人,就有了谈判的对象,他这么陷害蒋朝阳,一定是因为蒋朝阳的手里有什么东西,这也说明我们的手中还是又谈判的筹码的。”

    “也只能这么想了,那回到江州之后你要先去医院那边,还是先去银行?”

    “银行!”

    季宅。

    季闻一直都在看着季绵绵,生怕这小家伙突然又发高烧,文欣儿在弄吃的。

    不一会,季闻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

    他一抬眼,转头,就看到了急匆匆进来的乐乔。

    乐乔走过来,“爷爷,小绵绵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已经开始吃东西了,这不,刚刚睡着。”季闻道。

    乐乔凑过去,轻轻亲了一口季绵绵那粉嫩嫩的脸蛋儿,“爷爷,麻烦您再帮我看着小绵绵一会儿,我拿点东西就要出去一下。”

    “等等,乐乔丫头,我知道你和季沉都有事情要忙,之前我不问,是因为我觉得你们可以解决,但事实证明,你们还是有难度的,说吧,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季闻虽然已经在家很久了,但对军区里的事情,对国家的一些政治大事,都是关注的,而且不管是总统还是军区的师长啊,将军啊,就算是江州市的市长,也得给他几分面子。

    他想,如果他插手的话,应该能够帮一点忙。

    乐乔皱起眉头,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情告诉季闻。

    如果季闻知道蒋朝阳做的那些事儿,就算是被人算计的,只怕他也难以原谅。

    “乐乔丫头,难道还有什么事情是爷爷不能知道的吗?”

    乐乔沉默了片刻,严肃道:“爷爷,不是我信不过你,而是真的没什么大事,只是一些小事罢了,季沉处理的是军区的事情,他是不会告诉我的,我这边也是公司的事情,最近我们公司要推出几款不错的产品,我就是为这件事忙活呢。”

    “是什么重要的产品要让你忙活到连自己的女儿生病了,回来也只是看一眼就要走的呢?乐乔丫头,我知道你对三个孩子的感情,也知道你很爱他们,如果不是有什么急事的话,你是不会放心把他们留在家里的,是不是?”

    季闻的确是很了解乐乔,如果不是蒋朝阳的事情,就算是公司的天塌了,她也要在家亲自照顾她的宝贝女儿。

    深吸一口气,乐乔低垂着眼,低低道:“爷爷,我知道是我不好,但我现在真的要走了,我……我真的有急事!我晚上很快回来。”

    “你……”

    季闻无奈了,她不愿意说,那季沉肯定也不愿意说的。

    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江州银行。

    相关人员正在查询那笔钱取出的时间,以及账号信息等等。

    季沉和叶子阳坐在贵宾室里,正在看叶子阳想办法弄来的医院监控。

    “师父,如果不是你准备好了调查令的话,咱们肯定也不会这么顺利的。”叶子阳道。

    “嗯。”季沉没多说什么,只是仔细的观察着在那个男人进来时,他的样子。

    季沉的手放在了鼠标上,当画面到了走廊里,那个男人突然抬头的时候,他猛地按下了暂停键。

    叶子阳也在一旁,仔细的看着男人的容貌。

    这男人长了一张方方正正的脸,虽然长得不是很好看,但也看的出这是莫家人的脸。

    他们都是见过莫北霆的,莫北霆那是人间极品男,但是这个男人……只能说,基因遗传错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