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站起身来,基于礼貌,她朝莫项点点头,“莫先生好。”

    莫项居高临下的打量着她,“你就是杨乐乔,季沉的妻子?”

    “不错,我就是杨乐乔。”乐乔听出他语气中的不屑和愤怒,不过这时候她只是来找莫瑶的,和这个莫项没什么好说的,她可不愿和这个明显不是朋友的人浪费时间。

    “我是莫项,是莫瑶的爸爸,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和季少将可以抽点时间,我们好好谈一谈她和蒋朝阳的事情。”

    乐乔闻言,眯起美眸,“谈蒋朝阳的事情?不好意思,莫先生,第一,我不确定你是不是莫瑶的爸爸,我出现在这里,只是因为我是莫瑶的朋友,她现在生了病,我当然会来看看她,和别人没有关系;第二,你提起蒋朝阳是什么意思?难道觉得,她的事情和蒋朝阳有关系?不好意思,这一点我不清楚,我也还没有问,如果莫先生好奇的话,可以查清楚了以后告诉我。对了,季沉他现在很忙,不是什么人都能见到他的,这句话我会帮你带到,但是他有没有时间和莫先生见面,那就要看他的时间了。”

    乐乔这话,说的很直接,也很淡定。

    一点也没有做错事情的觉悟。

    这让莫项觉得很尴尬,也很生气。

    他皱起眉头,眼底闪过愤怒的精光,怒道:“季太太,我想,我有必要和你把话说清楚!莫瑶虽然一直都在红乡村长大,但她是我莫项的女儿,是我们莫家的人,如果有人欺负了我们莫家的人还不愿意负责的话,那么我是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的,不管那个人有多大的后台,我都不会……”

    不等莫项把话说完,乐乔已经弯起了眼眸:“莫先生说的话,我也很赞同,但是我不明白莫先生为什么要和我说这样的话,难道是我欺负了莫瑶?还是,莫瑶告诉莫先生,是我或者季沉欺负了她?再不然,就是莫瑶告诉莫先生,欺负她的人是蒋朝阳,莫先生即将去找蒋朝阳算账?”

    乐乔很有礼貌,说话也很客气,那清清冷冷的嗓音听起来格外的好听,只是……听在莫项的耳朵里,也格外的刺耳。

    就是这种听起来很礼貌,但是每个字都很戳心窝子的话,听起来才是最难受的。

    深吸一口气,莫项冷哼了一声,“看样子,季少将和季太太都打算包庇蒋朝阳了,也好,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之后处理有些事情的时候,也不必太客气了。”

    乐乔笑了,“我不知道莫先生到底在说什么,我只能说,一切都随莫先生。”

    “好,很好!很好!”

    这莫项大概是被气的狠了,不停地重复着好这个字。

    乐乔默了默,“如果莫先生没事的话,我先进去看看莫瑶了,不好意思,失陪!”

    乐乔说完,礼貌的点点头,也不管莫项的脸色到底有多阴沉,径直打开门就进去了。

    进去之后,赧然感受到了一种古怪的气氛。

    “我说了,我是不会答应你的!”

    莫瑶的声音,带着几分尖锐的决绝。

    乐乔还没走过去,就听到她这愤怒的拒绝,难道是刚刚莫项让她做什么事情,她不答应?

    不会是和蒋朝阳有关系吧?

    “莫瑶,是我。”

    她这温柔的嗓音,让莫瑶的愤怒和不安,都在刹那间缓和了些许。

    莫瑶抬眼看到乐乔走来,有点吃惊,“怎么是你?”

    外面守着两个人,她是怎么进来的?

    “怎么不能是我呢?”乐乔笑了笑,道:“我来看看你,容容说你的身体恢复的不错,不过需要更好的心情,才能恢复的更快更好。”

    “更好的心情?你觉得我这样的人,哪里能有好心情呢?”

    乐乔把自己买的水果都放在桌子上,然后去把窗户打开,又把自己买的花放在了花瓶里。

    她一边摆弄着花,一边安慰道:“算起来,你的确是没有几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不过我来,就是为了带给你开心的。”

    莫瑶一个人住在病房里,来见自己的人,都是有着他们的目的的,不管是莫项,还是季沉,还是乐乔。

    可是,相对于其余人而言,莫瑶更加喜欢乐乔一点。

    她很直接,会把事情的厉害分析给自己听。

    她也很诚实,该是怎么样,就是怎么样,不会打着为自己好的旗子,做一些她都不愿意去想的事情。

    她更加不会算计自己,算计蒋朝阳。

    因想通了这一茬,莫瑶对乐乔的态度好了很多。

    “你能给我带来什么开心的事情?”莫瑶故意看着乐乔,不解道。

    乐乔笑了笑,“看看这花,好看吗?这可是我精心在花店里选的,花店里的人都喜欢按照常规来包花,但是我不一样,我会把那些更加喜欢阳光的花放在外面,把喜欢阴凉的话放在里面。”

    “难怪你的花一些长一些短的,虽然觉得很奇怪,不过这么看起来,其实也挺好看的。”

    见她弯起了苍白的嘴角,乐乔的眼神温和了许多,“你就是这些喜欢向着阳光生长的话,我很喜欢。你要相信,只要有阳光,你会永远灿烂,永远迷人。”

    “呵,乐乔,你不要说这样的话来安慰我,你知道的,我不是三岁的小孩子。”

    乐乔点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三岁的小孩子,我知道你是个语文老师,难道我刚刚的比喻用错了吗?”

    “这、这倒是没错,不过……我不喜欢。”

    “为什么,就因为你现在面对的这些困难和考验?”

    莫瑶没说话,只是神色越发的暗淡下来。

    乐乔干脆坐在了椅子上,目光直直看着莫瑶,“莫瑶,如果听了我的事情,你还觉得你才是世界上最可悲的人,那么我再也不来打扰你了。”

    她这话一出,莫瑶抬起了眼,疑惑的看着乐乔。

    乐乔把自己从小到大的事情,甚至是遇到季沉,和季沉分开,找到自己的亲人,进入部队,最后被人算计,失忆,从楼上摔下去,所有九死一生的事情,都告诉了她。

    她还把自己一开始无法怀孕的绝望和对季沉的感情的害怕和不安,不舍,全都说了出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