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乐乔笑,“是啊,我也觉得他的脾气很不好,那个……你先带着东西去酒店吗?需要我送你吗?”

    其实乐乔的内心在想,我家这位脾气不好,你家那位的脾气也很火爆的。

    只是这会儿要求海伦帮忙,她可是很会看人的,当然不会乱说了。

    虽然都是开玩笑,但是影响心情的玩笑就不说了。

    海伦开口,正打算让乐乔亲自去送自己去酒店,谁知道季沉早就看出她的心思。

    海伦就是见不得自己和乔乔多一点时间在一起,她这会儿是要故意为难自己呢。

    以前是没有办法为难,现在她掌握了主动权,当然是能怎么为难就怎么为难了。

    当然,季沉是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的。

    “我让叶子送你去酒店,我和乔乔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就不去打扰你了,明天下午两点,再约地点!”

    说完,季沉大步走到乐乔的身边,温柔的握着乐乔的手腕,看也不看惊愕的海伦一眼,“乔乔你开车,你不是有事情要和我说吗?一边说一边走吧!”

    “喂,等等,我还有话……”

    叶子阳很有眼力见的看出师父很不想让师娘和海伦小姐在一起,他赶紧挡在了海伦的面前,一张阳光帅气的脸出现在海伦的面前,笑嘻嘻的说道:“海伦小姐,师父让我送你,那我们还是出发吧,这会也不早了,早点去酒店,早点休息!对了,我去把资料给拿来。”

    资料之前都放在乐乔的车上了,这会儿可不是要拿出来吗?

    乐乔打开了车窗,看向海伦,“海伦,我们这边的确还有点事情要去解决,麻烦你了。”

    “哎,还是乐乔你有礼貌,不像有些人,还没过河呢,就已经开始琢磨着拆桥的事情了,哼!”

    过河拆桥,指的可不就是季沉了吗?

    “赶紧把事情做完,请你和莫北霆吃饭。”

    季沉留下这句话,关上了车窗,让乐乔开车。

    海伦站在原地,目送着那无情的夫妻俩走了之后,偏头看向抱着好多资料的小帅哥叶子阳,“我们现在坐什么车?”

    “海伦小姐,去坐我的车,我的车就在里面,咱们走进去吧!”

    海伦摇摇头,似乎不是很满意的样子。

    对于叶子阳来说,海伦可是个大人物,是个要好好伺候的主,她这会摇头,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海伦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不满意?”

    “叶子阳,第一,我要纠正你一下,不要叫我海伦小姐,我和莫北霆那个家伙已经结婚了,你可以叫我莫太太,或者莫夫人,都行。第二,我其实开车来了,看见了没,那边那边红色的车子就是我的车,要么你做我的司机,把我送回酒店,要么你开车跟着我,送我回酒店,你自己选一个吧。”

    叶子阳额间冒出几根黑线,他犹豫了一下,道:“那我还是开车跟在海伦……不是,跟在莫太太你身后好了。”

    “嗯,这样也行吧,那你赶紧开车出来,我在里面等你。”

    “好。”

    回季宅的路上。

    乐乔一边开车,一边好奇的打量着季沉的脸色。

    俊颜之上布满了凝重,也布满了不悦。

    乐乔好奇道:“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心事算不上,只是觉得有点麻烦。”季沉语气深沉道。

    “怎么会觉得麻烦?现在海伦也回来了,在帮着我们看那些数据资料,而莫北霆也回莫家去了,他既然都已经回去了,就一定会带回来好消息的,这一次我们只要安心等着他们的消息就好了,你还担心什么呢?”

    “乔乔,你不知道,莫北霆这个人最嫌麻烦,他能够回来,当然是因为海伦的关系,也因为和我们之前还算是友善,但是他很讨厌莫家,他几乎很少回去,如果不是重要的日子,他都是在外面他自己的别墅或者是山庄里面办公的,这一次他原本只需要打个电话回去就好了,为什么要亲自回去呢?难道你不觉得……这其中有什么难以想象的阴谋吗?”

    “还有什么阴谋?如果真的有阴谋的话,莫北霆不告诉我们吗?除非是他自己,不然的话,他是一定不会让莫家那边的人伤害蒋朝阳的。”

    乐乔的话,让季沉的眼神越发的凝重起来。

    “莫北霆和蒋朝阳没有什么仇,我当然相信他是不会伤害蒋朝阳的,只是那莫项是他的二叔,如果莫项有什么一定要为难蒋朝阳的,你说他那个大帽子一扣下来,莫北霆能怎么样?”

    乐乔想到莫项现在自己拥有公司,而且当初还从莫氏集团那边挖了好多人过去,他和莫北霆看似和谐,其实关系早就变成了一团乱麻了,这会儿莫北霆回去,莫项不借着这个机会狠狠的打击一下莫北霆,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他是个傻子。

    “这么说,你的意思是,莫项很可能会因为莫北霆插手了这件事,更加不放过蒋朝阳了?这、不会吧?”

    “这有什么不会的,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算了,也许只是我想太多了,对了,你之前不是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说的吗?你说吧。”

    提到那件很重要的事情,乐乔严肃了神情,一字一句道:“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过的,我在车祸中救了一个人吗?”

    “记得。”

    “那个人就是你之前和我说过的,给了章浪夫妻俩三十万的那个人。”

    季沉的眼神一凝,紧紧盯着乐乔,“欧阳谨?”

    重重点头,“对,就是欧阳谨!他说他这次来江州是来找我们公司合作的,他的手里有一家珠宝公司,不过没有作品和人才,也没有设计师,所以才会想到来找我们Wish珠宝公司合作。我一开始不知道他是欧阳谨,我还以为他只是一般的公司老总,没想到……他竟然就是我外公看重的人才,你和我说过的那个人。”

    乐乔说了这么多话,可季沉都没什么反应,他唯一的反应就是最初的惊讶,然后就是沉思。

    乐乔不知道季沉到底在想什么,她看了季沉一眼,然后继续开车,“季沉,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都可以和我说,毕竟这件事情不是你一个人在插手,而是我们一起在帮忙。”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