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欧阳谨说的话,越来越放肆了,可季沉却是一点也不生气。

    至少在提到欧阳谨的父亲欧阳武的时候,欧阳谨的情绪波动还是很大,他的情感还是很丰富,而不是传言中的那般什么也不在乎。

    “我听说你还有一个妹妹,但是已经找不到了,是吗?”

    欧阳谨俊逸的脸庞猛然变得黑沉,寒霜如冰。

    “季沉。”

    他突然叫了一声,猛地从掀开了床上的被子,跳了下来,虽然他的腿已经受了伤,但欧阳谨是个时常锻炼的人,也参加过各种训练,他的身手可不低于一般的厉害军人。

    他跳下来之后,右腿疼痛的厉害,但还是借助着病床的力,伸出了拳头,对准了季沉的面门。

    季沉就站在这病床旁边,看到欧阳谨跳下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欧阳谨是想做什么。

    想不到,他竟然会变得这么冲动。

    季沉的内心在琢磨着这个欧阳谨对欧阳武当初那莫名其妙的殉职到底是怎么想的,但一边也很淡然沉稳的挡住了欧阳谨打过来的拳头。

    他斜睨着欧阳谨,紧紧握着欧阳谨的拳头,力气很大,捏的欧阳谨的拳头一阵阵的痛,只感觉骨头都要碎了一样。

    “就凭你,也想对我出手?”

    季沉居高临下的看着欧阳谨,漆黑的眸底满是一片深邃和神秘,这样的眼神,让欧阳谨无言以对。

    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他的任何攻击都是白费的,都只是在自取其辱罢了。

    原本以为这个男人没什么厉害的,可他连眼皮都没有跳一下,轻而易举的接住了自己的拳头,还淡淡神色之下,控制住自己的攻击,真的是一个人才。

    难怪他的名字会在几大军区的人眼前变得如此。

    深吸一口气。

    欧阳谨抬眼,对上了季沉那凛冽而又骇人的黑眸,“我告诉你季沉,如果你再敢在我的面前提起那个男人的话,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呵,我倒是想看看,你打算怎么不放过我?是借助云江的力量呢,还是靠你自己?欧阳谨,你做的事情,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如果你还这么执迷不悟下去的话,我才是真正的会不留情面,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我是在吓唬你,但是不是真正的吓唬,你自己清楚。”

    说完,季沉轻轻放开了欧阳谨的拳头。

    欧阳谨被他这番莫名的话说的心里一阵颤,一阵不安。

    他握紧了拳头,以为季沉已经没有任何防备,狠狠的两只拳头一起朝着季沉的面门和胸膛攻击而去。

    季沉就算是来得及反应,也只能挡住其中的一个拳头。

    而他的拳头,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只要季沉中招,就会重伤。

    季沉没想到这个欧阳谨竟然会这么冥顽不灵,他一个闪身,虽然没有彻底躲开欧阳谨的拳头,但还是把角度给调整了下来,一只手一把握住了欧阳谨狠狠朝着自己面门袭来的拳头,一只脚直接抬起来,踢在了欧阳谨没有受伤的左边膝盖上,至于他的另外一个拳头,已经轻而易举的被季沉给化解了。

    整个过程看似狠辣,实则短暂。

    只是短短的一个瞬间,季沉就转劣势为优势,还把欧阳谨给收拾了一番。

    欧阳谨被季沉这毫不犹豫也毫不留情的踢了一脚,那一脚堪称是没有丝毫的留情的,疼得欧阳谨的脸色都发白了。

    只是,面对再大的痛楚,欧阳谨也没有哼出一声来。

    季沉的心中微微诧异,不过他可不会因为欧阳谨接住了自己的这一脚。

    他的膝盖,肯定已经受伤了,不找医生处理的话,肯定会留下隐患。

    “我本来已经放过你,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一而再的挑衅我。欧阳谨,虽然你是云江的人,但我可不会惧怕你,另外,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对我的妻子有什么歪心思的话,我就不会和今天一样这么温柔了。”

    语罢,季沉转身就要走。

    可这个时候的欧阳谨已经红了眼,一双眼睛再也不是之前的那般沉稳镇定,此时的他,双眼猩红,神色狰狞,只想着要如何把季沉撂倒,只想着要如何对付季沉。

    身后传来了物体飞行的声音,季沉眯起了眸,一下子往左边闪去。

    放在床头的电脑就这么砸在了地上,变了两半。

    季沉转头,斜睨着欧阳谨,“你疯了?”

    “季沉,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我告诉你,我才不会怕你呢,我就是云江的人,又怎么样?我告诉你,如果你想和杨乐乔在一起的话,你最好就识相一点,对我和云先生都客气一点,不然的话……”

    季沉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用乐乔来威胁他。

    乐乔是他的软肋,是他的死穴,这个欧阳谨不仅一次次的挑衅他,现在竟然还敢用他的软肋来威胁他,真的以为他是泥捏的吗?

    眼神,凛然如冰。

    两道目光如同穿透力极大的激光,射在了欧阳谨的身上,欧阳谨是第一次在季沉的眼中看到杀意。

    他也是第一次看到如此凛然、深邃、沉默、爆发的杀意。

    他相信,如果自己再多说一句的话,季沉就极有可能会在这里废了自己。

    心中已然胆怯,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自己的地位,想到今天被季沉这般狠狠的虐了一顿,他如果不把场子找回来的话,他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

    想到这里,欧阳谨多了几分自信,他眼神冰冷刺骨的盯着季沉,咬牙道:“别以为我会怕你,季沉,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的话,我保证,要不了多久,杨乐乔就会离开你,以各种你想不到的方式离开你!”

    杀意,瞬间布满了整个病房。

    一股森寒如冰的气息,在瞬间包裹着欧阳谨。

    也没看到季沉怎么动作,只是一道影子闪过,就听到了欧阳谨惊呼痛苦的声音,紧接着可怕骇人的一幕就出现了。

    欧阳谨的身体,被季沉按在病床上,可他受伤的右腿,还有刚刚被季沉踢伤的左膝盖,都颤抖着,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压力,再一看,季沉的一只手狠狠的按在他的胸膛上,让他的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另外一只手,这是握着枪,抵在他的脑门处。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