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你知道的太多了,季沉,你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蒋朝阳的事情,还打算瞒着我?”

    季沉毫不犹豫道:“不错,我知道蒋朝阳的事情,我也打算瞒着爷爷,但是爷爷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其实这件事情真的很麻烦,就算爷爷你知道了,也不可能很快有合适的解决办法,爷爷,这件事情你就交给我好了,我……”

    “交给你倒是没问题,但是你带着乐乔丫头一起去是怎么回事,如果真的出了什么问题的话,你是江州的少将,是军区里的人,有的是办法可以堵住大家的嘴,可是乐乔丫头呢?她现在已经退出部队了,如果真的有什么的话……”

    “爷爷,你别这么说季沉,其实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蒋朝阳也是我的朋友,我能帮的话,就一定会帮忙,而且这件事情不是一般的那种男人之间的事,还有女人的事情,有些事情,到底是不适合让季沉出面,比如莫瑶那边,如果是季沉去的话,就肯定不行的!”

    这话一出,季闻也皱起了眉头。

    “乐乔丫头你说的没错,但是这小子对你也太不上心了,如果是……”

    “爷爷,我承认我的错误,承认我的自私,等这件事情结束之后,我一定听从爷爷的惩罚!”

    这是季家的规矩。

    季沉也要遵守。

    况且他本来就觉得把乐乔牵扯进蒋朝阳的这件事情里很不妥,但是他没有办法了。

    乔乔不管是应变能力还是个人身手,又或者是心理方面的疏导,都是最好的人选,如果不是乔乔的话,莫瑶那边现在都还是一个死结呢,怎么会有之前的好消息?

    乐乔怎么也想不到,季沉虽然嘴上不说,但是他的心里一直都是愧疚的,原来……他早就已经想好了,等蒋朝阳的事情结束之后,他就接受季家的惩罚。

    这是规矩!

    可是她不能让季沉受罚。

    “爷爷,季沉本来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的话,他现在还在养伤呢,他的身上还有伤,而且他也不是故意让我参与的,是我自己要参与,所以爷爷如果一定要惩罚季沉的话,那就连我一起惩罚吧。”

    季闻不可置信的看着乐乔,“乐乔丫头啊,你嫁给季沉也有一段时间了,你难道还不知道我们季家的规矩吗?不管是在部队里有多大的事情,都绝对不能牵扯到自己的妻子和儿女,家里的每一个人,这次季沉私自把你卷入其中,他当然是要受罚的。”

    “爷爷,不是季沉让我卷入其中的,是我自己要参与的,我已经说过了,蒋朝阳也是我的朋友,我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出事不管的,这都是我自己的错,怎么能怪在季沉的身上呢?”

    “这……”

    季沉严肃道:“爷爷,不管受罚与否,都请让我和乔乔一起把蒋朝阳救了再说,如果错过这个机会的话,蒋朝阳就真的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你说得对,这一次,我先给你一点时间,让你们把这件事情解决了再说,至于其他的……乐乔丫头啊,到时候咱们再商量,总之,咱们家的规矩,是绝对不能破的。”

    乐乔一听季闻凝重的说完这话,就知道事情结束之后,他还是要惩罚季沉的。

    可是,这和季沉明明就没多大的关系,为什么爷爷一定要认为是季沉的错呢?

    乐乔不知道,但是季沉很清楚。

    无论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角度,只要是把自己的家人牵扯进自己的危险任务中,都是犯错,都必须受罚。

    比如这一次,虽然是乐乔自愿要帮助蒋朝阳的,但是季沉不仅没有阻止,还一直都让她在一旁帮助,这种做法本来就错了。

    出去之后,乐乔握紧了季沉的手臂,“季沉,为什么会有这样奇怪的规矩?”

    “因为如果没有这样的规矩,这个家就很有可能随时破裂。”

    乐乔不理解。

    季沉摸了摸她的脸蛋儿,带着她回了自己的卧室。

    “乔乔,如果我们这些随时可能去外面做危险的任务的人不小心把家人牵扯进来的话,就极有可能造成很大的危险甚至是牺牲,只有彻底的把自己的任务和使命与家人分开,这样才能做到在保护别人和国家的同时,也把自己的小家保护好。”

    “可是一家人在一起,不就是为了一起生活,一起面对困难和危险的吗?为什么要把事情和人都分得这么清楚呢?”

    把乐乔按在床边,坐下,季沉定定的看着她那双如星辰般美丽耀眼的眸子,一字一句道:“乔乔,还记得我当初和你说过的那个故事吗?我的叔叔,因为把家人牵扯进去,后来一家人都被恶人给害了,除了他自己。你想想,如果他能够小心一点的话,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样的危险?”

    乐乔沉默了!

    如果季沉小心一点的话,她和孩子们都不会有危险。

    可是,她想陪着季沉。

    “不管怎么样,这一次,我一定不会后退半步的。”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阻止你,我也会好好保护你,但是等这次的事情结束之后,我还是要接受惩罚的,到时候你千万不要去找爷爷,明白吗?这是我应该承受的。”

    “可是季沉,我……”

    “好了,乔乔,你很聪明,很多事情只要和你说一遍,你都能理解,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理解爷爷。”

    乐乔垂下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手机在这个时候震动起来,季沉深邃的眼神,定格在她的身上。

    手,去拿了手机,余光瞥了一眼。

    他皱起眉头,“乔乔,是关果凌。”

    乐乔一听到是关果凌,抬眼,然后拿起手机,“喂。”

    “乐乔,不好了,我爸爸他……他突然抽筋了,呼吸困难,整个人都神志不清了,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呢,我真的很害怕!”

    关家,只有关承刚和关果凌了,最多再算上一个肖城之。

    上一次关厉珏死了,关果凌撑起了关氏集团,但是乐乔隐约知道,其实关果凌的心里还是很脆弱的,她无法接受又一个亲人离开她。

    “你在哪个医院,我这就过来。”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