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杀错了人?”

    一道森寒凛然的嗓音,从庄园里传出来。

    那声音,恍若地狱里要人命的阎王爷一样,只是听到这声音,都觉得浑身的细胞在颤抖着,害怕着。

    “当时本来是要杀了莫瑶的,没想到杨乐乔竟然会替莫瑶挡子弹,所以……不过我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还没有死,好像还在手术室里抢救呢!”

    砰!

    一脚踢过去。

    尽管这一脚凌厉无比,带了让人只能避开,无法抵挡的极大力道,可刚刚说话的人依旧是不敢闪避,只得生生的挨了这一脚。

    “如果杨乐乔出了什么事情的话,我要你的命!”

    这话,森寒,可怕。

    让人听了,只觉得死亡离自己都不远了。

    男人低着头,苍白着一张脸,神色恭敬道:“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打听一下消息,看看她脱离危险了没有。”

    第三医院里。

    欧阳谨被季沉打了个重伤,好不容易处理好伤势了,听到司机老王告诉自己的消息,震惊的想直接把输液的针头给拔掉。

    “老板您做什么?您不能这样。”

    “我得去看看杨乐乔。万一她死了怎么办?”

    老王赶紧道:“老板,杨小姐还不知道是死是活呢这会儿,不过季家的人都在那边,现在那边还被包围起来了,如果您这个时候去的话,肯定会引起他们的怀疑的,到时候看人不成,还惹了一身的麻烦,岂不是糟糕?”

    得不偿失的事情,老板应该不会做的吧。

    欧阳谨想起今天下午乐乔不分青红皂白,只训自己,不管季沉是否用枪抵着自己的那一幕。

    “哼,那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我一心想要与她合作,还希望她和我……没想到她竟然这么不识趣,罢了,虽然她救了我一命,但是今天下午季沉都已经把人情给讨回去了,我不欠她什么了,不去看她也罢。”

    他说着,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不安,又继续道:“就算死了又怎么样,反正和我没什么关系,要伤心也是季沉伤心才是,他不是见不得我用杨乐乔来威胁他吗?这下好了,杨乐乔如果死了的话,他肯定会一辈子难受的。”

    老王不知道自家老板到底在嘀咕什么,不过只要老板不去的话,他也就放心了。

    “你出去吧,我想休息一会儿,对了,你去给我买点吃的来,医院里的东西难吃死了,我要吃红烧肉,还有酸菜蹄膀,另外,我还要吃……”

    欧阳谨吩咐了一堆东西,老王赶紧记下来之后就去买了。

    等老王走了没多久,欧阳谨就招呼护士给自己找来了轮椅,然后摇着轮椅就走了。

    与此同时,海伦和莫北霆同时得到了消息,海伦是第一反应就开车赶去第五医院了,而莫北霆却十分淡定的要去找自己的二叔。

    莫项的别墅里。

    很多护卫都在守着,虽然这些护卫没有权力得到枪,但是他们的手里都有电棍。

    莫北霆的身边就跟着自己的护卫,吴起。

    “家主,您怎么来了?”

    虽然莫北霆只是莫项的晚辈,但是他的身份却是很厉害的,莫家家主,这些护卫看到他,都得恭恭敬敬的称呼他一声家主。

    莫北霆淡淡扫了一眼两人,“我二叔呢?我有急事要去找他。”

    “二老爷他……他出门了。”

    “出门了?什么时候出门的?”莫北霆道。

    他一回来就开始查莫项的公司,以及他在什么时候,进行了什么大额的交易等等,甚至是他接触过的人。

    但是莫北霆一直都是知道的,他的这个二叔很爱钱,而且为了爱钱,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他这一次……只怕是真的要和季沉斗一斗了。

    其实他和季沉斗,真的和他没什么关系。

    反正他都是输的那一方。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莫项在外面做什么很大的交易,赌上他的一辈子。

    自己是莫家的家主没错,并且莫项的公司和股份都已经不在莫氏集团了,可是一旦莫项出了事的话,莫氏一样会被连累,因为莫项他姓莫。

    他刚刚得到消息,杨乐乔中枪了,而且那人明显是要杀莫瑶,冲着莫瑶去的。

    莫瑶是二叔的私生女,这一点他是清楚的。

    他来找二叔,也是为了确认一些事情。

    两个护卫对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莫北霆的问题。

    “家主,请您不要为难我们,我们也不知道二老爷去了哪里。”

    “哼,不知道他去了哪里?”莫北霆冷笑道,“如果我把你们带回去的话,你们会知道吗?”

    “家主,我们真的不知道二老爷去哪里了,真的。”

    莫北霆看了他们一眼,“吴起,带走。”

    “家主?”

    在吴起把两个人带走之后,莫北霆一个人进去了。

    他一直坐在莫项的别墅客厅里喝茶,没有去别的地方,暗中窥探他的一举一动的护卫把消息传给在外面的莫项之后,莫项很快就赶回来了。

    听到沉稳又带着几分急切的脚步声,莫北霆的眼神微微凛冽下来。

    “二叔,我来找你。”

    莫北霆坐在沙发上,没有丝毫要站起来的意思。

    “北霆,我好歹也是你的二叔。虽然你是家主,但是见到我,你是不是也要行一个晚辈礼啊?”

    “二叔你怕是忘了,当初你可是说过的,我不必向你行礼,况且在我们莫家,不是一直都是规矩大于辈分和礼数的吗?”

    “呵呵,我倒是小看你了,你当了家主之后,果然和以前不一样了,既然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和你纠结这些了,反正从你当上家主之后,我和莫家的一切就没什么关系了,你也很少来找我,今天这么急匆匆的来找我,还把我的人带走了,怎么,你这是要对我出手了吗?”

    “我说过,如果不是二叔主动招惹我,或者是招惹莫氏的话,我是不会对二叔怎么样的,当初二叔从股份中拿到的钱,我也都给了二叔,咱们现在除了叔侄关系,可是半点利益关系都没有的,对吗?二叔。”

    莫项不知道莫北霆到底要干什么,他皱起眉头,“既然你也知道我们没有半点利益关系,你今晚来我这里又是为了什么?”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