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 军婚撩人:少将娇妻太惹火 > 第745章 她只是和东方女人不一样
    急匆匆的上了楼,在三楼的手术室,看到灯还亮着,周围站着陆家的人,还有温馨的家人。

    季沉并不是很喜欢陆家的人,太过重视利益,当初正是因为利益才会伤害乔乔。

    不过这时陆煜寒躺在里面的手术室,再多的不喜也都被他收敛起来。

    在这里等了有半个小时,医生终于从里面出来,等医生宣布陆煜寒脱离危险之后,季沉也就放心了。

    他一直都是站在最后面的,陆家的人也没注意到他的到来。

    得到消息之后,季沉给乐乔发了一条语音,随即准备离开。

    刚走出去,到了二楼就看到一个坐着轮椅朝自己驶来的男人。

    季沉蹙起眉头,冷冷看着男人的靠近。

    男人的眼底,充斥了恨意,和杀意。

    毫不掩饰。

    季沉站在原地,“又有新花样了?”

    “季少,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我都住在医院里了,还能有什么新花样?”

    “欧阳谨,我知道你有几分本事,不过如果你想借助你这断了的腿,还有受了伤的手,在江州搅动风云,恐怕还不太可能!”

    “哈哈哈……季少,你说笑了,我什么时候想要在你的地盘上搅动风云了,我真的只是来这边找Wish公司合作的,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去调查我。对了,我今天才知道你的夫人杨乐乔发生意外了,她怎么样了?”

    “她很好!”季沉意味深长的看着欧阳谨。

    “那就好,我可不希望我的合作伙伴在我出院之后就不行了。”欧阳谨扬起下巴,突然想到了什么,道:“这次的暗杀,季少可知道是谁做的手脚?”

    眯起危险的眸,季沉语气深沉,“你知道这是暗杀?”

    欧阳谨的眼底飞快闪过一道寒光。

    “我也是猜测,如果不是暗杀的话,医院里怎么可能突然出现持枪的凶徒?不劫财,也不为别的,在莫瑶准备跳楼的时候在后面补一枪,唔,这件事情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季沉往前走了一步,身上的寒意和冷冽气息使得欧阳谨连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难道季少觉得不有趣吗?”

    “欧阳谨,你可真是个城府深沉的人,那天我都这么对你了,你却还能面不改色的与我交谈,我真的对你刮目相看。”季沉抬起手,在欧阳谨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神色凛然,道:“什么时候想知道关于你父亲欧阳武的事情,什么时候来找我,记住了,如果让我知道有别人知道这事儿,我绝不会让你如意。”

    语罢,季沉转身大步离开,留下一脸惊诧和震惊的欧阳谨。

    父亲?

    欧阳武,他真的知道欧阳武的消息吗?

    虽然他查了这么多年,隐约觉得欧阳武当年殉职的事情不对劲,但季沉这么笃定的语气,莫非他真的知道欧阳武还活着?

    那个名为自己的父亲,但却抛弃了他和母亲,甚至把妹妹都弄丢的男人,真的还活着吗?

    莫名的,欧阳谨的手心里冒出一阵阵的冷汗。

    “我真的很喜欢这三个孩子,乐乔,好羡慕你,能有这么乖巧可爱又懂事的孩子们,他们都很想要你抱抱,但是看到你不舒服之后,又都忍着,只是一味的逗你开心,太有灵气了。”莫瑶感慨着,去给乐乔倒水。

    之前还是乐乔照顾莫瑶呢,这转眼间就变成莫瑶照顾乐乔了。

    “三个宝宝的确很懂事,如果不是医院这里不太合适他们一直待下去,我都舍不得让他们走了。”乐乔说着,看到莫瑶给自己端水过来,一着急,刚要动就被莫瑶叫住,“你别动,小心扯到伤口。”

    “以前在部队里的时候受过比这还要苦的痛,我都坚持过来了,这枪伤也不是很严重,只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能恢复了。”

    “那也是好久呢。”莫瑶道,把水喂给乐乔,乐乔喝了几口之后,“不用了,谢谢。”

    “你真的不要和我说谢谢,不然我会不安心的。之前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你也照顾过我,还送我花,开导我,乐乔,我真的想通了,现在我的这条命是你救的,我不会再和之前一样不珍惜了。”莫瑶神色平静的说道,那双眼睛里,再也看不到一点点的仇恨和执念。

    乐乔没想到自己救了莫瑶的这个举动,竟然还能把她心底的恨意和怨气消去,她很高兴,也很震惊。

    刚刚爷爷和大哥他们在这里的时候,她也不好意思逮着莫瑶问什么,现在大家都已经走了,她总算是可以问了。

    “莫瑶,你知道昨天晚上对你动手的人是谁吗?”

    莫瑶的睫毛微微下垂,“想杀我的人,除了他,还能有谁呢?”

    “你……”

    “乐乔,你真的不用瞒着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昨晚那件事情的幕后之人就是莫项吧?”

    “你知道?”乐乔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觉得震撼,尤其莫瑶还是以这么平静的语气和她谈论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派人杀害。

    叩叩叩。

    “进来。”

    看到穿着一身银色连体衣的海伦进来,乐乔差点儿把眼睛都闪瞎了。

    “好久不见了,海伦,我想也只有你才能驾驭这样的颜色和款式了。”

    听到乐乔的夸奖,海伦走过来,在她的面前十分自恋的转了一圈,“这衣服还不错吧?莫北霆就挺喜欢的。另外,咱俩可不是好久没见的那种人,昨天不是才见面吗?只是没想到,早上才见,你晚上就不行了,昨晚可我把担心坏了。”

    “莫瑶也在呢,顺便我找你也有点事情。”

    “你找我有事?”她来这里,不是来找乐乔的吗?

    乐乔见莫瑶疑惑,于是道:“海伦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不用害怕。”

    “哧哧,乐乔,我什么时候变成好相处的人了?我只是话比较多,而且思想和你们东方的女人不太一样罢了。”

    “OK,我承认你的思想和我们不太一样,不过我很乐意接受你的新思想,请问莫太太,海伦小姐,你这次给我带来了什么样的新思想?”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