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海伦最喜欢乐乔的幽默和笑颜,哪怕此时她这张俏脸苍白的不像话,哪怕此刻她浑身都在痛,可她依旧乐观微笑,依旧笑盈盈的与自己玩笑。

    女人嘛,就是要有活力,要生机勃勃,不然就会成为秋日里即将枯萎凋零的落叶。

    “我这次不是给你带来新思想,我是给她,莫瑶带的。”

    莫瑶指着自己,“我?”

    “不错,就是你。”海伦点头,大大方方的坐在乐乔的病床上,“我这么坐着,不压着你吧?”

    乐乔摇头,“不,我现在比较想听你说话。”

    她想知道,海伦打算怎么带给莫瑶新思想,她这一次想做什么?

    海伦冲乐乔眨了一下蓝色的眸,随即转头看向莫瑶,“很简单,嫁给蒋朝阳!”

    “什么?”

    “什么?”

    乐乔和莫瑶异口同声的惊呼,质问。

    别说是莫瑶这个当事人了,就算是乐乔这个局外人,此刻听到海伦这简单的一句话,也是震惊不已,“海伦,你没搞错吧,你想让莫瑶嫁给蒋朝阳,你这话说的也太……”

    “没错,这就是我口中的新思想。我先这么和你们分析吧,第一,蒋朝阳是个不错的男人,很久之前我就知道了,一直想给他介绍对象来着,可惜他太忙了。第二,莫瑶是个很好的女人,你不该活在红乡村那样的地方,你可以有更加灿烂的活法。第三,在我们英国,强暴根本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可怕的是,你爱上了强暴你的这个男人。既然你不愿意把他送到监狱里,接受他该承受的惩罚,那你就把他变成你的男人,用一辈子来赔偿你的第一次。”

    ——把他变成你的男人,用一辈子来赔偿你的第一次。

    这话说的……仔细想想的话,真的很有道理。

    眨巴一下眼睛,乐乔尴尬道:“海伦,这话说的有点道理,但是不太适合我们,莫瑶她也不……”

    “不!”

    不等乐乔把话说完,一直坐在一旁怯怯的莫瑶猛地站起身来,因为动作太大的关系,还把椅子都给带歪了,差点摔在地上。

    乐乔和海伦齐刷刷的看向莫瑶。

    莫瑶的脸蛋微微泛红,不知是因为刚刚尴尬带着椅子,还是因为海伦说的那番话,以及她即将说的下一番话。

    “我觉得海伦说的话……很适合我,如果蒋朝阳来求我的话,我愿意嫁给他。正如海伦所说,既然不忍心把他送进监狱,那么就让他用一辈子来赔偿我的……我的……”

    “第一次!”海伦补充道,“想不到你比乐乔还要开放许多,也是,乐乔是个老古板,和她老公季沉一样。”

    乐乔有些不敢相信莫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不太确定的看着莫瑶,“你真的想好了吗?你确定,你要按照莫瑶说的去做?”

    “乐乔,除了这个选择,我没有别的选择了,让我把蒋朝阳送到监狱里,别说是我自己不愿意,就算是你和季少,你们会答应吗?你救了我,而我……也不愿意毁了蒋朝阳的一生。”

    海伦拍拍手,鼓掌,鼓励:“做的不错,有莫家人的风格。还有一件事,我要和乐乔商量一下,我想乐乔你应该能代表季沉那古板家伙。”

    乐乔嘴角微微抿起,“海伦你能不能不要对季沉进行人身攻击,他可没得罪你。”

    “谁说他没有得罪我?他今天早上就得罪我了。”海伦兀自说着,转眼看到乐乔不悦的神色,谅解乐乔现在是病人,还是自己的干女儿的亲妈,于是放缓了语气,道:“好吧好吧,我不说季沉的不好了,我现在和你说正事儿。”

    “什么正事儿,你说。”

    “乐乔,莫北霆让我问问你和季沉,如果他把莫瑶接到莫家的话,你们会不会反对。”

    乐乔闻言,眉头高蹙。

    莫瑶也是疑惑的看着海伦,“为什么要突然把我接到……”莫家?

    她不喜欢那个地方。

    乐乔咬着唇,沉思了半晌,道:“这件事情,我想……我需要和季沉商量一下,毕竟关系到的事情太多了。”

    “我同意。”

    一声磁性满满、低沉魅惑的嗓音从外面传来。

    乐乔一抬头就看到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她的眼中涌动着惊喜。

    “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陆煜寒已经没事了,温馨也没问题,只需要好好休养即可。”季沉走进来,温柔的对乐乔说道。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你呢?感觉怎么样,怎么一直坐着,要不要躺下去休息一会儿?”

    “喂喂喂,我和莫瑶还在这里呢,季沉你能不能不要忙着秀恩爱虐狗?”海伦双手叉腰,刚刚坐着的地方已经被季沉霸占了,她现在正可怜的站着。

    莫瑶也坐不住了,从季沉走进病房的那一瞬,她就坐不住了。

    不知怎么的,她很害怕季沉,莫名的从内心深处害怕季沉身上的凛然和威严,高冷和疏远。

    好在季沉的一颗心都在乐乔的身上,这会儿她的压力小了很多。

    乐乔噗嗤一声笑出来,无语的看着海伦,“瞧你这话说的,真是夸张,你不是已经和莫北霆结婚了么,怎么还说季沉虐狗?还有莫瑶,人家可不这么认为,是你自己小事放大了。”

    “乐乔,我发现你越来越不可爱了,都这样了还有力气为季沉开脱呢。”

    “海伦,乔乔现在可是病人,如果你再刺激她的话,就算是有莫北霆护着你,我也不会客气的。”季沉转过脸来,刚刚面对着乐乔还一片晴朗的神情一下子变成了黑压压的乌云。

    海伦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歧视。

    赤果果的歧视!

    生怕两人吵起来,乐乔赶紧转移话题,“海伦,你刚刚说,莫北霆想把莫瑶接去莫家,这是为什么?”

    季沉看向莫瑶,“莫瑶,你要去吗?”

    莫瑶的身体一抖,有些害怕的不敢去看季沉的眼睛,低着头,苍白着脸道:“我不知道,我很不喜欢莫项,而且我知道他对我没有什么父女之情,我不愿意去莫家那样的地方。”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