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关承刚重重的呼吸了一口气,满眼希望的看着她,“说好了的,你已经答应我了,等我好起来,你得听我的话。”

    浑身的力气,都在这个时候用光。

    关果凌无奈道:“我知道,我既然答应了你,就不会反悔。”哪怕他要自己立刻结婚。

    下午的时候,乐乔转院了。

    转到了季沉之前住的那个病房,待遇很好,环境很好,设备也齐全。

    尤其……还是容容照顾她。

    她刚刚做了手术,麻醉药的药效早就退了,如果不是之前有太多的事情担心,要弄明白,她也不会一直努力的撑着。

    这会儿转了院,事情也都被季沉揽去了,乐乔突然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大大的闲人,于是一躺在病床上就睡着了。

    季沉被荣师长叫回了军区,这会儿也没有陪在她身边。

    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坐在乐乔的病房里,神色莫名的看着乐乔。

    自从乐乔回到杨家之后,很多事情都变了,很多人也变了。

    不如二妹杨许诺,比如爷爷杨建国,还有大姐杨漪澜。

    好像所有人都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有时候真的不知道,在江州找到三妹,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手指,轻轻的放在乐乔的额头上,杨天辰俊朗的脸庞上,浮现了一抹纠结。

    三妹,我那么疼爱你,你可知道是什么原因?

    乐乔觉得有些不舒服,嘀咕了一声,杨天辰赶紧把手收回去。

    仔细看看她,见她没有更进一步的反应,这才放松下来。

    “你和三婶真的长得好像,和我小时候看到过的三婶一模一样,难怪大家都说你是临城第一美人,三婶当年也是一样的。”

    杨天辰想起自己小时候闯进三叔的书房,看见三婶坐在躺椅上,抚摸着滚圆的肚子,手中捏着一本小说,那一幕真的好神圣,也好飘渺。

    尽管过去那么久,但他还是记得。

    他也记得,三叔在出事之前和三婶说过一些很乱很不对劲的话。

    他让三婶好好照顾自己,好好照顾孩子,还让三婶好好的活下去。

    三婶不理解,但三叔不愿意解释,只说心中有些不安,怕这一次的试飞出什么问题。

    难道那时候,三叔就知道他会殉国吗?

    不,不会!

    不知何时,杨天辰的手不自觉的在抚摸着乐乔的脸颊,容容一打开门,径直走了进来,陡然看到这么一幕,有些惊诧到说不出话来。

    “杨、杨少将。”

    杨天辰一下子站起身来,“容护士,我只是来看看三妹,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乐乔姐姐醒了没有,还要给她换药呢,你刚刚……在干什么?”

    “我看到三妹的脸上有个小虫子,就帮她弄下来。”杨天辰面不改色道,直直的盯着容容,“既然是你照顾三妹,那我就放心了,听说容恒是你的哥哥,是吗?”

    “嗯。”

    “他在军区表现的不错,这次的假期也挺长的。”

    杨天辰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这么淡淡说了一句,可容容的心里还是很不安,一种莫名的忐忑涌现出来。

    这个杨少将到底想说什么?

    “好了,我该回去了,你好好照顾三妹。另外,今天的事情如果你告诉别人,尤其是三妹的话……你的哥哥……”

    “我哥哥怎么?杨少将,你把话说……”

    “怎么了,容容?我大哥来了吗?”乐乔被容容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好奇的问道。

    容容的后背一下子变得僵硬起来。

    刚刚杨天辰的话还在耳畔回荡着,她怎么敢乱说什么?

    不确定杨天辰是否用哥哥的前途威胁自己,她是不敢瞎说的。

    况且她也只看到那么一点,可越是只看到那么一点,杨天辰越是紧张这一点,她就越是觉得事情不对劲。

    “乐乔姐姐,我来看看你有没有醒,然后看到杨少将也在这里,不过他怕吵醒你,只是看了一眼就走了,我还想叫住他,问问他什么时候再来呢。”

    乐乔闻言,“哦”了一声,“大哥是个大忙人,能抽一点时间来看我就很不错了。”

    “乐乔姐姐,你和你大哥的感情很好吗?”

    “是很好,当初就是大哥来江州把我找回去的,也是他一直护着我,让我在临城的时候不那么孤单害怕,还有爷爷……他们都对我很好。”

    “原来是这样。”容容觉得自己之前一定是看错了,杨少将估计也是怕自己误会,然后告诉乐乔姐姐,乐乔姐姐就会乱想。

    哥哥摸一摸妹妹,也没什么不对的。

    容恒还经常摸她的脸蛋儿呢,时不时还捏她的鼻子呢。

    “你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我去给你打饭吧,这会儿正好是饭点了。”容容道。

    乐乔的肚子也有点饿了,“好的,不过在去打饭之前,你能帮我把手机拿过来一下吗?”

    现在她已经养成了睡觉的时候把手机放的远远的习惯了,尤其是在家的时候,手机辐射大,怕影响了孩子,睡觉的时候手机放在身边也会影响睡眠质量。

    容容把乐乔的手机给她之后,就去打饭了。

    乐乔打开手机的电话簿,找到陆煜寒的名字,看了半天,都在犹豫到底该不该打这个电话。

    虽然陆煜寒以前做了很多混账的事情,可他现在也变好了,而且他为了救自己还失去了做医生的资格……按理说,他们应该是扯平了。

    既然扯平了,就不该再有任何牵扯了。

    乐乔正要把手机放下,手机突然嗡嗡嗡的震动起来,她抖了一下,后背的伤口都跟着疼痛起来。

    来显是二姐。

    乐乔赶紧按了接听键,“二姐。”

    “乐乔,我有件事想问你。”

    杨许诺的声音很清冷,但乐乔听出其中的些许担忧和急切。

    乐乔不解道:“二姐,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我一定知无不言。”

    “我看到江州的新闻报道了,陆煜寒他……是不是发生车祸了?”

    “二姐,你这是……”

    她不是已经忘记陆煜寒这个人了么,为什么突然关心起他来了?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www.suction-hook.com

上海时时乐出号走势图
投推荐票